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管理 地缘经济的研究与案例

登录
注册
s1

苏联能源进化简史

苏联能源从煤炭到石油的进化史,伴随着苏联革命导师们的意志,同时也夹杂着导师们也无法左右的政治妥协。强人们都想将能源消费结构调整至自己认为合适的组合中。俄罗斯的煤炭储量固然排世界第二,但这种意志的实现往往远不似市场的自由调节那么水到渠成。
2019-09-04

【作者:方亮;来源:能源《苏联能源进化简史:从煤炭到石油》2013.11】

 

  苏联能源从煤炭到石油的进化史,伴随着苏联革命导师们的意志,同时也夹杂着导师们也无法左右的政治妥协。

  2013年8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庆祝“矿工节”时宣示,要通过兴建燃煤电站和港口、铁路等运输基础设施的方式努力振兴俄煤炭产业。眼下,在俄能源消费中,煤炭仅占14.4%,这与1950年代时65%的高峰形成了鲜明对比。

  遥想当年,煤炭的老大地位难以撼动,哪怕是列宁、斯大林也无法用一己意志让其极为重视的石油迎头赶上。

到了普京时代,煤炭石油早已易位,新的“大帝”又要扶煤炭一把。不管谁扶谁,强人们都想将能源消费结构调整至自己认为合适的组合中。俄罗斯的煤炭储量固然排世界第二,但这种意志的实现往往远不似市场的自由调节那么水到渠成。

 

  列宁的偏爱

  对于在短时间内迅速实现了国家的工业化的苏联来说,其工业成功必离不开能源产业的先导性发展。事实恰是如此。这个国家首位领袖列宁便对能源产业极为重视,他坦言:“只有在矿物燃料的基础上,作为共产主义社会基础的大工业才可能实现。”

  可他的共产主义梦想却首先遭遇了一场国内革命战争。这场1917-1922年的战争中,那个用来建设共产主义社会大工业的矿物燃料基础首先成了布尔什维克政权得以扛过战争生存下来的基础。那场战争中列宁的多次讲话中都可见到“燃料短缺”这个词组,他强调要不惜一切代价让火车重新开动起来,并多次指出“燃料危机威胁着苏维埃政权”。于是,他一边厢抵御多国干涉军和白军,另一边还不忘向各地派出专家和技术人员,寻找煤炭、石油、页岩和泥煤。联共(布)第七次代表大会强调,煤炭、石油、钢铁是保证苏维埃共和国经济繁荣和外部安全的重要工业领域。

  据列宁当时的图书管理员马努恰良茨介绍,一本名为《俄罗斯铁路》的地图册是列宁的案头工具书,那上面被列宁标注出许多油田信息,可见其对石油产业的重视。但是就像第七次代表大会的表述一样,在苏维埃政权乃至列宁本人当时的许多表述中,煤炭都排在石油的前面。无论出于什么考虑,这都从一个侧面显示了煤炭在当时领导人心目中排在石油之前的地位。

  战争之后,列宁提出要将国家的电气化视为实现共产主义的必要技术手段。他那句名言“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整个国家的电气化”,将这一技术手段抬升到了极高的政治地位上。

  于是,苏维埃政权从1921年开始实施著名的《全俄电气化计划》。就像联共(布)第七次代表大会和列宁本人强调的那样,能源产业在这个计划中被放到了基础性地位。该计划对各种能源品种进行了详细对比,并给出了这样的判断:“在俄罗斯诸种能源品种中,石油占据着特别的优势地位,这是由其开发的简易程度和运输的便捷程度决定的”,“对石油的开发正开始取代煤炭开发的地位,许多经济学家确信,我们达成电气时代之前的过渡时期将是一个石油时代。”

  很显然,在案头书中标注大量油田信息并曾准确地指示专业人士将油田勘探重点放到乌拉尔-伏尔加地区的列宁很偏爱石油,这才有了《全俄电气化计划》对石油的特别强调。

  早在1918年5月,列宁就签署了石油产业国有化和国家专营石油开采及石油制品的命令,在刚刚夺取政权之际他便急于将黑金产业夺取到手,从中更可见其对这一能源品种的重视。但奇怪的是,在《全俄电气化计划》的能源开采规划部分,石油却只“分得”未来能源消费10-11%的比例,远低于煤炭。

  按照规划,1920年开采量分别只有870万吨和390万吨的煤炭和石油到1935年开采量要分别达到6230万吨和1640万吨,也就是让煤炭开采量增长至原先的7.1倍,让石油开采量增长至原先的4.2倍。这多少还是让人感觉列宁之前对石油的强调仍得屈从于现实。

  或许是应了那句话,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立国之初,煤炭产业工人的力量显然更加强大。1923年,采矿工人举行的罢工数量最多,达到155次,共有77189名矿工参与。他们要么抱怨工资太低,要么不满于拖欠工资。庞大且多有不满的这个群体不可能不引起领导人们的重视。煤矿工人在中央便有更多的利益代言人。有观点认为,当时强大的“煤矿产业游说团”让石油始终无法取代煤炭。

从苏联立国到30年代,石油都始终没能竞争过煤炭。1928年,苏联能源消费中煤炭与石油的比重分别为30.1%和10.9%。而到了1937年,这组数字则为47.5%和16.1%。《全俄电气化计划》完成的1935年,煤炭开采量达到1.098亿吨,石油开采量则为2520万吨。

 

  德国的榜样

  其实,从苏联立国之初的情况来看,煤炭与石油产业都面临着严峻状况。《全俄电气化计划》中,煤炭的开采规划中明言,在1930年前恢复和改造被破坏的煤矿,并新开发50处新煤矿。这方案以“恢复”为先期目标,实在是因为一场国内革命战争将煤炭产业几乎破坏干净。

  顿涅茨克、莫斯科州、乌拉尔地区和远东地区煤矿矿井的地面设施被彻底摧毁,其中许多矿区矿井被注水,而矿井无人维护后的自行崩塌加剧了整个煤炭行业的惨状。苏联成立的1922年,全国才开采了1120万吨煤炭。1913年这个数字是2920万吨,可见国内革命战争破坏之烈。

  石油产业同样如此。在沙皇时代依靠诺贝尔家族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经营得到迅速开发的巴库油田在经历了国内革命战争后已经基本停止运转,而它当时是新政权除格罗兹尼外唯一的石油来源。

  战争之后,巴库油田地面设施的木质部分基本被腐蚀殆尽,金属部分也大多锈蚀,重要设备大多已被拆掉运走,可当时并没有其他设备和材料用来更替被拆掉的。更严重的则是管理人才及石油工人的缺失。一部分工人被征调到战场上,大批亚美尼亚裔工人则在巴库于1918年爆发的一场反革命运动中远走他乡。1913年,巴库石油工人为30650人,1920年仅为10032人。1913年,全国开采石油1030万吨,1920年仅为390万吨。

  从数字上看,煤炭的“起点”比石油略高,但远不到30年代二者差距那么大。除了矿工力量大及其游说团数量多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德国的示范效应。

  1931年,德国的两位化学家伯吉斯和波施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帮助他们获奖的便是他们研究的煤制油技术。波施既是一位化学家,同时又是当时世界最大的化学工业康采恩德国IG法本公司的董事会主席。

  这家公司曾资助纳粹党及希特勒,之后一直与德国法西斯势力有着密切联系。而两位化学家的煤制油技术恰恰就是在德国纳粹政府的需求下被研究出来的。当时纳粹政府的考量是,用煤制油技术所制得的燃料来让多煤少油的德国“扬长避短”。在纳粹发动的二战中,这种技术为纳粹德军提供了燃料方面的极大帮助。

  但这种煤制油技术有一个致命缺陷——成本太高。它的生产成本是当时从墨西哥进口的石油价值的45倍。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仅仅为了满足希特勒的需要而不考虑成本研究出来的技术,尽管它获得了诺贝尔奖的肯定。当时希特勒说:“我们必须获得燃料独立地位,这将直接决定战争的结局,而为取得这种地位所付出的成本是无需过多考虑的。”

  就这样,德国在30年代“押宝”煤炭,并且还取得了工业生产中的诸多成功。这对于当时深受德国影响的苏联政府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诱惑。德国的表现让苏联领导人一度相信,没有石油,国家一样可以成功。于是,莫斯科也开始将目光投向煤制油技术。1930年,苏联计委甚至已经做出50%液态燃料从煤炭中获取的计划。

而这种政策上的倾向性自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石油在30年代也无法超越煤炭的局面。

 

  斯大林也难挺石油

  确立了农业集体化政策的苏共十五大上,斯大林讲话称:“谁在石油工业中拥有优势,谁就在未来的战争中占据主动。”

  苏联新领袖的话再明确不过,要着力发展石油工业。其实,自丘吉尔在一战前让英国海军改用石油那次战略决策取得巨大成功,“煤转油”已经是世界性的趋势。所以斯大林同列宁“英雄所见略同”,他们只是都注意到了世界趋势并看到了石油相对于煤炭的优势。在那前后的一系列表态中,斯大林都表达了对发展石油工业的期待。但无论是“第二巴库”还是迅速用石油取代煤炭的目标都没能实现。若非二战的逼迫,石油产业在苏联恐怕仍难以得到足够重视和发展。

  斯大林对石油的重视体现在“第二巴库”这一目标的提出上。巴库和格罗兹尼是布尔什维克上台时这个政权仅有的石油来源,而巴库则更是世界闻名的拥有战略意义的石油产区。所以,“第二巴库”的提出体现了斯大林为苏联谋取新的能源来源的战略意图。

  在苏共十七大上,斯大林心腹莫洛托夫发言称:“除巴库和格罗兹尼,马伊考普、恩姆巴、土库曼尼亚、克拉斯诺沃茨卡、巴什基里尔等石油产区也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在1940年之前,上述地区都没能成为斯大林理想中的规模石油产区。1940年,巴库产石油仍占苏联总石油产量的71.4%。

  苏联从1929年开始实施五年计划。当时,大跃进式的浮夸风已经开始出现,苏联计委在制定石油产业第一个五年计划时将计划一改再改,最终定为在1933年前将石油产量推高至年产4500万吨。这明显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最初,计划完成不利,石油部门只得在部门内找所谓的“破坏者”,为其安上这一罪名,将所有责任归到他们身上。这一方式在几年后的“大清洗”中得到发展,导致苏联损失了数千名石油专家和工人。

  但是,到了1931年5月,苏联石油产业却宣布他们仅用了一半时间就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为此,斯大林还专门对他们予以表彰,并向全国通报这一喜讯。当然,这一所谓成绩里面有不少的水分。

  首先,这里少不了虚报产量等因素。其次,是巴库和格罗兹尼两个老牌油田的“家底”帮了石油工人们。那两年半中,这两个油田出产的石油似没有开采尽头般的源源不断。实际上,那是因为油田被迫采取掠夺式开采,在短时间内对两个油田进行不谋求长远的开发。虽最终保证了数字上的产量,却对油田的后续开发造成不良影响。当时苏联的石油专家弗洛洛夫曾言:“现在开发得越容易,往后开发就越难。”

  到了第二个五年计划,弗洛洛夫的判断果然成真,石油产量每况愈下。到第二个五年计划结束的1937年,年初预计产石油1.38亿吨,但年底却只采出4680万吨。正如上文给出的数字,此时煤炭在苏联能源消费中已经占到47.5%,而石油却只有16.1%。

  除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的掠夺性开发,技术、人力、设备、运输工具等因素的供应不足是导致这一结果的另外一些重要因素。这些问题都凸显了苏联当时无法拿出大笔资金投资到石油产业的窘境,这实际上也是此后几十年一直困扰苏联石油产业的问题。

  投入不足也体现在石油勘探上。这五年中,苏联几乎未进行任何石油勘探。

  最让人头疼的还是石油的运输问题。当时的国民经济最高委员会成员洛莫夫介绍,格罗兹尼油田甚至因为石油无法运出而长期处于不饱和生产状态。按计划,苏联原本要修建多条石油运输管道,但实际上只建成了古利耶夫-奥尔斯克和伊辛姆巴-乌法这两条,而这远远不够。

  最终,第二个五年计划中,石油开采量仅增长了32.7%,距离计划目标极远。为此,整个石油产业领导部门的干部都于1937年被逮捕。在第二个五年计划的总结性文件中如此说道:“石油该让出自己的地位了,它已经不是苏联主要的能源品种。在总的能源需求中,石油需求也将降低。”与石油形成鲜明对比的当然是几乎达到能源消费一半的煤炭。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是,被斯大林树立为工业建设偶像的斯达汉诺夫恰恰出现于煤炭产业。这也成了让石油工业相形见绌的一大历史事实。

  到了第三个五年计划,计委仍像以前一样频频更改计划方案,这也是开采量始终上不去而被迫做的事情。他们固然可以继续在石油部门寻找“破坏者”,但这个借口已经愈发失去效力。大规模的勘探工作开始在一些重点区域展开,萨哈林、中亚等地区都进入了苏联石油专家们的视线。

  幸运的是,他们于30年代末期终于在乌拉尔-伏尔加地区找到了大油田,让列宁当年的战略决策和斯大林的“第二巴库”计划成真,也让苏联在二战之前找到了宝贵的新石油产区。这一发现也让第三个五年计划的石油表现看上去好了一些。

  盘点这段历史,人们需要思考的是,哪些因素阻碍了苏联像当时许多国家一样在20-30年代转入石油消费时代。矿工利益也好,德国影响也罢,投入不足也好,发展惯性也罢,归结到一起,都是凭领导人意志行事而摒弃市场力量才导致了这一历史后果。

  对于苏联早期的计划经济和工业生产,论者多持正面评价,但苏联这一战略失误却同样是因为这套发展逻辑所导致的。如何对其进行正确评价,确实需要更多的思考。

  • 中国快递一年500亿件

    2018年,中国快递量人均36件快递,总计507.1亿件,占全球一半以上,超过美日欧发达经济体的总和。中国有大型快件自动化分拣中心232个、大约300万名快递员,日均快件处理量达到1.4亿件,最高每天处理4.2亿件。农村地区累计收投快递120亿件;制造业各领域每年约有9.4亿件。

    8 ¥ 0.00
  • 加勒比海盗拍摄技术

    iMoCap(基于图像的捕捉),演员身穿带有特定跟踪标记的套装,来帮助重建现场表演,有时会有多个监控相机在3D空间对演员表演进行三角测量。既然说到iMoCap,就必须得提一提这个领域的先驱者工业光魔(ILM),他们在2006年电影《加勒比海盗2:聚魂棺》中率先推出iMoCap技术。

    14 ¥ 0.00
  • 海德汉数控,一天=32小时

    在普通8小时的白班中,机床操作员为系统装件、输入任务、为两台加工中心提供必备的刀具和冷却润滑液,并执行需要的维护。这些操作后,每台加工中心可高生产力地生产至少16个小时。 Carlos继续说:“由于该自动化系统,一名员工一天的生产时间可达32个小时。”

    5 ¥ 0.00
  • 高精地图江湖

    随着技术的迭代和进步,世界正在进入数字世界,地图(准确说是高精度地图)是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桥梁,将会显得无比重要。;除了华为、美团、京东等公司,希望进军地图领域外,还有一些行业的巨头计划拥有地图能力,方式就是通过申请资质或者是并购标的的方式

    4 ¥ 0.00
  • 云安全的12个阴暗面

    过去十年,云计算和云安全取得长足进步,越来越多的企业对云安全的认知,从顾忌和恐慌,转变为盲目信任和依赖。但是近年来随着国内外云安全事件的不断发作,企业必须重新审视云安全问题,制定不偏不倚的云安全策略。以下,CTOCIO列举企业云计算安全问题12个阴暗面

    5 ¥ 0.00
  • 美国,快速崛起的LNG帝国

    美国2019年5月,已成为世界第三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预计2025年将成为世界第一。 2017年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2018年美国液化天然气的出口量位居世界第四,排名卡塔尔、澳大利亚和马来西亚之后。2019年5月,美国已经超越马来西亚,成为世界第三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

    11 ¥ 0.00
  • 中国经济的韧性

    二战后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世界贸易组织等等,都是一个系统性世界秩序体系逐的步建立过程。74年和平发展,也积累了很多问题,需要系统性的建立一个科学有效、公平公证的秩序、格局。更为系统的科学管理体系,会使整体经济保持一个高效、良好的高质量的增长

    8 ¥ 0.00
  • 新兴市场国家的增长难题

    在当前权力转移的大背景下,任何一个新兴市场国家都无法避免经济波动、下行和周期性衰退的风险,寻求在世界秩序大调整的变局下生存与繁荣。无论是主张完全自由经济的哈耶克还是主张政府干预的凯恩斯主义,都无法完全解释新兴市场国家的发展奇迹和面临的挑战。

    6 ¥ 0.00
  • 司法长臂,美经济霸权支撑

    为什么全世界拥有主权的国家对于美国的“长臂管辖”无能为力?关键是美国通过美元和互联网掌控着全球经济体系。全球化时代,任何国家和公司如果被孤立地排除在全球化之外,成为经济政治孤岛,那就意味着它在这个世界上被剥夺了发展乃至生存的基本权利。
    美国最先在联合国提出通过打击腐败的国际公约。但其他国家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法律陷阱。又希望国际商会接受其主张,也没效果。美国游说经合组织(OECD),于1997年通过公约。这样美国司法的“长臂管辖”原则就通过《海外反腐败法》及其国际法化,伸向了世界各国。

    27 ¥ 0.00
  • 扯淡的金融创新

    眼花缭乱的金融创新其实都是借创造更多形式发放贷款的一种借口和理由罢了。金融创新跟经济发展之间,很难认定金融是推动经济发展的根本性证据。过于注重资产端的利益获得,而仅仅以提高风险容忍度为前提的金融创新,本质都是拿未来的利益来换取当前的效益罢了

    16 ¥ 0.00
  • 最隐秘LP:家族基金

    对于VC/PE而言,家族财富正是一群隐秘而阔绰的金主。20%左右体量比较大的家族基金配置中,私募股权占比最多在50%以上。2018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1000万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达到197万人,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到190万亿人民币,预计2019年底将突破200万亿。

    3 ¥ 0.00
  • 政府引导基金首次清理子基金

    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深创投发布通知,正式公布了25只清理子基金以及12只缩减规模子基金名单。清理总规模达645.526亿元,收回金额超过140亿元。这是政府引导基金首次公开大规模清理及缩减参投子基金规模,预计未来1-2年内可为创投行业带来千亿规模的资金释放

    10 ¥ 0.00
  • Costco低价之谜

    Costco定位中产、聚焦在中高收入群体聚集区。我们认为Costco同店增速领先的核心原因在于Costco拥有持续提供优质商品和服务的能力。会员制度一方面提高顾客转换成本,另一方面会员费这种“先期投入”,一定程度形成“自助餐效应”,提高顾客的购物频率从而带动同店增长。

    10 ¥ 0.00
  • Costco在中国能逆天吗

    雷军:进了Costco只要闭上眼睛买,这是一种信仰。Costco自问世起就致力于提供物美价廉的优质商品。Costco在发展中几乎未出现过颓势,一直处在稳步增长的路上。贝索斯视其为“最值得学习的零售商”,查理·芒格称之为“最想带进棺材的企业”。能否在中国市场续写商业传奇?

    7 ¥ 0.00
  • 盲盒经济:好奇掏空你钱包

    过去一年闲鱼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每月发布的闲置盲盒数量较一年前增长320%,最受追捧的盲盒价格狂涨39倍。很多玩家不惜壕掷千金抽盲盒,而且一旦入坑便欲罢不能。国内盲盒产业的最大“推手”之一泡泡玛特2018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155.98%,净利润同比增长140倍。

    8 ¥ 0.00
  • 借鉴苹果十年,炼金华为产业链

    2010年拉开了苹果产业链至今长达10年的投资机会。路径大致分为三个阶段:2008年下半年至2011年上半年、2012年下半年至2015年中、2015年下半年至2017年底。各阶段指数与所列经典标的平均投资时长分别为24.3个月、36.6个月、24.6个月。三大阶段的平均涨幅分别为8倍、7倍和2倍。

    17 ¥ 0.00
  • 汽配商财技,吞下8倍营收同行

    格拉默成立于1880年,迄今业务范围覆盖19个国家和地区。2017年,继峰股份营业收入仅为19亿元,格拉默的营业收入则达到158亿元,前者仅为后者的12%。王氏家族利用定向可转债等多种金融工具,步步为营,拿下格拉默控股权,成功将其私有化

    53 ¥ 0.00
  • 日本大萧条时的价值投资秀

    价值投资在大萧条中的有效性:许多人认为“价值投资”需要很多外部条件,比如巴菲特在股东信中提到的“国运”。事实上价值投资是在各种环境都非常有效的策略。从泡沫经济破灭、经济开始衰退的日本来看,做多低估值做空高估值股票的策略,能获得很高的收益率。

    10 ¥ 0.00
  • 被玩坏的点评

    虚假点评的“繁荣”产生的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在线点评质量的极速下滑。根据评级分析工具Fakespot估计,52%的沃尔玛评论和30%的亚马逊评论是假的或不可靠的。仅在2019年3月,亚马逊遭遇了超过200万次未通过购买确认的评论–其中99.6%为5星。大多数是非品牌电子产品的评级。

    6 ¥ 0.00
  • 靠什么创造企业价值

    DDM在纷繁复杂的环境中解开了价格的表相,同时也错误地让我们把现金流理解为企业价值创造本源。企业和资产堆积之间有一个本质的区别:资产堆积就把资产堆在一起,但是企业是有一堆人组织在一起。企业是一个有效组织,而这个有效的组织是创造出企业价值的源泉。

    8 ¥ 0.00

网站首页    基础设施    苏联能源进化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