网站首页    特别关注    O2O裁员:融资炮灰与创始人的无耻进化论
  • A股4次著名“抱团”事件

    传统基建、消费升级、科技发展、金融扩张同时存在,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还是并存的格局。因此,映射到A股,四大板块——周期、金融地产、消费、科技(主要是TMT)机会轮动。而金融地产、消费、科技是机构投资者愿意持股的主要板块。因此A股出现了抱团轮动的特征。

    21 ¥ 0.00
  • 中国31个省市区重点产业布局

    天津未来产业发展重点1、壮大高端装备、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航天、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生物医药等十大先进制造产业;2、建设一批智能制造试点;重庆重点招商引资产业:IT产业、汽车摩托车产业、高端设备、新材料、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产品……

    3 ¥ 0.00
  • 华尔街之狼2016年反向操作复盘

    比尔·阿克曼因手法激进,素有“华尔街之狼”之称。2020年开春,在桥水基金、文艺复兴科技等传奇基金可能面临亏损的时候,却在逆风而上。以2700万美元赢得26亿美元,收益率近百倍!2019年录得58%的收益,2020年累积取得年化70.2%。本文是他在2014-2018年间,反向操作而巨亏的一个复盘

    2 ¥ 0.00
  • 进击的早餐馒头

    早餐消费习惯的差异会是横亘在前的一个障碍。44%的消费者会选择吐司/面包作为早餐,并且这个数据仍处于上涨的趋势中,但超过4成的西式早点消费者无疑将大幅削弱中式早点增长空间预期。中式早餐连锁还是面临着便利店的竞争:选择在便利店早餐人群比例高达29%。

    4 ¥ 0.00
  • 产业链的地理距离

    地理距离对于贸易和产业聚集的影响极大。欧洲、北美、东亚三大经济高地,都是跟临近地区贸易金额极高。不管是RCEP还是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实际上都是确保变成东亚市场+东亚产业链VS美国市场+产业链的形态,利用地理优势加大长期竞争的胜算

    19 ¥ 0.00
  • BAT移动生态战争2021

    2021年,移动互联网生态中,算法推荐可能会受到抑制,或有一些数据运用的规则出台。同时收购获得行业领导地位的行为,也会在政策监管之下变得谨慎。买水的(买流量),送水的(精准匹配需求),造水的(知识化是最大的看点)移动生态之间增速的差异会开始显现。

    3 ¥ 0.00
  • 基础科研需要“讲实话”

    中国还远远没有到全球领先的科技地位。必须靠的是比人家优越,优越在哪里?优越在你的科技发展能力。科技发展能力靠的是什么?学术界。学术界靠的是什么?人力、财力和物力的投资。这些投资必须要用在刀口上,你不用在刀口上,后果之严重是非常明显的。

    8 ¥ 0.00
  • 迷失的日本文创战略

    “酷日本”本身沦为依靠品牌驱动、缺乏核心内容的空泛概念——从影视、动漫、游戏、出版、时尚、餐饮旅游乃至工业制品,几乎无所不包,凡是可以盈利的行业似乎都纳入其中,其自身只是成了一个毫无灵魂的容器而已。这正是“酷日本”创新发展战略当下最尴尬之处

    6 ¥ 0.00
  • 制造业能不能去西部?

    那些“制造业外流能倒逼产业升级”的鬼话,连信都不要信。自然环境、基础设施和耕地红线一直是制约中国西部发展制造业的掣肘。未来,交通网络、水电光伏的超级工程,目的是不断降低西部要素成本,让制造业留在中国,让就业留在中国,让有尊严的生活留在中国。

    5 ¥ 0.00
  • 顶尖高手是如何研究基本面的?

    研究商业模式的意义在于:1.是不是个好生意?2.这样的生意能够持续多久?3.如何阻止其他进入者?这三个问题分别对应:商业模式、核心竞争力和商业壁垒。三位一体则构成公司未来投资价值:盈利模式、实现前者的能力,壁垒是通过努力构筑的阻止其他公司进入的代价

    7 ¥ 0.00
  • 科学仪器,被拉大差距

    过去400年的历史一再证明:谁掌握了最先进的科学仪器,谁就掌握了科技发展的主动权。中国1000多家科学仪器厂,大部分产值低于1000万元。2018年数据:全球科学仪器行业TOP20,无中国企业。北京大学2009年一个调研结论是:过去20年,与发达国家相比,科学仪器差距逐步拉大。

    8 ¥ 0.00
  • 特斯拉秘密:软件收入

    特斯拉目前并未在其财报中单独披露最核心应用软件AutopilotFSD的收入:1、FSD在2020年7月1号,其价格已经上涨至8000美元/套(国内64000元/套)。2、OTA付费升级;3、车联网功能。根据可揭示FSD收入的核心变量——递延收入,预计FSD累计现金收入达到12.6亿美元,2019年现金5.6亿美元

    17 ¥ 0.00
  • 工业气体,一国化工考场

    工业气体,是现代工业的基础原材料,被誉为“工业血液”。工业气体产业考验的是一个国家的化工底子。中国工业门类齐全,工业产量充足,这是事实;有很多工业产品无法量产、依赖进口,这也是事实。能制造许多高技术的产品,也有大量产品根本没办法制造。

    5 ¥ 0.00
  • 全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概览

    文化产业发展渐入佳境,除了一些老牌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从中央到各省市、区县级地区,各级文化产业政府投资基金遍地开花。文化产业政府投资基金在兼顾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同时,其自身也在不断成长。本文梳理了2014年至今,全国各地部分文化产业政府投资基金。

    8 ¥ 0.00
  • 温铁军:​RCEP与中国农业

    RCEP谈判中,农产品关税一直是个敏感话题。最终的谈判结果,除了日韩和个别最不发达国家,大多数成员达到90%以上农产品零关税的高水平。我国和日本之间首次达成农产品关税减让安排,日本六成以上、我国八成以上的农产品将互相取消关税。

    1 ¥ 0.00
  • 全球另类投资现状

    全球每年基础设施投资需要3.6万亿美元;房地产投资在2010年-2016年快速增长,2016年后增速放缓;对冲基金里,过去十年收益最高的类别是全球股票策略,其次是相对价值策略,收益最低的是全球宏观策略。对冲基金和传统60/40的投资组合在衰退和市场极端情况下相关性较低。

    1 ¥ 0.00
  • 疫苗玻璃瓶,造不出来

    中国人不光造不出疫苗用的玻璃瓶,还造不出圆珠笔上的钢珠,打火机上的垫片,很多“小”东西造不出来。有人据此骂中国制造不行,但其实不是的。中国制造只是缺少足够的时间,不能苛求每一步都走得无比扎实。不可否认的是,高速增长掩盖了发展中的许多问题。

    18 ¥ 0.00
  • 贝莱德CEO:创纪录资金正在流入中国

    “许多美国大公司在中国非常活跃,销售商品,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从未如此之大,”“全球投资者都在奔向中国,而不是远离中国。”他欢迎与拜登政府讨论对华多边合作必要性。“有必要让全球第二大和第一大市场进行对话,有必要让多边主义构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2 ¥ 0.00
  • 2020谷歌技术发展

    2020年,随着世界被冠状病毒重塑,我们看到了技术可以帮助数十亿人更好地交流,理解世界和完成任务。GoogleResearch的目标是解决一系列长期而又重大的问题,从预测冠状病毒疾病的传播,到设计算法、自动翻译越来越多的语言,再到减少机器学习模型中的偏见

    1 ¥ 0.00
  • 马斯克新访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触及范围得到了扩展。我们真的能很好地使用先进的技术?这将成为一场考验。这个问题最后会成为许多文明的过滤器:能利用好这些技术,同时不让自己被毁灭吗?人类拥有这些先进的技术,是不是就和给一个小孩一把枪一样?

    0 ¥ 0.00

对于各位互联网民工,你的老板又多了一种裁掉你的可能:企业不是因为拿不到钱而裁员,而是为了拿到钱必须先裁员。原因自然是要给投资人一个更好看的账面,或者和投资人达成了某种协定。所以,这些创业初期加入的员工,不得不成为管理层权衡之下的炮灰。

所以对希望加入创业公司,能够一朝财务自由的同学来说,选老板绝对是个技术活。脖子上挂的饼再大,都不如寻求一些自我保障方式更为实际。

 

作者:杨舒芳

 

  最近一个季度,O2O企业纷纷传出裁员的消息。真真假假间,大家形成了一个逻辑链共识,资本寒冬---企业拿不到---裁员。但事实的B面却很可能是倒置的。

真相是,企业不是因为拿不到钱而裁员,而是为了拿到钱必须先裁员。原因自然是要给投资人一个更好看的账面,或者和投资人达成了某种协定。所以,这些创业初期加入的员工,不得不成为管理层权衡之下的炮灰。

 

一个不烧钱的O2O裁员了

 

  这几天,频繁听说某家水果电商的消息。

  先是有一位朋友说,这家电商在他们家附近的门店突然关了。并且北京地区关闭的不只这一家。“怎么感觉这公司快要死了呢”。

  几天后,另一位接近该公司的朋友却说,这家公司正在筹备新一轮的融资。为此,公司正在关店、裁员,目测裁员比例要在50%左右。

  这个和饿了么一样,起家于高校的水果电商,在北京地区还是很有名气的,门店超过100家。在上海、武汉等高校聚集地也有业务和门店。在此之前,这家公司的宣传口径多为不在互联网圈随波追热:不补贴、不发红包、不打资本战。

  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也一度被看好。用户提前下单、按需采摘、门店自提几个要素,对应的标签是零库存、低损耗、没有“最后一公里”。而传统生鲜行业中,成本很大程度上正在于运输和冷链。

  这样一家听起来不烧钱的公司,如今也要向资本低头了。据称关闭的门店基本是订单量不太多的,会拉低整体的效率和运维水平。50%的裁员比例,受影响比较大的也是一线的门店人员。

只留了人气门店,又少了一半的人力成本。这样一来,给投资人的账面数字可就要好看多了。

 

这居然不是偶然

 

  巧的是,类似的情况并不只发生在这家公司身上,不也只在生鲜行业。

  最近被盛传要倒闭的e洗车,员工数已经从顶峰时期的160多人锐减到20多人。事实上,今年5e洗车就曾裁员一次,包括当时担任CEO的原滴滴COO张晶,也在那段时间离职。

  E洗车内部人士曾向媒体透露,当时的裁员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融资,因为投资方认为人力成本过高,提出了精简团队的要求。据说,那轮裁员主要针对研发和商务,因为他们工资比较高。

  另外,上门美容O2O白鹭美,近期也宣布了融资的消息。而在此之前,白鹭美刚刚进行过一轮裁员,包括美容师和职能部门,裁员比例接近50%。当时很多人认为白鹭美要挂掉了。

  关于白鹭美,有个悲伤的故事。他们裁员的消息,最初是从一位美容师向朋友的哭诉而听闻,她从美容院改投白鹭美,本来很开心,以为从此告别卖卡生涯。而且白鹭美的待遇之好当时在圈内很有名,工资高、还管住宿,她觉得找到了好归宿。结果突然被裁,一时间非常难接受。

随后,多位圈内人士先后证实了白鹭美的裁员传闻,不过当时的舆论普遍认为,又是一只风口过后跌落的猪而已。但很快,白鹭美昭告天下,拿到了1亿投资。尽管对这个金额我个人持保留态度,但很明显,这又是一次为了融资而做的裁员。

 

创始人的无耻进化论

 

  生鲜、洗车、美业,三个没太大关联的垂直领域,都出现了类似的案例。共同之处在于,几家公司都是O2O模式。

  所以各位看官,以后听到哪家O2O裁员了,那有可能是他们要融资了。

  但对于各位互联网民工、以及想要从传统行业进入互联网公司的同学来说,加入创业公司又多了一条风险,那就是你的老板又多了一种裁掉你的可能,不一定是因为缺钱,也可能是因为要拿更多钱。并且,还不一定有补偿。

  尽管你曾经鞍前马后,或者通宵写代码,或者大太阳下做地推,四处拉人“扫码送鸡蛋”。甚至老板曾经许诺给你公司期权,但你仍旧随时可能成为公司融资的炮灰。

  似乎,资本寒冬中,这是不少O2O企业的求生之道。

  在移动互联网崛起之前,似乎裁员这件事,更多是发生在大公司身上。原因呢,通常一是企业财务收紧,二是公司或业务被收购。从商业道德的角度讲,这两个原因都可以理解,如果与员工合理沟通并给予补偿,并没有什么不妥。

  但放在一些创业公司身上,对比企业的前后态度,有时候就显得有点无赖。不少公司的行为模式都是,创业初期以高薪招揽员工,又许以期权,总之一张大饼画起来。等业务搭建起来、脏活累活干差不多后,需要裁员则毫不留情,甚至连具体原因都不能如实告知。

  颇有些狡兔死,走狗烹的悲凉。

所以对希望加入创业公司,能够一朝财务自由的同学来说,选老板绝对是个技术活。脖子上挂的饼再大,都不如寻求一些自我保障方式更为实际。

转自: 百度百家

 

相关阅读:

O2O企业大裁员背后秘密 遇资本寒冬如何保命?

 

作者:杨舒芳

源自:搜狐科技

 

  最近一段时间,各种O2O企业大规模裁员的传闻不时传出,和裁员同时而来的,是技师的申诉和维权。涉及到的知名O2O包括,58到家、嘟嘟美甲、功夫熊、白鹭美等。同时,用户们也发现,不少外卖O2O在不断降补,或者下架一些优惠活动。

  舆论向来乐见坏事情的发生。市场纷纷猜测,一众O2O公司是由于缺钱,所以需要断臂求生。而且,这个时间点,刚刚好卡在了VC们宣称的“资本寒冬”,整个逻辑听起来更加牢不可破。

  那么,资本寒冬到底是真是假,O2O们裁员又是为了什么?

  

裁员风潮

 

  关于这几家公司的裁员传闻,我们回顾一下。

  首先是嘟嘟美甲。媒体报道的基本集中在嘟嘟美甲对成都站美甲师的解聘。考拉君另外听说行业内盆友说起,嘟嘟前阵子撤了天津站,甚至有友商反映,嘟嘟的美甲师去他们家应聘了。

  接着说58到家。据媒体报道,58到家上海站出现集体解约,目前仅在维权的美甲师就有30多人,考拉君了解的最新进展是,他们正在准备打官司。另外据行业人士给考拉君爆的料,大约两个月钱,北京站的六七百名美甲师,也裁员了300多人,另外还包括部分管理人员。这么算下来,对美甲师的裁员比例达到了接近40%

  除此之外,美甲师们在哭诉的另一点是,由于平台派单根本达不到最低单量的要求,他们需要自己去找客人,任务完不成就要扣钱。

  再说功夫熊。网上流传的一组图是,功夫熊的技师向公司讨薪。据媒体报道,上海、北京两地都有技师表示,被欠薪、取消保底工资或平台补贴。不少技师找公司要说法,部分技师则直接愤怒离职。

  最后说下白鹭美。最初是有美容师盆友反应,她被解聘了。后来则听说,被解聘的不只她一人,据坊间所传,白鹭美的裁员涉及将近50%的人员,包括美容师和部分管理人员。而在此之前,白鹭美以工资高、福利好在美业O2O圈子里颇为有名。

  

回应:均称为正常淘汰

 

  对对于这些传言和质疑,考拉君也基本联系了相关人士。得到的回应大致如下。

  嘟嘟美甲创始人王彪说,成都站的事情,只是正常的品控调整。天津的情况则是这样。他们近一段在各个城市尝试新模式,天津站的模式是和美甲店合作。也就是说,美甲店直接入驻,开放部分美甲师上门服务。但由于只跟美甲店结算,具体给美甲师分成的比例平台并不参与,导致美甲师收入太低而积极性不高,效果并不理想,所以暂停了服务。

  另外,对于现金流的情况,他表示虽然公开资料上只到A轮,但嘟嘟实际上暗地里融了B轮,账面上现金还是可以的。

  58到家方面回应称,上海的美甲师是个案,实际也是品控调整,“有些人是只拿保底工资不干活的”。她表示,整套考评体系里,包括甲样考核、服务态度、用户评价等各种维度,所以像上海那边部分美甲师通过了甲样考核、但被辞退也是正常的。

  另外,58到家方面强调,他们在淘汰的同时也一直还在招人。而且由于58到家现在没有引入外部资金,58同城对他们的资金支持是不遗余力的,也就是说,他们并不缺钱。不过,对于美甲师数量、订单量等关键数据,她表示不太方便透露。

  关于是否有最低单量的要求,她表示不太确定,因为运营策略是根据淡旺季、节假日等情况,不断调整变化的。

  功夫熊方面则表示,所有的解约和扣钱,都源于7月份成立的全国品控中心,被处罚的技师是由于“触犯服务红线”。同时提出一组数据来证明,“品控前后,投诉率下降60%,半月拒单下降24.13%”。另外还表示,功夫熊在向“泛健康”转型,推拿未来不是主要业务。

总体来说,企业回应中,最一致的说辞是“品控”。

 

资本寒冬,谁先冻死?

 

  资本寒冬这个事儿,资本界说法不一。有的投资人认为只是收缩,有的则认为一级市场确实确实很差,初心资本创始人孙剑波说,“好多有钱人都不投资了,宁愿买理财”。不过,大家共同的意见是,烧钱、现金流差的项目,是目前最危险的。

  一位旁友所在的基金,投完了最近的一期,目前在修整期。另一位创投圈的同学则透露,好多机构今年的项目投的差不多,最近都放假了。

  所谓“烧钱、现金流差”的项目,最典型的就是各种O2O企业。这个一度起飞于风口的行业,也在风停时,显得有点七零八落。

  根据资料,上述几家公司所公开的融资情况是这样。嘟嘟美甲201410月获得千万级美元A轮,功夫熊201411月获得数百万美元A轮,白鹭美20154月获得1500Pre-a轮。58到家由于资金关系的特殊性,不在这个讨论范围。

  和这几家公司一样,不少上线时颇有点小名气的O2O,融资都停留在A轮甚至之前。除了资金问题外,他们本身都有不少问题存在。

  1.公开的单量虚高。这可能是各类O2O,尤其是上门类的最大问题之一。一位行业人士透露,58到家上次之所以裁员比例那么高,是因为单量不够。这也侧面给出了美甲师所哭诉的“要自己去接上拉单”的原因,平台实际单量并不足够。

  同样的问题河狸家的美容师也曾经反映过。她们要求的任务是,每天至少三单,不然降星级。“现在公司员工多,竞争大,派单根本就不够,要自己联系客人,我认识好几个同事都被挤走了。”

  2.早期为挖人高薪高福利,基本忽略公司负担能力。前面提过,白鹭美之前是以美容师待遇好在业内著称,甚至还解决住宿,这在帝都可是珍稀物种。但很多人之前就分析过,这种情况不可持续。这不,要裁员了。

  而且,类似的思路肯定不止这家公司。很多O2O企业创业的第一意义似乎是,把平台从业人员规模做大、估值做起来。但这种模式的持续,前提是不断有投资人为之买单。一旦融资遇阻,最先倒下的就是他们。

  所以,尽管几家公司口径一致的表示,所谓裁员都是正常品控,但市场相不相信,又是另一回事。起码在不少VC看来,不管资本是否寒冬,O2O的寒冬是真的要来了。谁能把寒冬变成暖冬、缓口气熬过去,就各凭本事吧。

2015-10-25
对于各位互联网民工,你的老板又多了一种裁掉你的可能:企业不是因为拿不到钱而裁员,而是为了拿到钱必须先裁员。原因自然是要给投资人一个更好看的账面,或者和投资人达成了某种协定。所以,这些创业初期加入的员工,不得不成为管理层权衡之下的炮灰。

O2O裁员:融资炮灰与创始人的无耻进化论

o20
o20
o20
o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