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特别关注    农村儿童的发展怎样影响未来中国
  • A股4次著名“抱团”事件

    传统基建、消费升级、科技发展、金融扩张同时存在,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还是并存的格局。因此,映射到A股,四大板块——周期、金融地产、消费、科技(主要是TMT)机会轮动。而金融地产、消费、科技是机构投资者愿意持股的主要板块。因此A股出现了抱团轮动的特征。

    21 ¥ 0.00
  • 中国31个省市区重点产业布局

    天津未来产业发展重点1、壮大高端装备、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航天、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生物医药等十大先进制造产业;2、建设一批智能制造试点;重庆重点招商引资产业:IT产业、汽车摩托车产业、高端设备、新材料、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产品……

    3 ¥ 0.00
  • 华尔街之狼2016年反向操作复盘

    比尔·阿克曼因手法激进,素有“华尔街之狼”之称。2020年开春,在桥水基金、文艺复兴科技等传奇基金可能面临亏损的时候,却在逆风而上。以2700万美元赢得26亿美元,收益率近百倍!2019年录得58%的收益,2020年累积取得年化70.2%。本文是他在2014-2018年间,反向操作而巨亏的一个复盘

    2 ¥ 0.00
  • 进击的早餐馒头

    早餐消费习惯的差异会是横亘在前的一个障碍。44%的消费者会选择吐司/面包作为早餐,并且这个数据仍处于上涨的趋势中,但超过4成的西式早点消费者无疑将大幅削弱中式早点增长空间预期。中式早餐连锁还是面临着便利店的竞争:选择在便利店早餐人群比例高达29%。

    4 ¥ 0.00
  • 产业链的地理距离

    地理距离对于贸易和产业聚集的影响极大。欧洲、北美、东亚三大经济高地,都是跟临近地区贸易金额极高。不管是RCEP还是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实际上都是确保变成东亚市场+东亚产业链VS美国市场+产业链的形态,利用地理优势加大长期竞争的胜算

    19 ¥ 0.00
  • BAT移动生态战争2021

    2021年,移动互联网生态中,算法推荐可能会受到抑制,或有一些数据运用的规则出台。同时收购获得行业领导地位的行为,也会在政策监管之下变得谨慎。买水的(买流量),送水的(精准匹配需求),造水的(知识化是最大的看点)移动生态之间增速的差异会开始显现。

    3 ¥ 0.00
  • 基础科研需要“讲实话”

    中国还远远没有到全球领先的科技地位。必须靠的是比人家优越,优越在哪里?优越在你的科技发展能力。科技发展能力靠的是什么?学术界。学术界靠的是什么?人力、财力和物力的投资。这些投资必须要用在刀口上,你不用在刀口上,后果之严重是非常明显的。

    8 ¥ 0.00
  • 迷失的日本文创战略

    “酷日本”本身沦为依靠品牌驱动、缺乏核心内容的空泛概念——从影视、动漫、游戏、出版、时尚、餐饮旅游乃至工业制品,几乎无所不包,凡是可以盈利的行业似乎都纳入其中,其自身只是成了一个毫无灵魂的容器而已。这正是“酷日本”创新发展战略当下最尴尬之处

    6 ¥ 0.00
  • 制造业能不能去西部?

    那些“制造业外流能倒逼产业升级”的鬼话,连信都不要信。自然环境、基础设施和耕地红线一直是制约中国西部发展制造业的掣肘。未来,交通网络、水电光伏的超级工程,目的是不断降低西部要素成本,让制造业留在中国,让就业留在中国,让有尊严的生活留在中国。

    5 ¥ 0.00
  • 顶尖高手是如何研究基本面的?

    研究商业模式的意义在于:1.是不是个好生意?2.这样的生意能够持续多久?3.如何阻止其他进入者?这三个问题分别对应:商业模式、核心竞争力和商业壁垒。三位一体则构成公司未来投资价值:盈利模式、实现前者的能力,壁垒是通过努力构筑的阻止其他公司进入的代价

    7 ¥ 0.00
  • 科学仪器,被拉大差距

    过去400年的历史一再证明:谁掌握了最先进的科学仪器,谁就掌握了科技发展的主动权。中国1000多家科学仪器厂,大部分产值低于1000万元。2018年数据:全球科学仪器行业TOP20,无中国企业。北京大学2009年一个调研结论是:过去20年,与发达国家相比,科学仪器差距逐步拉大。

    8 ¥ 0.00
  • 特斯拉秘密:软件收入

    特斯拉目前并未在其财报中单独披露最核心应用软件AutopilotFSD的收入:1、FSD在2020年7月1号,其价格已经上涨至8000美元/套(国内64000元/套)。2、OTA付费升级;3、车联网功能。根据可揭示FSD收入的核心变量——递延收入,预计FSD累计现金收入达到12.6亿美元,2019年现金5.6亿美元

    17 ¥ 0.00
  • 工业气体,一国化工考场

    工业气体,是现代工业的基础原材料,被誉为“工业血液”。工业气体产业考验的是一个国家的化工底子。中国工业门类齐全,工业产量充足,这是事实;有很多工业产品无法量产、依赖进口,这也是事实。能制造许多高技术的产品,也有大量产品根本没办法制造。

    5 ¥ 0.00
  • 全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概览

    文化产业发展渐入佳境,除了一些老牌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从中央到各省市、区县级地区,各级文化产业政府投资基金遍地开花。文化产业政府投资基金在兼顾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同时,其自身也在不断成长。本文梳理了2014年至今,全国各地部分文化产业政府投资基金。

    8 ¥ 0.00
  • 温铁军:​RCEP与中国农业

    RCEP谈判中,农产品关税一直是个敏感话题。最终的谈判结果,除了日韩和个别最不发达国家,大多数成员达到90%以上农产品零关税的高水平。我国和日本之间首次达成农产品关税减让安排,日本六成以上、我国八成以上的农产品将互相取消关税。

    1 ¥ 0.00
  • 全球另类投资现状

    全球每年基础设施投资需要3.6万亿美元;房地产投资在2010年-2016年快速增长,2016年后增速放缓;对冲基金里,过去十年收益最高的类别是全球股票策略,其次是相对价值策略,收益最低的是全球宏观策略。对冲基金和传统60/40的投资组合在衰退和市场极端情况下相关性较低。

    1 ¥ 0.00
  • 疫苗玻璃瓶,造不出来

    中国人不光造不出疫苗用的玻璃瓶,还造不出圆珠笔上的钢珠,打火机上的垫片,很多“小”东西造不出来。有人据此骂中国制造不行,但其实不是的。中国制造只是缺少足够的时间,不能苛求每一步都走得无比扎实。不可否认的是,高速增长掩盖了发展中的许多问题。

    18 ¥ 0.00
  • 贝莱德CEO:创纪录资金正在流入中国

    “许多美国大公司在中国非常活跃,销售商品,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从未如此之大,”“全球投资者都在奔向中国,而不是远离中国。”他欢迎与拜登政府讨论对华多边合作必要性。“有必要让全球第二大和第一大市场进行对话,有必要让多边主义构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2 ¥ 0.00
  • 2020谷歌技术发展

    2020年,随着世界被冠状病毒重塑,我们看到了技术可以帮助数十亿人更好地交流,理解世界和完成任务。GoogleResearch的目标是解决一系列长期而又重大的问题,从预测冠状病毒疾病的传播,到设计算法、自动翻译越来越多的语言,再到减少机器学习模型中的偏见

    1 ¥ 0.00
  • 马斯克新访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触及范围得到了扩展。我们真的能很好地使用先进的技术?这将成为一场考验。这个问题最后会成为许多文明的过滤器:能利用好这些技术,同时不让自己被毁灭吗?人类拥有这些先进的技术,是不是就和给一个小孩一把枪一样?

    0 ¥ 0.00

中国贫困农村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包括职中、职高。中国跟墨西哥完全一样。墨西哥80年代收入上涨,出现两极分化:没上过高中的人只有三个选择:打杂工、跑到美国与做犯罪组织。所以墨西哥仍然只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这个很明显是一个农村的问题。

作者:罗斯高(ScottRozelle),

美国斯坦福大学学者,经济学家

转自:一席《现实是有63%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怎么办?|罗斯高一席第518位讲者》2017-09

大家好,我们之前一直讨论要用中文还是英语来演讲,后来我说,到今年91日,我已经学了50年的中文,所以还是用中文讲吧。

我今天希望跟你们分享一个我觉得中国面临的最最最大的大家不知道的问题。我想,我讲完了以后,你们会觉得我说的这句话是对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可以解决的,而且为了中国很健康地发展,必须得很快解决。

我已经在中国做了37年科研,我们团队的主要的目标——我们是经济学家,我们想缩小城市跟农村教育的鸿沟。

你可能会说,经济学家为什么要做农村教育呢?因为我认为,农村的教育水平太差的话,会影响到整个中国的发展,所以必须得解决。

我们的团队是在斯坦福大学的各大学院——医学院、教育学院。在国内,我们合作的机构是陕西师范大学的一个教育部支持的中心,我们在那里有100个研究生、10个老师。中科院、北大、清华也都有我们的合作机构。由于我们是下到基层去做项目的,必须得有当地的合作人,所以基本上每一个省都有一个合作的学者。

 

我先讲一讲为什么中国应该关心我要讲述的这个问题。

 

这个图表可以说清楚什么叫作“中等收入陷阱”。其实很简单,纵轴是现在的收入,横轴是五六十年以前的收入,每一个点是一个国家或地区。

左下角的这些点,是非洲、南亚的国家,原来穷,现在仍然很穷。右上角的点是OECD(经合组织)国家,它们原来是高等收入,现在仍然是高等收入国家——欧洲,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日本。

我关心的两个群体,第一个是图中蓝色的点,我叫作“毕业生”,“毕业生”是什么呢?50年前,这些国家或地区是中等收入,这50年来,它们已经从中等收入阶段“毕业”,变成了高等收入的国家或地区。

注意两点,第一,你数一数,只有15个国家跟地区毕业了,包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还有以色列,爱尔兰,韩国。第二个要注意的是,最近20年,没有一个国家或地区毕业。

第二个我关心的群体,是“陷阱”里的国家和地区,“陷阱”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现在,已经70年了,它们一直都是中等收入。这些国家跟地区往往不是很平稳,经常是又革命了,又犯罪了。一旦恢复稳定一段时间,经济又会开始上涨。而且你看,世界上大部分的国家其实都在这个“中等陷阱”里面。

我们就看看这两个群体,就是“毕业生”跟“中等陷阱”有什么差别。

这个是高等收入国家——加拿大、美国,北欧,他们劳动力的将近75%,也就是4个人里有3个人,至少是高中毕业的。高中毕业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水平——你已经会算数了,会认字,批判思维都已经提高到了一定的水准。

你看那些“毕业生”国家或地区,就是韩国、中国台湾、爱尔兰、新西兰这样的地方,它们中等收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高等收入国家的人力资本的基础。

我们有一个非常漂亮的片子,是在韩国拍的,拍的是一些在工厂里面做衣服的女孩子。20年以后再拍她们,她们在办公室做会计员,做网络相关的工作——做这些不同的工作的,是一样的人,她们是可以转型的。

但是“陷阱”里的国家呢?平均3个劳动力里,只有1个人是高中毕业的。

当一个国家或地区从中等收入变成高等收入,工资涨得很快,低工资的工作都走了,新的工作机会也来了,如果你的劳动力没准备好,就会出现非常明显的两极分化——有的人发展得非常非常快,赚很多钱,他们的未来很好;可是还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或者失业。失业以后就开始犯罪,犯罪又开始乱,乱的时候投资的人都不投资,他们到别的地方去投资,然后这些地方就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70年一直这样周而复始,无法从“陷阱”里出来,变成真正的高等收入国家。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

 

现在讲第二个,中国。中国在这张图的什么位置?中国就是在这个“中等陷阱”里面。

可是你看,它在图上的位置是靠左边的——50年以前它很穷,是低收入国家,现在它已经跑上来了,基本上是以一个45度线的轨迹跑上来的。

中国发展得非常快。我第一次来中国是1983年,1983年的中国那么穷,现在你看怎么样,对,中国真的是跑上来了。我们现在想的是,它能不能跑完这条路,变成高等收入国家。

我估计所有的人都希望中国跑到这条线上来——因为如果中国垮了,不走了,整个世界都会受到影响。如果哥伦比亚或者秘鲁垮了,只是哥伦比亚或者秘鲁的人很倒霉,世界其他地方不会受到影响。但是中国不一样。

可是,中国的人力资本情况怎么样呢?我们先来看三个中国。这是三个中国,这个现在是3岁的孩子,是以后的劳动力。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城市户口占37%38%左右,可是因为城里人生孩子少,只有24%,也就是不到1/4的孩子是城里的孩子。

大部分的孩子在哪里?是在贫困农村——中部60%的农村,还有西部的农村,都属于贫困农村。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农村。

所以现在我们看看这三个中国是怎么样的。我们先看高中。

实际上,跟别的国家比,在所有中等收入(的国家)里面,中国的教育,中国的人力资本是最低的。这个不是我算出来的,是2010年人口普查的结果。

根据劳动力的定义,20岁到60岁的人口都算作劳动力人口。

上过高中和高中以上的人口占24%——4个中国劳动力里面只有1个上过高中。

跟别的国家比一比:

你就看这个,土耳其,31%,南非,28%——我们比南非还低,越南是33%。中国24%,是所有中等收入国家里面最低的。

这个是现在还在上学的人数。

最近进步很多,不是说没进步,但是现在也只有一半的人上高中。

这个问题是哪里的?

这个是城里的数据,中国的城里93%的孩子是上高中的。在美国,这个比例是92%,所以中国的城市比美国还好,更好。

但是你看贫困农村——接近1/3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包括职中、职高。所以这个很明显是一个农村的问题。

这个是一个典型的“毕业生”,韩国。那个时候是80年代,工资一块钱一个小时的时代——现在中国的工资是两块钱、三块钱一个小时。

但是你看,早在80年代的韩国,就有将近100%的农村孩子上高中,几乎每一个孩子都上高中。

你再看80年代的墨西哥,再看看现在的中国。

墨西哥,中国,墨西哥,中国——中国跟墨西哥完全一样,你分不出来。

可是墨西哥现在怎么样了呢?80年代的时候,它的收入开始上涨,就出现两极分化了——有很多没有上过高中的人,他们只有三个选择:一个是打杂工,做玉米饼啥的,这些工作是没有福利、没有未来的;第二个就是跑到美国去,很快他们就不能跑了(特朗普要修墙了);第三个就是做犯罪组织,现在犯罪组织100%的人是没有高中毕业的——是的,因为他们没有别的选择,他们只有这三个选择。所以这么多年来,墨西哥仍然只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

 

实际上,问题是高中之前开始的。

这个是北大跟陕西师范大学做的研究,我们去175所初中,做了一个很大的调查,有两万个人的样本。初中的第一个星期,孩子们穿得干干净净的,头发也理得很精神的,他们非常兴奋,我们就做一个调查,问他们,你三年以后想干什么。

一半的孩子——47%的孩子,说我想上高中;然后一半的孩子说,职高,或者直接去工作——这在中国是允许的,初中毕业就可以直接去工作。最后还有一些说没想好。所以我们就根据他们想不想上高中,把他们分为两类,给他们做一个考试,这个考试很特别,叫IRT-scaled测试,用于测试学习到的绝对知识。学年头尾做两次这样的考试,我们就能测出来这些学生到底今年有没有学习到新的知识。

这是刚刚开学时候的测试结果。

想上高中的学生和不想上高中的学生,分数差别很大。这个数据并不让人惊讶。

可是,第二年的6月份,我们又给他们做了一个测试,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是快要上初二的学生了。结果却是这样。

蓝色是要打算上高中的学生的分数,他们知道自己以后要中考,非常认真,学得很多。但是你看,那些不想上高中的学生,他学习到的绝对知识的值是负的——他有负面的学习,不但是没学好,而且是把小学六年级学到的东西还给了老师,他是往回退步了。

为什么初中没学好?这已经是教育的第三个阶段,我要看那个根源。

我要看两个东西,第一,是不是小学阶段没学好?是不是上初中之前没准备好?另外一个是更早的。

我先说第一个——小学这个阶段。

我刚开始做教育问题研究的时候,中国农村的学校环境是特别差的——黑黑暗暗的,有的学生没书,还有些三三两两集中在一边,乱七八糟,有时候老师也不来。现在不一样了,最近十年政府投资很多硬件,老师的工资也提高了,中央的财政直接发,所以这个不是最核心的问题。

我觉得今天最主要的问题,是营养跟健康问题。

今天中国农村孩子真的是生病了吗?我们要依靠最近十年的数据。

我们在全国收集了13万个学生的资料。我们给他们抽血,看看是否贫血,是不是营养不足、缺铁——如果你贫血,你脑子不会转,想学都集中不了精神。第二个,我们检查他们的大便,看里面有没有寄生虫。第三个,我们筛查,看看有多少小学生近视可是没有佩戴眼镜。这个是今天的中国农村。

27%的学生贫血。33%——3个学生里面就有1个,肚子里面有虫子。最后,还有25%的学生是看不到黑板的。你想一想,他怎么能学?

这个问题其实非常好解决,天天他们都集中在一起,非常好筛查,发眼镜,发驱虫药。我们的团队是做行动研究的。我们会选100个学校,50个学校发维生素,50个学校不发。一年回来就看看成绩的变化,有很大的变化。发眼镜也会有变化,这是当然的结果——如果你看不见,我给你眼镜,你的成绩会提高。

所以是不是小学没学好?yes,这个答案是非常明显的。

但是我觉得更严重的,最大的,没有人知道的问题,是小学之前,认知能力低下的问题,而且这是03岁的婴儿阶段就开始的。

 

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1000天假设”,“1000天假设”非常简单——我们的脑子,我们的认知,我们的IQ90%03岁的发育决定的。

3岁之后有很多其他能力的发展,你的非IQ能力会发挥出来。但是到了3岁,基本上我们的脑子已经定型了,不能再提高,或者说很难再提高了。

JamesHeckman,他是美国的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他算出来,国家和家庭投资03岁,回报率是最高的。

0-3岁,你投资1块钱,有18块钱会回来;34岁投资1块,是7块钱的回报;小学是3块钱;大学里投资1块钱是1块钱的报酬;成人是负的。

城市的家庭花很多钱给他们03岁的孩子。这个是城里的IQ的分布,这是智力分数低于90,也就是智力发展慢的学生的百分比。

上海是14%——它是在上海交大医学院抽出来的城镇居民,很健康的群众样本。北京也是一样的,还有安徽的城市,广州——不管你在旧金山,在伦敦,还是在悉尼,去做这个调查,这个数据也都是15%左右。上帝就是这么安排的,有些人的智力发展就是比另外一些人低。

那农村呢?农村是怎么样的?你去查查看,我给你我的斯坦福账号,能在全世界的网络资源库里查——没有一个团队测过03岁农村孩子的认知水平——一直到我们的团队,我的同事开始做。

这个怎么测?其实很辛苦,他们要差不多3个小时去测他的IQ。你测到一个小时以后,那个宝宝就困了,要拉屎了,要换尿布了,睡觉了,非常辛苦。这是在全世界,从1967年来时用过一千万次,tenmilliontimes的一个IQ测试,是比较准确的。

我们做得怎么样?我们第一步是在陕南,从山区的农村随机抽样的1800个婴儿,每6个月我们测一次。2430个月,已经超过1000天,超过一半的宝宝发展缓慢。也就是说,一半的农村宝宝一辈子没有一个很好的IQ能够去用于学习。

后来我们又在在河北跟云南做了这个测试,得出来的数据是45%51%

或许你说,那是山区。那么下面这个是浦东的农民、民工,北京的民工,郑州、西安的民工。这个是县城的农村。这个是中部大村——河南、安徽。这是搬迁村,反正到处都是40%50%,一半。

你想这个是不是一辈子的问题?

这个是甘肃跟陕西的初中生,我们给他们另外一个测试,一半的学生是发展慢的。还有小学生——北京郊外,苏州打工子弟学校的学生,河南、安徽、江西——也是一半。

因为你要是3IQ慢,你就是到最后IQ慢——几乎一半三岁的小孩生在中国农村,所以是几乎一半的一半,几乎是1/3的中国未来劳动力,IQ是低的。

IQ低,做这个东西(流水线)不重要,你坐在那边对着机器重复同一个动作,可能甚至比IQ高的人做得更好。但是这些工厂走之后,这些人要干什么,他没有学习的能力的。

为什么会认知能力低下?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基因,基因是不能改,这个是定下来的;可是第二是营养;第三是养育。养育跟营养,如果03岁缺少,它会影响到大脑的发展,影响到IQ、行为跟以后的学习。

所以是不是03岁的农村儿童有营养问题呢?所以我们下去做贝利测试的时候,也带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的护士跟我们下去测血——我们不单是测一次,我们先测这边,再测那边,让宝宝哭两次,然后再跟他玩贝利测试,他会很开心。后来你就看,这个是6个月到18个月的婴儿,一半以上的中国农村的宝宝是贫血的,比小学生的贫血比例更高。

你再看浦东,现在你去浦东看,我们可以让农民从农村出来,可是他喂孩子养孩子还是用农村的办法——馒头、米饭、咸菜。

所以,营养不良是一个问题。但是我们觉得更大的问题是养育问题——怎么养孩子。

问题不是不爱孩子,而是怎么养孩子。我们问父母,你喜欢跟孩子玩吗?你喜欢跟孩子交流吗?如果你可以花钱让你孩子的未来好,你会不会花钱?100%yes。每个人都说,当然,当然。

这是我第二喜欢的数据——95%。我们问抱着宝宝的妈妈,你以后希望孩子会上学到什么程度?95%的妈妈、奶奶会说,我希望我的孩子上大学。95%的农民希望孩子上大学,但是现实里只有8%的农村人上大学。

我最喜欢的数字,是17%——17%的妈妈说我希望我的宝宝以后拿博士学位。她们是希望宝宝好的,但是到初中,1/3的孩子就辍学了。

她们是爱孩子的,那么问题在哪里?问题就是,我们问他们,你昨天有没有讲故事给你的宝宝听?大部分的回答是否,只有10%的人是肯定的回答。

我们问,你昨天有没有读书给你的孩子听?这个比例只有4%

我们问妈妈,昨天你有没有读书给你孩子听?她们的反应是什么?她们会笑。你们想象,你小时候,或者现在你的孩子,在鱼缸里面养一个小鱼或者养一个乌龟,那你是不是天天晚上读书给你的乌龟听?你看,你们笑了,我告诉你,你问农村里面的妈妈有没有读书给孩子听这个问题,她会发出同样的笑声——就没想过应该读书给孩子听。

原来的孩子,她们就只要他健康,要他种地,可是现在她们想要他上到大学,要上博士学位。她们不知道应该要给孩子读书。

你们看,将近80%的农村家庭只有一本儿童书或者没有一本书,他们没有书。

她们爱孩子,非常爱孩子,到处都带着孩子。

这个小孩子她只会说一句话——碰。好吧,开个玩笑。

我们可以做什么?我们团队跟几个其他的团队在中国推广一个课程,这个课程就是教妈妈怎么跟孩子玩——提高智力,提高语文,提高运动能力,提高社会感情。一个星期上一次课,有玩具,就是每一个星期给她两个玩具一本书,第二个星期来收,然后再去发新的玩具。

我们用谁来讲这个课?计生委。因为现在计生委是没事情干。结果怎么样?左边的是我们给他们干预的,就是给他们上课,右边的是控制组。

请注意这个图带给我们的两个信息。第一,我们的干预是有用的,有影响的;第二,还有很多家庭没有做到。问题在哪里?答案是一个词,叫作奶奶——因为有一半的孩子是奶奶带大的。

我觉得真正的留守儿童问题,就是03岁期间,父母把孩子给奶奶带,自己回去工作。所以就看看这个图,首先,没有干预的对照组,孩子平均IQ8853%的孩子IQ低于90,智力发展缓慢。但是我们教了6个月,上26次课,如果妈妈在家,孩子的认知发展完全正常。

仅仅是6个月的干预就起到了这么好的效果。因为中国农村什么都有,安全,家人的宠爱,什么都会给孩子,就是不知道怎么养孩子,你一教她怎么养育,就有很明显的作用。很多妈妈第一个星期、第二个星期的时候还很犹豫,不想做,但是到第三个月、第四个月,她已经看到孩子的变化,她们变成了最相信要跟孩子交流的人,所以见效非常快。就是几个月。

所以中国结果会怎样?

我们当然希望它可以往上走,跳出“陷阱”。正如之前所说,中国3岁孩子,有一半在农村。如果中国一半3岁孩子中有一半都是发展慢的,而在另外一半三3岁孩子中,认知能力低下的比例是15%,加起来也就是超过30%的中国的未来的劳动力可能会有永久性的认知能力缺陷。

中国的财政很有钱,可是不够养1/3的人,那是4亿。低工资低技能的工作没有了,4亿人要干什么?

在美国,发展慢的人是国家最大的负担之一,我们要给他们特殊教育,10%的孩子消耗了40%的教育财政——我们要提高他们的认知能力,因为如果你不帮助他们提高,你不给他们工作的能力,他们会犯罪、吸毒、失业、造反。在美国,12%的人是发展慢的,但是你看中国,这个数字可能是4亿。对此,我是特别特别地担心的。

但是我们有办法解决,我觉得这个问题必须马上解决。马上就要想想,怎么让妈妈留在农村,让她怎么教她的孩子。这个不便宜,但也不贵。

我经常说我希望中国援助非洲,但是现在每年给非洲1000个亿,我觉得就是一个月的钱,80个亿,拿出来,做小学里面的健康项目,做养育的项目,就够了,30万个村子的村民能给他养育好。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讲完了,如果政府、企业家、社会知道这个问题,就能很好地解决。

2017-09-17
中国贫困农村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包括职中、职高。中国跟墨西哥完全一样。墨西哥80年代收入上涨,出现两极分化:没上过高中的人只有三个选择:打杂工、跑到美国与做犯罪组织。所以墨西哥仍然只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这个很明显是一个农村的问题。

农村儿童的发展怎样影响未来中国

0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