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管理 地缘经济的研究与案例

登录
注册
1

日本大萧条时的价值投资秀

价值投资在大萧条中的有效性:许多人认为“价值投资”需要很多外部条件,比如巴菲特在股东信中提到的“国运”。事实上价值投资是在各种环境都非常有效的策略。从泡沫经济破灭、经济开始衰退的日本来看,做多低估值做空高估值股票的策略,能获得很高的收益率。
2019-09-12

【作者:朱昂(点拾投资·创始人);翻译:吴廷华(长信基金);来源:扑克财经《价值投资如何在日本大萧条中获得惊人的收益!》2019.09】

 

泡沫经济之后,一个显著的特征是经济周期和股票市场的同步性更高了。对全市场的投资者整体来说,这意味着投资者可以坐等周期先行指标反转。这对价值投资是否同样适用?日本的例子给出了否定的答案。采用简单的长期价值多空策略会使得投资者“更懒”,一味埋头苦干,而忽略择时。但是在大萧条时期,结果是迥异的。在这个时期,任何投资策略都是无效的,人们完全不想参与股票。

我一直认为,泡沫经济之后,一个显著的特征是经济周期和股票市场的同步性更高了,主要原因是经济发展从泡沫经济时期的大幅扩张回到了泡沫后的稳定增长。一旦增长破灭,投资者都会降低股票的评级。

更高的同步性意味着全市场的投资者可以坐等周期先行指标反转,然后再重返市场。这对价值投资是否适用?从格雷厄姆的角度,我们是否需要考虑择时?为了研究这个,我回顾了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和大萧条时期的例子。

日本的经验显示,价值投资者完全不需要考虑择时。在泡沫破灭后,尽管日本市场呈现出明显的周期性,价值策略的表现尚可(年化收益率3%,全市场年化收益率是-4%),但是做空者的表现明显更好。长期多空策略的回报是年化12%!

大萧条时期的情况则完全不同。在这个时期,不管如何分散组合买任何股票都是烂主意。价值策略,成长策略,市场整体的表现都非常差。两个阶段的差异主要在于事件影响的规模和深度。在大萧条时期,美国的工业增加值从高峰到低谷经历了50%的下滑,消费者价格年降9%,持续了3年。相应的,在过往的20年,日本的工业增加值和通胀都较为平缓。

展望未来,至少可以想象出三种路径:最乐观的路径(刺激计划生效,美联储设法创造通胀),日本路径(长时间的低增长低通胀),第二次大萧条。如果是前两种路径,那么价值策略能够表现良好。如果是第三种,那么买任何股票都是烂主意。因为我也不知道那种路径的概率大,因此我继续相信,在市场表现疲软的时候,将资金稳健的投入到深度价值的机会中,是最合理的选择。

我一直认为,泡沫经济之后,一个显著的特征是经济周期和股票市场的同步性更高了,如图7.1所示。同步性更高的主要原因是回报的驱动因子发生了变化。事实上,股票的回报可以分为三个方面的贡献:买的价格,内在价值增长,估值乘数的变化。

图7.2我用过很多次,这张图将美国市场的收益率按照其来源进行了拆分。长期来看,估值乘数的变化对市场整体回报率的影响只有6%。但是在美股的大牛市中,这个因子的影响上升到了55%,在1990年代达到了惊人的75%。

过去十年的情况完全不同。考虑到极低的分红收益率,投资者的收益率来源完全取决于增长。由于在泡沫破灭后,市场与经济增长趋于同步的程度更高。当增长消失,投资者会降低估值乘数以寻求价值支撑。

可能这会使投资者选择“懒惰模式”,直到出现周期转折信号的时候,投资者才会重回市场。这让我思考:这些对价值投资意味着什么?价值投资者在泡沫破灭后的时期,是否需要更多的策略?

格雷厄姆写道:“普通证券,即便是投资等级的证券,他们的价格都是周而复始大幅波动的,聪明的投资者感兴趣的是如何从这些波动中获利。他可能会尝试两种方法:择时和定价。我们所谓的择时是认为市场将上涨的时候就买入,认为市场将下跌的时候就卖出或者不买。我们所谓的定价的意思是当股价低于公允价值的时候买入,高于公允价值的时候卖出。”

在格雷厄姆看来,价值投资者在泡沫破灭后的环境中,是否需要多考虑择时?带着这样的问题,我决心看一下在泡沫破裂后的阶段,价值策略表现的如何,看看从价值的角度出发,是否能够找到一些启示,能够指导我们更好的投资。

 

价值和日本

 

证据显示,变得“懒惰”并且等待市场信号是有道理的,但是下面并不是这个例子。请看图7.3-7.5。第一张图显示了在日本泡沫破灭之后,买入并持有的投资者的收益率。图形并不好看。价值投资者把股票当成一个资产,但是显然他们需要更多的策略。

但是,图7.4显示了买入市净率最低的股票的收益率。这就产生了一个不需要择时的价值策略,只需要买最便宜的股票。这种策略的年化回报率为3%,市场整体的年化回报率为-4%。

如果有能力做空,那么收益率将更好。图7.5显示了在这种环境下,多空策略的优势。这种策略的年化收益率达到12%。日本市场的低迷表现主要是因为那些热门股票表现低迷。

 

价值和大萧条

 

另外一个对价值策略的压力测试是大萧条时期。我使用了KenFrench网站的数据。如图7.6所示,大萧条时期价值策略并非一个好的策略,但是成长策略和市场整体也都不是好策略。下面一条线显示在那个时期美国的名义GDP减半,因此在这种环境中,最好是不要买股票。大萧条时期各种股票无差别弱势表现的本质在桥水的报告中被提及,他们写道:

“虽然说不同行业公司的盈利情况表现差异较大,但是决定股票表现的力量是金融去杠杆环境下风险溢价的扩大。我们看盈利,最好的20家大公司经过大萧条之后,其盈利能力没有受到损害。从1929年的经济高峰到1933年萧条低谷,这些公司的盈利大致是走平的。另一方面,表现最差的20家大公司,其盈利下滑幅度巨大,以至于其亏损额几乎相当于其主要盈利。尽管盈利能力差异巨大,但是最好的20家公司和最差的20家公司,股价的跌幅其实差不多,最好的跌了80%,最差的跌了96%。”

 

为何大萧条和日本泡沫经济破裂有如此的不同?

 

大萧条是实实在在的经济崩溃,就像世界末日一样,美国的工业增加值从顶峰到谷底经历了50%的下降。批发价格持续三年年降10%,消费者价格持续三年年降9%,在这种衰退下,不难看出为什么人们不愿意参与股票。

与此不同,日本泡沫破灭之后的经济环境却要温和得多。泡沫破灭之后,通胀大致都在0%附近,在过去20年中,工业增加值数据都是较为平稳的(除了最近三个月)。

上述两个不同的经济环境对价值投资者来说,有着完全不同的启示。从长期来看,价值仍然反映了产出,也反映了日本的经济特征。但是,在大萧条那样的环境中,任何股票策略都显得苍白。

展望未来,至少可以想象出三种路径:

最乐观的路径——刺激计划生效,美联储设法创造通胀——利好权益资产

日本路径——长时间的低增长低通胀——利好价值策略,尤其是多空策略

第二次大萧条——经济危机和衰退——对任何股票都是利空

我也不知道那种路径的概率大,我祈祷不是最后一种。如果政策制定者能够从1930年代的错误中总结经验教训(比如提升利率以维持金本位),可能我们能够对未来更乐观一些。

但是,很难说美国政府已经从日本的例子中总结了教训。一位仔细学习过日本经验的经济学家写道:

“去年,美国政府已经向银行提供了保证,并且注入了大量资本,并且这些资本是没有什么限制的,这和日本1990年代中期的情况很相像,当时的日本政府为了保护主要的大银行不倒闭出台了很多政策,而不是让银行暴露具体的风险和损失。潜在的后果是,银行的高管烧光了现金,将损失社会化让纳税人承担,银行仍然资本不足。假设有问题的资产比他们今天呈现的情况还要更差,那么银行将会消耗纳税人更多的钱,花费更多的时间,最终可能还是无法摆脱信贷危机。

日本在泡沫破灭之后,从1992年到1998年,日本财政部出台了上述政策让银行持续经营,结果是在那个阶段,日本的坏账占GDP的比重从5%上升到了4倍到20%。这些政策使得资本更为充足、管理更好的银行在市场中的优势难以显现,而使得那些较差的银行得以喘息。刺激政策原本是鼓励更多的银行去参与到资质良好的信贷活动中,而有了政府的兜底之后,劣币驱逐良币。”

但是,如果日本的经验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正确的模板(如果美联储的刺激政策有效),那价值投资者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

当被问到对未来的看法的时候,凯恩斯说:“其实我们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未来更可能是哪条路径,在这种无知的条件下,将资金稳健的投入到深度价值的机会中,是最合理的选择。

对我来说这是遗憾最小化的方法——我承担了风险,如果最终是第二次大萧条的话我会遭受损失。但是如果刺激见效,美国像之前的日本一样,那么就像杰里米·格兰瑟姆说的:“如果股票看起来很有吸引力,但是你没有买入,并且看着他们上涨,你就不是看起来像个傻瓜了,你就是一个傻瓜”。

  • 大兴机场,扎哈设计

    扎哈的大兴机场整体设计是共轭调和叶状结构,设计中心是叶状结构的奇异点。理论上,调和叶状结构都是可以自动计算出来的,但是现存于世的方法不超过两种。扎哈仅仅凭借敏锐的审美,就从本质上深刻洞察到这些抽象的几何理论。这也正是扎哈无与伦比的伟大之处。

    9 ¥ 0.00
  • 工业4.0,最难的路

    工业4.0玩家经过若干次探索后,他们知道,这条路可能是产业互联网的商业模式里最难走的一条。不过别低估互联网企业的学习速度,从小企业开始,迭代成熟的解决方案可以向更大规模的企业渗透,甚至可以通过投资的方式获得相对成熟的工业4.0解决方案,它们有机会。

    7 ¥ 0.00
  • 中国管理,当与德日同行

    英美模式最大的弊端就是“政府-企业-社会”非常不平衡,社会贫富分化过于严重。因为制度差异、文化差异、发展阶段和历史发展路径不同,英美不是中国学习的最好榜样,德国和日本才是。中国与德日在文化和制度方面的巨大相似性,使得这种学习和借鉴成为可能。

    19 ¥ 0.00
  • 机器视觉产业链

    目前机器视觉的基础功能可分为四大类:模式识别/计数、视觉定位、尺寸测量和外观检测,当前的应用也基本是基于这四大类功能来展开。从技术实现难度上来说,识别、定位、测量、检测的难度递增。目前看,3D视觉功能是当前机器视觉应用技术中最先进的方向之一。

    14 ¥ 0.00
  • 银行“大零售”之王

    以利润规模看,建行高居榜首,工行紧随其后;招行依然是股份行中零售业务的“翘楚”,利润甚至超越了国有大行中的邮储银行以及交通银行。股份行中的平安银行、民生银行也可见蓄势发力。上市城商行“大零售”体量则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利润增速整体居首。

    4 ¥ 0.00
  • 中国数字经济规模31万亿

    苗圩介绍,1992年我国工业增加值突破了1万亿元人民币大关,2007年突破了10万亿元,2012年突破了20万亿元,2018年突破了30万亿元。2018年国家制造业增加值占全世界的份额达到了28%以上。在世界500多种主要工业产品当中,有220多种工业产品中国的产量占居全球第一。

    2 ¥ 0.00
  • A股游戏公司研发榜

    从2019年上半年来看,仅有4家企业在2.28亿元之上,意味着有高达70%的游戏公司研发投入是不足2.28亿元,这些企业大部分都或多或少存在各种问题。比如连续多年套现、高管频繁离职的掌趣科技;比如曾经的A股亏损王天神娱乐;再比如被质疑演变成投资公司的天神娱乐等。

    11 ¥ 0.00
  • 交通强国路线图

    《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提出到2035年,基本建成交通强国。基本形成“全球123快货物流圈”(国内1天送达、周边国家2天送达、全球主要城市3天送达),在加强新型载运工具研发方面,提到实现3万吨级重载列车、时速250公里级高速轮轨货运列车等方面的重大突破。

    7 ¥ 0.00
  • 日企研发投资大比拼

    这份研发投资问卷调查是日刊工业新闻社的固有项目,始于1988年。此次的问卷调查中,共有189家日本企业回复了其关于2019财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研发预算计划。投资金额排名前四的分别是丰田、本田、日产和电装,且资金重点流向CASE(网联、智能、共享、电动)领域。

    5 ¥ 0.00
  • 消失的信用

    中国信用体系已经出现了从外围向核心的衰退:即民营和中小企业的信用萎缩,货币只能向政府和土地信用过度集中。如果做实业的企业家对经济前景信心仍不能有效改善,即便基础货币投放再宽松,也不能撑起一个新的信用和投资周期。何况,杠杆率已经几乎到了顶点。

    6 ¥ 0.00
  • 规划出的日本东京湾区

    依靠人工规划而建成的东京湾区,以日本国土面积的3.5%,创造了超过1/3的日本GDP。从上世纪50年代的25%左右占比,到30%左右,近年又进一步上升到35%左右,是日本经济的最重要组成。其成功,离不开日本五次综合开发计划、五次首都圈基本规划和首都圈大都市地区构想指导

    3 ¥ 0.00
  • 粤港澳湾区新材料产业分布

    就目前湾区来看,港澳主要以第三产业为主,新材料产业规模很小,主要是以创新研发及总部运营为主。而珠三角九市则形成了从研发到制造、再到应用的产业链完善的新材料产业体系。根据相关规划,2020年大湾区新材料产业总产值规模将超过10000亿元

    16 ¥ 0.00
  • 压垮清朝的一场产业跃进

    1879年,光绪五年,开平煤矿投产,光绪皇帝批准建设唐山至胥各庄铁路用于运输。两年后,蒸汽机车上路。铁路实实在在的好处改变了中国人的排斥心理,一股大兴铁路之风迅速蔓延。清政府也迫不及待想在全国推广铁路。只是在热闹背后,是一个没有准备好的农业社会。

    13 ¥ 0.00
  • 工业化造富主体:房地产

    过去10年,在中国买房的人都是人生赢家。房子越来越值钱,与中国工业化进程密不可分。工业化时期中国经济靠货币和地产驱动,两者互相强化,使得房地产成为经济和信贷的核心,以及居民财富的主要来源。但是随着工业化的结束,财富创造主体也将会发生相应变化。

    6 ¥ 0.00
  • 未来10年,房企洗牌

    最迫切的转型是住宅开发本身商业模式,有高周转率核心竞争力的房企将会胜出。高杠杆下被迫快速出货的不是真正的高周转,真正的高周转是三位一体的高周转:从资产转为库存+从库存到销售+从销售到回款的高周转。虽然RIETs大规模的机会还未开启,然而它已经开始

    7 ¥ 0.00
  • 人类演化的三次智力觉醒

    人类获得物种霸主的地位,带有很大的偶然性。回溯人类演化的各个阶段,三次智力觉醒扮演了关键性角色。获得讲故事本领的语言革命可能是致命武器;思维方式的科学革命,让人们希望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心智革命是延续,主要发生在人工智能与脑科学领域。

    10 ¥ 0.00
  • 最隐秘LP:家族基金

    对于VC/PE而言,家族财富正是一群隐秘而阔绰的金主。20%左右体量比较大的家族基金配置中,私募股权占比最多在50%以上。2018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1000万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达到197万人,全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到190万亿人民币,预计2019年底将突破200万亿。

    6 ¥ 0.00
  • 政府引导基金首次清理子基金

    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深创投发布通知,正式公布了25只清理子基金以及12只缩减规模子基金名单。清理总规模达645.526亿元,收回金额超过140亿元。这是政府引导基金首次公开大规模清理及缩减参投子基金规模,预计未来1-2年内可为创投行业带来千亿规模的资金释放

    12 ¥ 0.00
  • Costco低价之谜

    Costco定位中产、聚焦在中高收入群体聚集区。我们认为Costco同店增速领先的核心原因在于Costco拥有持续提供优质商品和服务的能力。会员制度一方面提高顾客转换成本,另一方面会员费这种“先期投入”,一定程度形成“自助餐效应”,提高顾客的购物频率从而带动同店增长。

    18 ¥ 0.00
  • Costco在中国能逆天吗

    雷军:进了Costco只要闭上眼睛买,这是一种信仰。Costco自问世起就致力于提供物美价廉的优质商品。Costco在发展中几乎未出现过颓势,一直处在稳步增长的路上。贝索斯视其为“最值得学习的零售商”,查理·芒格称之为“最想带进棺材的企业”。能否在中国市场续写商业传奇?

    11 ¥ 0.00

网站首页    交易并购    日本大萧条时的价值投资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