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管理 地缘经济的研究与案例

登录
注册
0
1
2
3
4
5
6
7
8
9

农村儿童的发展怎样影响未来中国

中国贫困农村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包括职中、职高。中国跟墨西哥完全一样。墨西哥80年代收入上涨,出现两极分化:没上过高中的人只有三个选择:打杂工、跑到美国与做犯罪组织。所以墨西哥仍然只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这个很明显是一个农村的问题。
2017-09-17

中国贫困农村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包括职中、职高。中国跟墨西哥完全一样。墨西哥80年代收入上涨,出现两极分化:没上过高中的人只有三个选择:打杂工、跑到美国与做犯罪组织。所以墨西哥仍然只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这个很明显是一个农村的问题。

作者:罗斯高(ScottRozelle),

美国斯坦福大学学者,经济学家

转自:一席《现实是有63%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怎么办?|罗斯高一席第518位讲者》2017-09

大家好,我们之前一直讨论要用中文还是英语来演讲,后来我说,到今年91日,我已经学了50年的中文,所以还是用中文讲吧。

我今天希望跟你们分享一个我觉得中国面临的最最最大的大家不知道的问题。我想,我讲完了以后,你们会觉得我说的这句话是对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可以解决的,而且为了中国很健康地发展,必须得很快解决。

我已经在中国做了37年科研,我们团队的主要的目标——我们是经济学家,我们想缩小城市跟农村教育的鸿沟。

你可能会说,经济学家为什么要做农村教育呢?因为我认为,农村的教育水平太差的话,会影响到整个中国的发展,所以必须得解决。

我们的团队是在斯坦福大学的各大学院——医学院、教育学院。在国内,我们合作的机构是陕西师范大学的一个教育部支持的中心,我们在那里有100个研究生、10个老师。中科院、北大、清华也都有我们的合作机构。由于我们是下到基层去做项目的,必须得有当地的合作人,所以基本上每一个省都有一个合作的学者。

 

我先讲一讲为什么中国应该关心我要讲述的这个问题。

 

这个图表可以说清楚什么叫作“中等收入陷阱”。其实很简单,纵轴是现在的收入,横轴是五六十年以前的收入,每一个点是一个国家或地区。

左下角的这些点,是非洲、南亚的国家,原来穷,现在仍然很穷。右上角的点是OECD(经合组织)国家,它们原来是高等收入,现在仍然是高等收入国家——欧洲,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日本。

我关心的两个群体,第一个是图中蓝色的点,我叫作“毕业生”,“毕业生”是什么呢?50年前,这些国家或地区是中等收入,这50年来,它们已经从中等收入阶段“毕业”,变成了高等收入的国家或地区。

注意两点,第一,你数一数,只有15个国家跟地区毕业了,包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还有以色列,爱尔兰,韩国。第二个要注意的是,最近20年,没有一个国家或地区毕业。

第二个我关心的群体,是“陷阱”里的国家和地区,“陷阱”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现在,已经70年了,它们一直都是中等收入。这些国家跟地区往往不是很平稳,经常是又革命了,又犯罪了。一旦恢复稳定一段时间,经济又会开始上涨。而且你看,世界上大部分的国家其实都在这个“中等陷阱”里面。

我们就看看这两个群体,就是“毕业生”跟“中等陷阱”有什么差别。

这个是高等收入国家——加拿大、美国,北欧,他们劳动力的将近75%,也就是4个人里有3个人,至少是高中毕业的。高中毕业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水平——你已经会算数了,会认字,批判思维都已经提高到了一定的水准。

你看那些“毕业生”国家或地区,就是韩国、中国台湾、爱尔兰、新西兰这样的地方,它们中等收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高等收入国家的人力资本的基础。

我们有一个非常漂亮的片子,是在韩国拍的,拍的是一些在工厂里面做衣服的女孩子。20年以后再拍她们,她们在办公室做会计员,做网络相关的工作——做这些不同的工作的,是一样的人,她们是可以转型的。

但是“陷阱”里的国家呢?平均3个劳动力里,只有1个人是高中毕业的。

当一个国家或地区从中等收入变成高等收入,工资涨得很快,低工资的工作都走了,新的工作机会也来了,如果你的劳动力没准备好,就会出现非常明显的两极分化——有的人发展得非常非常快,赚很多钱,他们的未来很好;可是还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或者失业。失业以后就开始犯罪,犯罪又开始乱,乱的时候投资的人都不投资,他们到别的地方去投资,然后这些地方就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70年一直这样周而复始,无法从“陷阱”里出来,变成真正的高等收入国家。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

 

现在讲第二个,中国。中国在这张图的什么位置?中国就是在这个“中等陷阱”里面。

可是你看,它在图上的位置是靠左边的——50年以前它很穷,是低收入国家,现在它已经跑上来了,基本上是以一个45度线的轨迹跑上来的。

中国发展得非常快。我第一次来中国是1983年,1983年的中国那么穷,现在你看怎么样,对,中国真的是跑上来了。我们现在想的是,它能不能跑完这条路,变成高等收入国家。

我估计所有的人都希望中国跑到这条线上来——因为如果中国垮了,不走了,整个世界都会受到影响。如果哥伦比亚或者秘鲁垮了,只是哥伦比亚或者秘鲁的人很倒霉,世界其他地方不会受到影响。但是中国不一样。

可是,中国的人力资本情况怎么样呢?我们先来看三个中国。这是三个中国,这个现在是3岁的孩子,是以后的劳动力。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城市户口占37%38%左右,可是因为城里人生孩子少,只有24%,也就是不到1/4的孩子是城里的孩子。

大部分的孩子在哪里?是在贫困农村——中部60%的农村,还有西部的农村,都属于贫困农村。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农村。

所以现在我们看看这三个中国是怎么样的。我们先看高中。

实际上,跟别的国家比,在所有中等收入(的国家)里面,中国的教育,中国的人力资本是最低的。这个不是我算出来的,是2010年人口普查的结果。

根据劳动力的定义,20岁到60岁的人口都算作劳动力人口。

上过高中和高中以上的人口占24%——4个中国劳动力里面只有1个上过高中。

跟别的国家比一比:

你就看这个,土耳其,31%,南非,28%——我们比南非还低,越南是33%。中国24%,是所有中等收入国家里面最低的。

这个是现在还在上学的人数。

最近进步很多,不是说没进步,但是现在也只有一半的人上高中。

这个问题是哪里的?

这个是城里的数据,中国的城里93%的孩子是上高中的。在美国,这个比例是92%,所以中国的城市比美国还好,更好。

但是你看贫困农村——接近1/3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包括职中、职高。所以这个很明显是一个农村的问题。

这个是一个典型的“毕业生”,韩国。那个时候是80年代,工资一块钱一个小时的时代——现在中国的工资是两块钱、三块钱一个小时。

但是你看,早在80年代的韩国,就有将近100%的农村孩子上高中,几乎每一个孩子都上高中。

你再看80年代的墨西哥,再看看现在的中国。

墨西哥,中国,墨西哥,中国——中国跟墨西哥完全一样,你分不出来。

可是墨西哥现在怎么样了呢?80年代的时候,它的收入开始上涨,就出现两极分化了——有很多没有上过高中的人,他们只有三个选择:一个是打杂工,做玉米饼啥的,这些工作是没有福利、没有未来的;第二个就是跑到美国去,很快他们就不能跑了(特朗普要修墙了);第三个就是做犯罪组织,现在犯罪组织100%的人是没有高中毕业的——是的,因为他们没有别的选择,他们只有这三个选择。所以这么多年来,墨西哥仍然只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

 

实际上,问题是高中之前开始的。

这个是北大跟陕西师范大学做的研究,我们去175所初中,做了一个很大的调查,有两万个人的样本。初中的第一个星期,孩子们穿得干干净净的,头发也理得很精神的,他们非常兴奋,我们就做一个调查,问他们,你三年以后想干什么。

一半的孩子——47%的孩子,说我想上高中;然后一半的孩子说,职高,或者直接去工作——这在中国是允许的,初中毕业就可以直接去工作。最后还有一些说没想好。所以我们就根据他们想不想上高中,把他们分为两类,给他们做一个考试,这个考试很特别,叫IRT-scaled测试,用于测试学习到的绝对知识。学年头尾做两次这样的考试,我们就能测出来这些学生到底今年有没有学习到新的知识。

这是刚刚开学时候的测试结果。

想上高中的学生和不想上高中的学生,分数差别很大。这个数据并不让人惊讶。

可是,第二年的6月份,我们又给他们做了一个测试,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是快要上初二的学生了。结果却是这样。

蓝色是要打算上高中的学生的分数,他们知道自己以后要中考,非常认真,学得很多。但是你看,那些不想上高中的学生,他学习到的绝对知识的值是负的——他有负面的学习,不但是没学好,而且是把小学六年级学到的东西还给了老师,他是往回退步了。

为什么初中没学好?这已经是教育的第三个阶段,我要看那个根源。

我要看两个东西,第一,是不是小学阶段没学好?是不是上初中之前没准备好?另外一个是更早的。

我先说第一个——小学这个阶段。

我刚开始做教育问题研究的时候,中国农村的学校环境是特别差的——黑黑暗暗的,有的学生没书,还有些三三两两集中在一边,乱七八糟,有时候老师也不来。现在不一样了,最近十年政府投资很多硬件,老师的工资也提高了,中央的财政直接发,所以这个不是最核心的问题。

我觉得今天最主要的问题,是营养跟健康问题。

今天中国农村孩子真的是生病了吗?我们要依靠最近十年的数据。

我们在全国收集了13万个学生的资料。我们给他们抽血,看看是否贫血,是不是营养不足、缺铁——如果你贫血,你脑子不会转,想学都集中不了精神。第二个,我们检查他们的大便,看里面有没有寄生虫。第三个,我们筛查,看看有多少小学生近视可是没有佩戴眼镜。这个是今天的中国农村。

27%的学生贫血。33%——3个学生里面就有1个,肚子里面有虫子。最后,还有25%的学生是看不到黑板的。你想一想,他怎么能学?

这个问题其实非常好解决,天天他们都集中在一起,非常好筛查,发眼镜,发驱虫药。我们的团队是做行动研究的。我们会选100个学校,50个学校发维生素,50个学校不发。一年回来就看看成绩的变化,有很大的变化。发眼镜也会有变化,这是当然的结果——如果你看不见,我给你眼镜,你的成绩会提高。

所以是不是小学没学好?yes,这个答案是非常明显的。

但是我觉得更严重的,最大的,没有人知道的问题,是小学之前,认知能力低下的问题,而且这是03岁的婴儿阶段就开始的。

 

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1000天假设”,“1000天假设”非常简单——我们的脑子,我们的认知,我们的IQ90%03岁的发育决定的。

3岁之后有很多其他能力的发展,你的非IQ能力会发挥出来。但是到了3岁,基本上我们的脑子已经定型了,不能再提高,或者说很难再提高了。

JamesHeckman,他是美国的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他算出来,国家和家庭投资03岁,回报率是最高的。

0-3岁,你投资1块钱,有18块钱会回来;34岁投资1块,是7块钱的回报;小学是3块钱;大学里投资1块钱是1块钱的报酬;成人是负的。

城市的家庭花很多钱给他们03岁的孩子。这个是城里的IQ的分布,这是智力分数低于90,也就是智力发展慢的学生的百分比。

上海是14%——它是在上海交大医学院抽出来的城镇居民,很健康的群众样本。北京也是一样的,还有安徽的城市,广州——不管你在旧金山,在伦敦,还是在悉尼,去做这个调查,这个数据也都是15%左右。上帝就是这么安排的,有些人的智力发展就是比另外一些人低。

那农村呢?农村是怎么样的?你去查查看,我给你我的斯坦福账号,能在全世界的网络资源库里查——没有一个团队测过03岁农村孩子的认知水平——一直到我们的团队,我的同事开始做。

这个怎么测?其实很辛苦,他们要差不多3个小时去测他的IQ。你测到一个小时以后,那个宝宝就困了,要拉屎了,要换尿布了,睡觉了,非常辛苦。这是在全世界,从1967年来时用过一千万次,tenmilliontimes的一个IQ测试,是比较准确的。

我们做得怎么样?我们第一步是在陕南,从山区的农村随机抽样的1800个婴儿,每6个月我们测一次。2430个月,已经超过1000天,超过一半的宝宝发展缓慢。也就是说,一半的农村宝宝一辈子没有一个很好的IQ能够去用于学习。

后来我们又在在河北跟云南做了这个测试,得出来的数据是45%51%

或许你说,那是山区。那么下面这个是浦东的农民、民工,北京的民工,郑州、西安的民工。这个是县城的农村。这个是中部大村——河南、安徽。这是搬迁村,反正到处都是40%50%,一半。

你想这个是不是一辈子的问题?

这个是甘肃跟陕西的初中生,我们给他们另外一个测试,一半的学生是发展慢的。还有小学生——北京郊外,苏州打工子弟学校的学生,河南、安徽、江西——也是一半。

因为你要是3IQ慢,你就是到最后IQ慢——几乎一半三岁的小孩生在中国农村,所以是几乎一半的一半,几乎是1/3的中国未来劳动力,IQ是低的。

IQ低,做这个东西(流水线)不重要,你坐在那边对着机器重复同一个动作,可能甚至比IQ高的人做得更好。但是这些工厂走之后,这些人要干什么,他没有学习的能力的。

为什么会认知能力低下?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基因,基因是不能改,这个是定下来的;可是第二是营养;第三是养育。养育跟营养,如果03岁缺少,它会影响到大脑的发展,影响到IQ、行为跟以后的学习。

所以是不是03岁的农村儿童有营养问题呢?所以我们下去做贝利测试的时候,也带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的护士跟我们下去测血——我们不单是测一次,我们先测这边,再测那边,让宝宝哭两次,然后再跟他玩贝利测试,他会很开心。后来你就看,这个是6个月到18个月的婴儿,一半以上的中国农村的宝宝是贫血的,比小学生的贫血比例更高。

你再看浦东,现在你去浦东看,我们可以让农民从农村出来,可是他喂孩子养孩子还是用农村的办法——馒头、米饭、咸菜。

所以,营养不良是一个问题。但是我们觉得更大的问题是养育问题——怎么养孩子。

问题不是不爱孩子,而是怎么养孩子。我们问父母,你喜欢跟孩子玩吗?你喜欢跟孩子交流吗?如果你可以花钱让你孩子的未来好,你会不会花钱?100%yes。每个人都说,当然,当然。

这是我第二喜欢的数据——95%。我们问抱着宝宝的妈妈,你以后希望孩子会上学到什么程度?95%的妈妈、奶奶会说,我希望我的孩子上大学。95%的农民希望孩子上大学,但是现实里只有8%的农村人上大学。

我最喜欢的数字,是17%——17%的妈妈说我希望我的宝宝以后拿博士学位。她们是希望宝宝好的,但是到初中,1/3的孩子就辍学了。

她们是爱孩子的,那么问题在哪里?问题就是,我们问他们,你昨天有没有讲故事给你的宝宝听?大部分的回答是否,只有10%的人是肯定的回答。

我们问,你昨天有没有读书给你的孩子听?这个比例只有4%

我们问妈妈,昨天你有没有读书给你孩子听?她们的反应是什么?她们会笑。你们想象,你小时候,或者现在你的孩子,在鱼缸里面养一个小鱼或者养一个乌龟,那你是不是天天晚上读书给你的乌龟听?你看,你们笑了,我告诉你,你问农村里面的妈妈有没有读书给孩子听这个问题,她会发出同样的笑声——就没想过应该读书给孩子听。

原来的孩子,她们就只要他健康,要他种地,可是现在她们想要他上到大学,要上博士学位。她们不知道应该要给孩子读书。

你们看,将近80%的农村家庭只有一本儿童书或者没有一本书,他们没有书。

她们爱孩子,非常爱孩子,到处都带着孩子。

这个小孩子她只会说一句话——碰。好吧,开个玩笑。

我们可以做什么?我们团队跟几个其他的团队在中国推广一个课程,这个课程就是教妈妈怎么跟孩子玩——提高智力,提高语文,提高运动能力,提高社会感情。一个星期上一次课,有玩具,就是每一个星期给她两个玩具一本书,第二个星期来收,然后再去发新的玩具。

我们用谁来讲这个课?计生委。因为现在计生委是没事情干。结果怎么样?左边的是我们给他们干预的,就是给他们上课,右边的是控制组。

请注意这个图带给我们的两个信息。第一,我们的干预是有用的,有影响的;第二,还有很多家庭没有做到。问题在哪里?答案是一个词,叫作奶奶——因为有一半的孩子是奶奶带大的。

我觉得真正的留守儿童问题,就是03岁期间,父母把孩子给奶奶带,自己回去工作。所以就看看这个图,首先,没有干预的对照组,孩子平均IQ8853%的孩子IQ低于90,智力发展缓慢。但是我们教了6个月,上26次课,如果妈妈在家,孩子的认知发展完全正常。

仅仅是6个月的干预就起到了这么好的效果。因为中国农村什么都有,安全,家人的宠爱,什么都会给孩子,就是不知道怎么养孩子,你一教她怎么养育,就有很明显的作用。很多妈妈第一个星期、第二个星期的时候还很犹豫,不想做,但是到第三个月、第四个月,她已经看到孩子的变化,她们变成了最相信要跟孩子交流的人,所以见效非常快。就是几个月。

所以中国结果会怎样?

我们当然希望它可以往上走,跳出“陷阱”。正如之前所说,中国3岁孩子,有一半在农村。如果中国一半3岁孩子中有一半都是发展慢的,而在另外一半三3岁孩子中,认知能力低下的比例是15%,加起来也就是超过30%的中国的未来的劳动力可能会有永久性的认知能力缺陷。

中国的财政很有钱,可是不够养1/3的人,那是4亿。低工资低技能的工作没有了,4亿人要干什么?

在美国,发展慢的人是国家最大的负担之一,我们要给他们特殊教育,10%的孩子消耗了40%的教育财政——我们要提高他们的认知能力,因为如果你不帮助他们提高,你不给他们工作的能力,他们会犯罪、吸毒、失业、造反。在美国,12%的人是发展慢的,但是你看中国,这个数字可能是4亿。对此,我是特别特别地担心的。

但是我们有办法解决,我觉得这个问题必须马上解决。马上就要想想,怎么让妈妈留在农村,让她怎么教她的孩子。这个不便宜,但也不贵。

我经常说我希望中国援助非洲,但是现在每年给非洲1000个亿,我觉得就是一个月的钱,80个亿,拿出来,做小学里面的健康项目,做养育的项目,就够了,30万个村子的村民能给他养育好。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讲完了,如果政府、企业家、社会知道这个问题,就能很好地解决。

  • 顶尖材料人与落后的材料工业

    汤森路透集团份依据过去10年中所发表研究论文的引用率而确定的最优秀的100名材料学家榜单中,共有15位华人科学家入选,其中榜单前6位均为华人。但这无法改变中国材料工业落后局面,背后根本原因就是我国繁荣的材料研究背后并没有支撑起相应体量的工业应用。

    2 ¥ 0.00
  • 大兴机场,扎哈设计

    扎哈的大兴机场整体设计是共轭调和叶状结构,设计中心是叶状结构的奇异点。理论上,调和叶状结构都是可以自动计算出来的,但是现存于世的方法不超过两种。扎哈仅仅凭借敏锐的审美,就从本质上深刻洞察到这些抽象的几何理论。这也正是扎哈无与伦比的伟大之处。

    15 ¥ 0.00
  • 工业4.0,最难的路

    工业4.0玩家经过若干次探索后,他们知道,这条路可能是产业互联网的商业模式里最难走的一条。不过别低估互联网企业的学习速度,从小企业开始,迭代成熟的解决方案可以向更大规模的企业渗透,甚至可以通过投资的方式获得相对成熟的工业4.0解决方案,它们有机会。

    15 ¥ 0.00
  • 中国管理,当与德日同行

    英美模式最大的弊端就是“政府-企业-社会”非常不平衡,社会贫富分化过于严重。因为制度差异、文化差异、发展阶段和历史发展路径不同,英美不是中国学习的最好榜样,德国和日本才是。中国与德日在文化和制度方面的巨大相似性,使得这种学习和借鉴成为可能。

    24 ¥ 0.00
  • 机器视觉产业链

    目前机器视觉的基础功能可分为四大类:模式识别/计数、视觉定位、尺寸测量和外观检测,当前的应用也基本是基于这四大类功能来展开。从技术实现难度上来说,识别、定位、测量、检测的难度递增。目前看,3D视觉功能是当前机器视觉应用技术中最先进的方向之一。

    20 ¥ 0.00
  • 银行“大零售”之王

    以利润规模看,建行高居榜首,工行紧随其后;招行依然是股份行中零售业务的“翘楚”,利润甚至超越了国有大行中的邮储银行以及交通银行。股份行中的平安银行、民生银行也可见蓄势发力。上市城商行“大零售”体量则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利润增速整体居首。

    8 ¥ 0.00
  • 中国数字经济规模31万亿

    苗圩介绍,1992年我国工业增加值突破了1万亿元人民币大关,2007年突破了10万亿元,2012年突破了20万亿元,2018年突破了30万亿元。2018年国家制造业增加值占全世界的份额达到了28%以上。在世界500多种主要工业产品当中,有220多种工业产品中国的产量占居全球第一。

    6 ¥ 0.00
  • A股游戏公司研发榜

    从2019年上半年来看,仅有4家企业在2.28亿元之上,意味着有高达70%的游戏公司研发投入是不足2.28亿元,这些企业大部分都或多或少存在各种问题。比如连续多年套现、高管频繁离职的掌趣科技;比如曾经的A股亏损王天神娱乐;再比如被质疑演变成投资公司的天神娱乐等。

    16 ¥ 0.00
  • 交通强国路线图

    《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提出到2035年,基本建成交通强国。基本形成“全球123快货物流圈”(国内1天送达、周边国家2天送达、全球主要城市3天送达),在加强新型载运工具研发方面,提到实现3万吨级重载列车、时速250公里级高速轮轨货运列车等方面的重大突破。

    11 ¥ 0.00
  • 日企研发投资大比拼

    这份研发投资问卷调查是日刊工业新闻社的固有项目,始于1988年。此次的问卷调查中,共有189家日本企业回复了其关于2019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研发预算计划。投资金额排名前四的分别是丰田、本田、日产和电装,且资金重点流向CASE(网联、智能、共享、电动)领域。

    9 ¥ 0.00
  • 世界帝国格局演变

    在13世纪横扫了欧亚大陆60%以上地区的蒙古帝国,是人类历史上头号帝国;在19世纪势力范围遍布五大洲的大英帝国,在这个排行榜上仅次于蒙古帝国;而曾统治了世界36.6%人口的大清帝国,则排在第三位。而21世纪初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利坚合众国,只能排名第10位,

    1 ¥ 0.00
  • 中国家庭财富调查报告

    2018年我国家庭人均财产为208883元,同比增长了7.49%。城镇居民家庭房产净值占家庭人均财富的71.35%,农村居民家庭房产净值的占比为52.28%。93.03%的居民家庭拥有1套住房。我国居民家庭金融资产配置结构单一,依然集中于现金、活期存款和定期存款,占比接近九成。

    0 ¥ 0.00
  • 几何学与人工智能的关系

    黎曼可能压根也没想到自己的猜想能对100多年后的密码学有所帮助。因为研究素数在“科学的皇后”——数学里被认为是最纯的数学,是与应用毫无关系的数学。这种纯性让数论成为了“数学的皇后”。所以,数学的鄙视链是不允许他去推测素数分布在密码学中的应用的。

    1 ¥ 0.00
  • 规划出的日本东京湾区

    依靠人工规划而建成的东京湾区,以日本国土面积的3.5%,创造了超过1/3的日本GDP。从上世纪50年代的25%左右占比,到30%左右,近年又进一步上升到35%左右,是日本经济的最重要组成。其成功,离不开日本五次综合开发计划、五次首都圈基本规划和首都圈大都市地区构想指导

    9 ¥ 0.00
  • 粤港澳湾区新材料产业分布

    就目前湾区来看,港澳主要以第三产业为主,新材料产业规模很小,主要是以创新研发及总部运营为主。而珠三角九市则形成了从研发到制造、再到应用的产业链完善的新材料产业体系。根据相关规划,2020年大湾区新材料产业总产值规模将超过10000亿元

    21 ¥ 0.00
  • 压垮清朝的一场产业跃进

    1879年,光绪五年,开平煤矿投产,光绪皇帝批准建设唐山至胥各庄铁路用于运输。两年后,蒸汽机车上路。铁路实实在在的好处改变了中国人的排斥心理,一股大兴铁路之风迅速蔓延。清政府也迫不及待想在全国推广铁路。只是在热闹背后,是一个没有准备好的农业社会。

    15 ¥ 0.00
  • 工业化造富主体:房地产

    过去10年,在中国买房的人都是人生赢家。房子越来越值钱,与中国工业化进程密不可分。工业化时期中国经济靠货币和地产驱动,两者互相强化,使得房地产成为经济和信贷的核心,以及居民财富的主要来源。但是随着工业化的结束,财富创造主体也将会发生相应变化。

    12 ¥ 0.00
  • 未来10年,房企洗牌

    最迫切的转型是住宅开发本身商业模式,有高周转率核心竞争力的房企将会胜出。高杠杆下被迫快速出货的不是真正的高周转,真正的高周转是三位一体的高周转:从资产转为库存+从库存到销售+从销售到回款的高周转。虽然RIETs大规模的机会还未开启,然而它已经开始

    13 ¥ 0.00
  • 人类演化的三次智力觉醒

    人类获得物种霸主的地位,带有很大的偶然性。回溯人类演化的各个阶段,三次智力觉醒扮演了关键性角色。获得讲故事本领的语言革命可能是致命武器;思维方式的科学革命,让人们希望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心智革命是延续,主要发生在人工智能与脑科学领域。

    15 ¥ 0.00
  • 最隐秘LP:家族基金

    对于VC/PE而言,家族财富正是一群隐秘而阔绰的金主。20%左右体量比较大的家族基金配置中,私募股权占比最多在50%以上。2018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1000万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达到197万人,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到190万亿人民币,预计2019年底将突破200万亿。

    10 ¥ 0.00

网站首页    特别关注    农村儿童的发展怎样影响未来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