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管理 地缘经济的研究与案例

登录
注册
3
1
2
4
5
6
7
8
9
10

材料之殇:难产中国心

材料对技术的限制有多严重?仅以机床为例,机床是削金属的工具,精密机械结构都是靠削出来的。高速加工时,主轴和轴承摩擦会产生热变形,影响机床的加工精度。精度的影响与刀具的磨损误差,使得大量的国产设备,即便采用更精巧的设计,性能仍然落后一截。
2018-08-14
 

作者:叶良辰

来源:老和山下的小学僧

原题目:《材料之殇:难产中国心》2018.02更新

 

都说航空发动机是工业皇冠上的明珠,那到底“明珠”在哪?砖家们哔哩啪啦讲了一堆,咱学识浅薄,用白话文单说最难一点。

依惯例,从小学知识说起。

发动机向外喷东西越多越快,产生的推力也就越大,但是燃油炸药这些,爆炸速度已经接近分子间传递信息的理论极限。如果基础物理不突破,那么为了提高推力,就只能拼命往发动机里塞更多燃料。燃料一多,空气就不够烧了,所以又得装个“抽风机”。这就是发动机的基本原理:压缩更多的空气供更多的燃料燃烧。

问题就出在这个抽风机上。

这张图囊括了发动机的几乎所有基本原理,三大核心部件:高压压气机、主燃烧室、高压涡轮,再加两个关键词:内涵道、外涵道。

高压压气机就是一台“抽风机”,和后面涡轮连成一体。风扇先把空气吹进来,压气机高速旋转,把空气压缩到燃烧室,燃烧产生的强大气流往外喷射产生飞机的动力,同时推动后面的涡轮转动,涡轮转动带动前面的压气机转动,继续压缩更多的空气进来。

看晕的同学再捋一捋:压气机旋转的动力来自涡轮,涡轮旋转的动力来自燃料燃烧,燃料燃烧的空气来自压气机的压缩,这三角恋也是够复杂的。

 

索性补几个名词解释:

外涵道和内涵道的比例叫“涵道比”,外涵道的空气不进燃烧室,直接向后喷出。外涵道比例大的,叫“大涵道比发动机”:省油、低速,适合客机货机等大型飞机;外涵道比例小的,叫“小涵道比发动机”,费油、高速,适合战斗机等小型飞机。

这种前面一个风扇,后面一个涡轮的发动机,叫“涡轮风扇发动机”,简称“涡扇发动机”。

如果把内涵道无限缩小,这就是一台“涡轮螺旋桨发动机”,简称“涡桨发动机”。

如果把外涵道无限缩小,风扇也就没必要了,这就是“涡轮喷气发动机”,简称“涡喷发动机”。

行文至此,干货来了:高压涡轮的叶片就是全世界最难最难最难制备的材料,工作环境极为恶劣:高温、高压、高强度!这就是所谓的工业皇冠上的明珠,也是xx最短的短板,没有之一。

上图这造型就是典型的涡轮叶片。在燃料和叶片的关系中,燃料的盈余量很大,所以无论叶片有多牢靠,多倒些燃料,就可以紧紧把叶片逼到奔溃边缘工作。为了充分压榨叶片,还有很多冷却技术,比如,叶片上的小孔,工作时有高速气流喷出,在叶片表面形成一层气膜,这叫“气膜冷却技术”。

发动机里温度最高的便是涡轮前面那段,这叫“涡轮前温度”,是衡量发动机代差的主要参数。因为耐高温是硬功夫,只要这点追上了,哪怕其他参数不行,也可以通过设计快速提升,这个进度是可预期的,但材料研发的进度是说不准的。

涡前温度每提高100K,推力增加15%,相差200K就意味着相差一代。听说涡前温度全球平均每年提升10K,有人说xx发动机落后美帝20年,估计就是根据这个算出来的。

 

虽然发动机结构设计也很复杂,但难度无法与材料相比,想办法弄一台样品,直接山寨就是。别嘲笑山寨,这家伙还有个帅气的正经名字:逆向工程。写论文第一步都是文献综述,任何研发工作,首先了解同类产品并借鉴升级,是非常合理的做法。任何国家都这么干,以前这么干,现在这么干,未来还这么干!只不过xx底子薄,现在干得更多而已。当然了,像发动机这么复杂的机器,自己没有吃透,也是不可能完成山寨的。

举个例子。某年,歼六发动机连续断轴,一度导致60%飞机停飞,严重影响空防。折腾两年才搞明白,这个发动机山寨了相当部分毛子的设计,但有一处倒圆角半径出了问题:

毛子设计是0.6mm-0.8mm,无奈xx的刀具材料不过关,圆角刀两侧磨损过快,于是加工时半径少了0.2mm。就因为这0.2mm,导致应力急剧增加,涡轮轴断裂,多次酿成机毁人亡事故。想想,一个发动机需要多少这样的细节组成?

而整个军工需要多少这样的细节组成?现代军工体系的庞杂超乎想象!从某种角度说,军工其实是“阳谋”,比拼的就是人员和投入!这个严密而庞大的体系才是最高的技术门槛。

扯远了。

正因为极端条件下的苛刻要求,美帝有些发动机,为了减少不必要的连接和缝隙,核心部件就从整个大铁疙瘩里一点一点削出来,俗称整体叶盘。

叶片和圆盘连在一起,不但更牢固,重量还能下降30%xx心领神会,据说已经引进了最先进的整体叶盘制造技术。

这图就开个玩笑,自家展会上的,只是试刀用的样品。整体叶盘逐渐成为发动机主流,美帝计划2020年战斗机涡轮全采用整体叶盘,不过加工这玩意儿手艺不是一般的高明,通常需要五轴联动机床。说到机床,哎……

顺便说一说美俄思路的差异。毛子的数学功底是融到骨子里的,所以毛子经常靠线性计算搞定一切。苏27的发动机就是用销钉固定,毛子就是任性的把受力分布计算到极致,发动机硬是不散架!这功夫也是没谁了!

虽然航空发动机极高温极高压,但工作时间毕竟短,还有一种场景是温度压力稍微低点,但工作时间非常长,由于温度和时间具有一定的当量关系,这其实是一回事。对钢的稳定性评价通常采用“高温长时效试验”,举例来说:蒸汽轮机叶片钢试验时间通常要超过10000h,若把温度提高到670度,试验时间可以缩短到400h

所以除了航空发动机,xx的大功率蒸汽轮机、燃气轮机也是苦的一逼!

很多同学就不信邪了,为啥材料这么难?这还是怪人类科技太落后,什么都要靠试验,只能通过一次一次试验,才能找到最优方案。做材料和炒菜差不多,最后的成份都知道,猪肉萝卜炖粉条,比例也数得出来。但其中的入锅顺序、火候、食材的预处理、种菜的肥料、养猪的饲料、用的什么锅什么铲,一概不知,所以xx看着一道道好菜,只能流口水。

  学术点说,就是不同的原子按照特定的规律排列,我们能分析出材料的排列分布,但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原子按这样的规律去排列。

知道劳斯莱斯吗?其实他们做汽车是闲着玩玩,最牛的技术是航空发动机,同水平的全球仅三家,还有2家是美国的通用和普惠(不是卖电脑那家)。

材料对技术的限制有多严重?仅以机床为例,机床是削金属的工具,精密机械结构都是靠削出来的,机床对于工业,就像纸笔对于学生(只用电脑,不动纸笔的学生请走开)。高速加工时,主轴和轴承摩擦会产生热变形,导致主轴轴线的抬升和倾斜,从而影响机床的加工精度。正因为这点加工精度的影响,外加刀具的磨损误差,使得大量的国产设备,即便采用更精巧的设计,性能仍然落后一截。

xx这几年疯狂的投入,几乎没有什么折腾不出来的。大学时听老师说,F16的发动机图纸,早早就有了;中科院可以扫描出最先进芯片上所有的设计细节;如此等等。唯独材料,将庞大的技术积累,死死卡在瓶颈上!大部分所谓的核心技术,归根结底,就是材料!

话说回来,xx怎么说也是五大流氓,并非一无是处,如果不要求第一,只要求前五的话,还真没啥不会的技能。

20166月,一则《中国航空发动机材料重大突破,寿命优于美国1~2个数量级》的新闻让许多人一阵骚动,细细拜读陈教授大作,只能说“进步很大,但差距依然不小”。简单解析一下:这则新闻源自南京理工大学陈光教授团队在《NATUREMATERIALS》(影响因子38,搞科研的同学都吓尿了吧)上发表的一篇论文,大意是“高温PST钛铝单晶”取得重大突破。

  材料制备,本质上就是让原子按某种规律排列,高雅一点叫:定向结晶。这和兵法阵形差不多概念:让原子排列的方向,全部对着受力方向,这样的金属叶片强度就高。但是高温下,金属都会热胀冷缩,经这一折腾,阵形就乱了,高雅一点叫:高温下的合金蠕变。

  陈教授研究的钛铝合金,属于比较主流的发动机叶片材料。陈教授在合金结构里加了Nb,这可不是撒胡椒粉那种加法,加Nb是很讲究的。Nb有啥用呢?这阵形的主力士兵是钛铝原子,在阵形的关键位置,安排了Nb原子这个传令兵,士兵就不怕走散,可以分开的距离就更大一些,在材料上表现为延展性能提升。同时,这个传令兵也不会让士兵分的太远导致阵形溃散,他会把士兵控制在一个有效范围内,这在材料上表现为拉伸强度提升。

PST900度下抵住了637MPa的高拉伸强度,什么概念呢?--“这简直屌炸天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材料学家说。

蓝色线是美国波音客机GEnx引擎中的合金(简称4822合金)的蠕变抗力,红线是陈教授的PST钛铝单晶,线条往上翘就表示挂了。解读一下:

100MPa蠕变应力:4822不到100小时就挂了,PST超过了800小时还没挂,看趋势不知道多久会挂。

150MPa蠕变应力:4822抗了5个多小时,PST抗了350小时。

210MPa蠕变应力:4822抗了1个多小时,PST抗了100小时。

这就是新闻上说的比国外先进2个数量级的那个参数。在钛铝合金这块,xx算是出头了。

 

  为啥还说差距依然不小?

  但凡上天,减重自不用多说,原则上,叶片重量越轻、强度越高,越好。所以发动机会根据不同级叶片的工作环境,采用不同的材料,尽量降低发动机重量。钛铝合金和镍基合金,前者轻但不牢靠,后者牢靠但重,两者密度相差一半。

  陈教授的PST合金可以耐900度,通常认为气膜冷却能贡献400度,隔热涂层能贡献100度,这样算下来,保守估计锅前温度能到1750K,这基本可以搞定三代发动机。拍着脑门想想,若现有三代发动机全用PST替换,这画面真是不敢想,搞不好推重比全都超过10了!就连美帝也得哭!

  但是在1000度条件下,PST拉伸强度下降到238MPa,估计很快被扭成麻花。所以四代发动机,只能用在压气机和低温涡轮那里,核心的高压涡轮还是够呛。比如,美帝有款发动机的高压压气机共9级,前3级钛合金,后6级镍基,这6级基本可以用PST替换,还有新闻里的GENx,低压涡轮的镍基合金也可以被替换。

不过四代发动机还得用上镍基,xx的镍基合金仍处于被吊打的阶段,高端镍材全靠进口,基本被美德日垄断。看看美帝的四代镍基合金EPM102400MPa/1000度,轻松撑过1000小时,对数据不敏感的同学回看一眼PST的参数(210MPa/900度,116小时)。

 

战斗机还有“开加力”一说,就是在发动机后面再装一个大圆筒,紧急时刻拼命往里倒燃料。这和吃兴奋剂没区别,瞬间增加50%的推力,但对材料的磨损极其严重,非常影响寿命!发动机在加力状态下,一般不会超过5分钟!

“最大推力”是指开加力的推力,“中间推力”是指不开加力的最大推力。

 

有了这些知识打底,咱就能解读一些新闻了。

涡扇-10WS10,俗称太行发动机。

xx的第一台大推力发动机,大涵道比结构,用于大型军用飞机。延伸型号则装备最先进的三代机,歼11B。看几条官方公布的新技术:

1)“低压涡轮两级导向叶片空心、三联整体无余量精铸结构,与高压涡轮对转。”啥意思呢?如果所有的叶盘往一个方向转,就会带着发动机也朝一个方向转,固定支架的压力就很大;如果一个向左转,一个向右转,就可以抵消旋转产生的力,这个道理很简单。据说这种设计在此类发动机里很少见,但这对发动机叶片耐高温没啥帮助,也不能因此而多倒燃料。

2)“三级风扇为带进气可变弯度导向叶片的跨音速气动设计。”啥意思?气动是xx强项嘛,不过这种设计还是提升不了发动机的层次。

3)“借鉴国际上先进的气膜冷却技术,大胆采用了复合气冷空心涡轮叶片。”终于说到点子上了,叶片能承受更高的温度,尽管倒燃料吧!

4)“纳米氧化锆热障涂层技术应用于高压涡轮导向叶片以及低压一、二级导向叶片。”这个好理解,叶片更耐热了,不错不错。

5)“第Ⅳ级和Ⅷ级高压压气静子叶片,首次实现高温合金叶片的冷辊轧。”这个也不错,同样的材质,冷辊轧的性能会更好点。

6)“首次采用整体铸造钛合金中介机匣。”这是发动机最重要的承力结构,整体铸造的强度寿命都会更好些。

总体来看,涡轮前温度1747K,最大推力13-15吨,推重比大约8,有不少新的设计,估计已经用上那个最新的钛铝合金了。如果镍基材料追上来,性能肯定还能升,现在虽比不上美帝,但也算是合格大流氓了。

涡扇-15WS15,俗称峨眉发动机。

尚未出世,为J20等四代机定制的小涵道比矢量发动机,“矢量”就是喷口能拐弯的意思。二三级风扇和前三级高压压气机为整体叶盘,钛合金材料;高压涡轮叶片是所谓的国内第三代单晶材料,估计研发就是卡在这里了。设计参数:涡轮前温度1850K,最大推力16-18吨,推重比大约10

对比一下美帝F35的发动机,全世界最牛逼的普惠F135:涡轮前温度大约2000K,最大推力19吨,推重比11.7。强调一点:美帝是现役的,xx是研发中的。

简单看一眼现役老装备:

涡扇-9“秦岭”,推重比5.05,推力约5.5吨,装备飞豹;

涡扇-13“天山”,推重比7.8,推力约5吨,装备枭龙,飞豹;

涡喷-14“昆仑”,推重比6.4,推力约5吨,装备歼-8,歼-7系列;

涡扇-500,用于无人机和巡航导弹,推力500kg,这是整体叶盘技术非常成功的应用案例,和西方差不多同一水平了。所以,xx这几年的无人机和巡航导弹一个比一个叫的响。

涡轮叶片想要全面赶超美帝,或三五年,或一二十年,反正不可能一夜圆梦,就死了这条心吧!不过,xx这位老司机,弯道超车可是一把好手。发动机的弯道在哪儿呢?

若在大气层内速度超过2倍音速,那些涡轮无论多牛逼,都会被离心力甩断裂,于是就有了新套路:“冲压发动机”。

速度快到逆天后,迎面吹来的风就比抽风机还要多,所以可以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涡轮全扔了,就一个空牢牢的圆筒就行。这种发动机很轻,最多不超过1吨,但产生的推力却可以达到30吨,功率相当于200个火车头!冲压发动机的原理,就决定了这货只有在高速状态下才能开启,3倍音速以上的飞行器,基本都是冲压发动机。请看涡喷发动机和冲压发动机的区别:

因为不需要高温高压的叶片,xx一下子就活络了,气动外形可是咱强项啊!为什么xx的超音速巡航导弹、反舰导弹、防空导弹牛逼,这下明白了吧?

当然,这弯道超车也不是谁都能玩的,搞不好就得翻车,尤其是6马赫以上的超燃冲压发动机。这相当于在超音速的大风中点火(16级台风的风速也就50m/s),非常容易熄火!

美国NASA研制的高超音速飞行器X-43A,最高速度达9.7马赫,因为燃料无法持续的问题被放弃。后来的X-51A“乘波者”几次试飞,虽然完成了超燃冲压发动机的点火,但燃烧室气流不均匀导致的燃烧不稳定也是个头大的问题。

据说(xx的消息都要据说),xxDF-ZF(美帝称WU-14)已经稳定试飞N次了,有说法称这货已经超过美帝了。考虑到当年“钱学森们”留下的雄厚的气动功底和近乎变态的风洞,再考虑到冲压发动机不需要涡轮叶片,这说法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除了冲压发动机,最后还有一种解决方案,可以自带氧气嘛。这也不需要抽风机了,也就没有后续那一堆烦心事了!呵呵,这是火箭发动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本经改日再念。

本着“世界上只有中国和外国两个国家”的原则,航空发动机任重而道远!

  • 中国快递一年500亿件

    2018年,中国快递量人均36件快递,总计507.1亿件,占全球一半以上,超过美日欧发达经济体的总和。中国有大型快件自动化分拣中心232个、大约300万名快递员,日均快件处理量达到1.4亿件,最高每天处理4.2亿件。农村地区累计收投快递120亿件;制造业各领域每年约有9.4亿件。

    8 ¥ 0.00
  • 加勒比海盗拍摄技术

    iMoCap(基于图像的捕捉),演员身穿带有特定跟踪标记的套装,来帮助重建现场表演,有时会有多个监控相机在3D空间对演员表演进行三角测量。既然说到iMoCap,就必须得提一提这个领域的先驱者工业光魔(ILM),他们在2006年电影《加勒比海盗2:聚魂棺》中率先推出iMoCap技术。

    14 ¥ 0.00
  • 海德汉数控,一天=32小时

    在普通8小时的白班中,机床操作员为系统装件、输入任务、为两台加工中心提供必备的刀具和冷却润滑液,并执行需要的维护。这些操作后,每台加工中心可高生产力地生产至少16个小时。 Carlos继续说:“由于该自动化系统,一名员工一天的生产时间可达32个小时。”

    5 ¥ 0.00
  • 高精地图江湖

    随着技术的迭代和进步,世界正在进入数字世界,地图(准确说是高精度地图)是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桥梁,将会显得无比重要。;除了华为、美团、京东等公司,希望进军地图领域外,还有一些行业的巨头计划拥有地图能力,方式就是通过申请资质或者是并购标的的方式

    4 ¥ 0.00
  • 云安全的12个阴暗面

    过去十年,云计算和云安全取得长足进步,越来越多的企业对云安全的认知,从顾忌和恐慌,转变为盲目信任和依赖。但是近年来随着国内外云安全事件的不断发作,企业必须重新审视云安全问题,制定不偏不倚的云安全策略。以下,CTOCIO列举企业云计算安全问题12个阴暗面

    5 ¥ 0.00
  • 美国,快速崛起的LNG帝国

    美国2019年5月,已成为世界第三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预计2025年将成为世界第一。 2017年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2018年美国液化天然气的出口量位居世界第四,排名卡塔尔、澳大利亚和马来西亚之后。2019年5月,美国已经超越马来西亚,成为世界第三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

    11 ¥ 0.00
  • 中国经济的韧性

    二战后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世界贸易组织等等,都是一个系统性世界秩序体系逐的步建立过程。74年和平发展,也积累了很多问题,需要系统性的建立一个科学有效、公平公证的秩序、格局。更为系统的科学管理体系,会使整体经济保持一个高效、良好的高质量的增长

    8 ¥ 0.00
  • 新兴市场国家的增长难题

    在当前权力转移的大背景下,任何一个新兴市场国家都无法避免经济波动、下行和周期性衰退的风险,寻求在世界秩序大调整的变局下生存与繁荣。无论是主张完全自由经济的哈耶克还是主张政府干预的凯恩斯主义,都无法完全解释新兴市场国家的发展奇迹和面临的挑战。

    6 ¥ 0.00
  • 司法长臂,美经济霸权支撑

    为什么全世界拥有主权的国家对于美国的“长臂管辖”无能为力?关键是美国通过美元和互联网掌控着全球经济体系。全球化时代,任何国家和公司如果被孤立地排除在全球化之外,成为经济政治孤岛,那就意味着它在这个世界上被剥夺了发展乃至生存的基本权利。
    美国最先在联合国提出通过打击腐败的国际公约。但其他国家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法律陷阱。又希望国际商会接受其主张,也没效果。美国游说经合组织(OECD),于1997年通过公约。这样美国司法的“长臂管辖”原则就通过《海外反腐败法》及其国际法化,伸向了世界各国。

    27 ¥ 0.00
  • 扯淡的金融创新

    眼花缭乱的金融创新其实都是借创造更多形式发放贷款的一种借口和理由罢了。金融创新跟经济发展之间,很难认定金融是推动经济发展的根本性证据。过于注重资产端的利益获得,而仅仅以提高风险容忍度为前提的金融创新,本质都是拿未来的利益来换取当前的效益罢了

    16 ¥ 0.00
  • 最隐秘LP:家族基金

    对于VC/PE而言,家族财富正是一群隐秘而阔绰的金主。20%左右体量比较大的家族基金配置中,私募股权占比最多在50%以上。2018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1000万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达到197万人,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到190万亿人民币,预计2019年底将突破200万亿。

    3 ¥ 0.00
  • 政府引导基金首次清理子基金

    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深创投发布通知,正式公布了25只清理子基金以及12只缩减规模子基金名单。清理总规模达645.526亿元,收回金额超过140亿元。这是政府引导基金首次公开大规模清理及缩减参投子基金规模,预计未来1-2年内可为创投行业带来千亿规模的资金释放

    10 ¥ 0.00
  • Costco低价之谜

    Costco定位中产、聚焦在中高收入群体聚集区。我们认为Costco同店增速领先的核心原因在于Costco拥有持续提供优质商品和服务的能力。会员制度一方面提高顾客转换成本,另一方面会员费这种“先期投入”,一定程度形成“自助餐效应”,提高顾客的购物频率从而带动同店增长。

    10 ¥ 0.00
  • Costco在中国能逆天吗

    雷军:进了Costco只要闭上眼睛买,这是一种信仰。Costco自问世起就致力于提供物美价廉的优质商品。Costco在发展中几乎未出现过颓势,一直处在稳步增长的路上。贝索斯视其为“最值得学习的零售商”,查理·芒格称之为“最想带进棺材的企业”。能否在中国市场续写商业传奇?

    7 ¥ 0.00
  • 盲盒经济:好奇掏空你钱包

    过去一年闲鱼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每月发布的闲置盲盒数量较一年前增长320%,最受追捧的盲盒价格狂涨39倍。很多玩家不惜壕掷千金抽盲盒,而且一旦入坑便欲罢不能。国内盲盒产业的最大“推手”之一泡泡玛特2018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155.98%,净利润同比增长140倍。

    8 ¥ 0.00
  • 借鉴苹果十年,炼金华为产业链

    2010年拉开了苹果产业链至今长达10年的投资机会。路径大致分为三个阶段:2008年下半年至2011年上半年、2012年下半年至2015年中、2015年下半年至2017年底。各阶段指数与所列经典标的平均投资时长分别为24.3个月、36.6个月、24.6个月。三大阶段的平均涨幅分别为8倍、7倍和2倍。

    17 ¥ 0.00
  • 汽配商财技,吞下8倍营收同行

    格拉默成立于1880年,迄今业务范围覆盖19个国家和地区。2017年,继峰股份营业收入仅为19亿元,格拉默的营业收入则达到158亿元,前者仅为后者的12%。王氏家族利用定向可转债等多种金融工具,步步为营,拿下格拉默控股权,成功将其私有化

    53 ¥ 0.00
  • 日本大萧条时的价值投资秀

    价值投资在大萧条中的有效性:许多人认为“价值投资”需要很多外部条件,比如巴菲特在股东信中提到的“国运”。事实上价值投资是在各种环境都非常有效的策略。从泡沫经济破灭、经济开始衰退的日本来看,做多低估值做空高估值股票的策略,能获得很高的收益率。

    10 ¥ 0.00
  • 被玩坏的点评

    虚假点评的“繁荣”产生的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在线点评质量的极速下滑。根据评级分析工具Fakespot估计,52%的沃尔玛评论和30%的亚马逊评论是假的或不可靠的。仅在2019年3月,亚马逊遭遇了超过200万次未通过购买确认的评论–其中99.6%为5星。大多数是非品牌电子产品的评级。

    6 ¥ 0.00
  • 靠什么创造企业价值

    DDM在纷繁复杂的环境中解开了价格的表相,同时也错误地让我们把现金流理解为企业价值创造本源。企业和资产堆积之间有一个本质的区别:资产堆积就把资产堆在一起,但是企业是有一堆人组织在一起。企业是一个有效组织,而这个有效的组织是创造出企业价值的源泉。

    8 ¥ 0.00

网站首页    智能工业    材料之殇:难产中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