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人物观点    译“龙”,传播败笔
  • 方便面的征服

    1958年,48岁的安藤百福成功地发明了20世纪伟大的发明之一——方便面。现在,世界上有30多个国家生产方便面,中国是世界上方便面消费总量第一的国家。人均消费量第一的国家是韩国,人均消费量为80份。在2021年,韩国蝉联了8年的第一大方便面消费国地位被越南超越。

    10 ¥ 0.00
  • 英国“基建狂魔”时代

    进入到20世纪,很多年久失修的运河更是面临彻底报废的窘境——决口、淤塞、干涸曾一度被认为是英国运河的宿命;好在英国政府于1947年将全部运河收归国有,并在此后进行了大规模的维护修缮。如今,改头换面、设施齐全的运河水系和舒适温馨的居家客船也成为了怀旧的英国人理想的度假方式。

    11 ¥ 0.00
  • 小城镇与超级产业

    中国有很多县城或小镇,几万人从事同一个小产业。产业虽小,但其产量可以占到中国50%以上,有些甚至占到世界的50%以上。都是轻工业,几乎不掌握核心技术。当达到一定阶段后,如不能持续创新和升级,原有产业会向成本更低的地方转移。每个小城产业的升级过程各有不同

    10 ¥ 0.00
  • 柏林生活垃圾管理模式

    生活垃圾由柏林城市垃圾清运公司(BSR) 负责。BSR每天组织近200次残余废物收集和50次生物垃圾生物处理,经营着15个城市便利设施和6个小型家庭有害物质收集点,收集20种不同的可回收材料和30种不同的危险废物类别。BSR和ALBA公司共同负责清空回收箱,BSR负责的约五分之一。

    7 ¥ 0.00
  • 数字农业的玩家们

    数字农业赛道上,布局的包括富士康、中联重科、潍柴动力等;互联网巨头腾讯、阿里、京东等;数字巨头英特尔已经进场。腾讯自主研发的“物联网类操作系统”;富士康建造了一座全球最大的植物工厂;京东成立数智农业在全国对接了超千个农特产地及产业带。

    7 ¥ 0.00
  • 东亚大都市病

    大城市化及其都市圈是后工业化时代的经济增长引擎。年轻人口被虹吸到大都市圈,导致其他地区老龄化严重,但大都市圈的生育率普遍较低。东亚地区如日、韩、新等国总和生育率仅在0.85~1.3左右;上海,北京等生育率更低,只有0.7左右。本文试图剖析东亚大都市病的成因

    11 ¥ 0.00
  • 诺贝尔奖证书设计

    每张诺贝尔奖证书都是独一无二的艺术作品。文学奖的证书写在羊皮纸上,即经过特殊处理的皮革上,使用的技术与中世纪书籍插图画家的技术大致相同。授予其他获奖者的证书是用特制的手工纸制作的。有的领域诺奖证书以年度主题为特征,而文学领域则是私人定制

    4 ¥ 0.00
  • 硬核科技重塑创投格局

    PE/VC机构在向半导体、人工智能、航空航天、新材料等硬科技赛道转换。中基协统计,PE基金2021年新增投资中,计算机运用、工业资本品、医药生物、半导体领域占48.01%;VC基金中,计算机运用、医药生物、资本品、半导体、医疗器械与服务领域的案例数量占比高达70.62%。

    4 ¥ 0.00
  • 11年,软银零纳税

    软银承担了很低的纳税义务,但符合税法。其利用独特商业模式,让收入来自子公司股息。软银年报中“所得税”项,过去15年里有13年都确定为500万日元时,“不会产生企业税”。其营收结构也有两面:去年公布了5万亿日元净利润,在税务机关面前却是一家亏损公司。

    51 ¥ 0.00
  • 找回专注力

    尼尔·埃亚尔打造了 “上瘾模型”,教会产品经理打造一款让用户欲罢不能的产品。几年后,他也被卷入了形形色色的产品的漩涡,险些被 “上瘾模型”控制。他提出了“专注力管理四步法模型”,包括主宰内部触因、确定时间规划等,让时间和注意力去该去的地方。

    11 ¥ 0.00
  • 战争与产业政策

    美国正试图通过一次一个技术制裁来减慢中国技术进步以塑造一个未来。今天,信任消失了,中美合作体系和俄欧合作体系都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中俄之间萌生出新合作关系,这一横跨金砖国家和欧亚板块的“天作之合”,因中-美与俄-欧的合作破裂而产生。

    42 ¥ 0.00
  • 被历史耽误的游戏编剧:折毛

    折毛扮演游戏角色为了增强国家在历史上的真实实力,她不断在维基百科上叠BUFF,让“卡申银矿”成为无限取钱的作弊器。因为会有游戏裁判去维基百科中核查信息。为让银矿真实,她写了历史战争;为让战争合理,她编了一场起义;为让起义更真实,她编了一种货币……

    34 ¥ 0.00
  • 原始技术支撑中国地热能

    作为地热资源大国,截至2020年底,中国地热直接利用装机容量达40.6吉瓦,占全球38%,连续多年位居世界首位。地热直接利用装机容量世界排名前五的国家分别为:中国、美国、瑞典、德国、土耳其。然而中国地热能利用非常初级,地热能只能在当地消化,无法转移使用。

    12 ¥ 0.00
  • 电力区域版图

    火电占比下降、风电等清洁能源占比上升。自2016年到去年的6年间,我国风电占比从3.9%上升至6.6%,太阳能发电量更是从0.6%上升至2.2%,分别上升2倍和3倍。根据规划,2025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目标被定为3.3万亿千瓦时。这意味着可再生能源年发电量将在5年内增加49.3%。

    6 ¥ 0.00
  • 走进英特尔芯片工厂

    极少有人能够真正进入全世界最顶级、最高机密的晶圆工厂,以及装备了最尖端技术设备的芯片测试实验室,以最近的距离,亲眼目睹一枚芯片的诞生全过程。全球十二万英特尔员工,也只有1-2%左右能够出入它的芯片生产车间;99%的员工甚至没有机会和晶圆拍一张合影。

    7 ¥ 0.00
  • 川渝缺电和东北限电

    和东北限电的情况类似,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更优的电力结构。成渝地区与周边地区还没有建立坚强的互补互济的电网,特别是与西北地区。因为成渝地区往东部地区输送的是水电,考虑到水电存在的季节性问题,应该与西北地区建立特高压输电通道,形成互补互济的开发格局

    12 ¥ 0.00
  • 新加坡淡水工程

    新加坡 “四大水喉”,即本地雨水、对外购水、新生水和海水淡化解决饮水问题。除了天然水和从印尼抽取的协议淡水,其海水淡化计划到2060年将满足新加坡30%的淡水需求;“膜”技术净化“新生水”品质超越欧美饮用水标准,计划到2060年,“新生水”可以满足50%的用水量

    33 ¥ 0.00
  • 气候变化加剧疾病传播

    10种气候灾害都影响了病原性疾病的传播。病原性疾病是指由病毒、细菌、真菌和动物等感染因子引起的疾病。研究还列出了1006种气候危害加剧疾病传播的途径,由于途径太多,想要让人类社会全部适应他们是不可能的。在286种独特疾病中,223种因气候灾害而恶化。

    7 ¥ 0.00
  • 美剧编剧体系

    美剧的生产体系可以从很多方面来讨论,比如制播分离、制片人负责制、试播制度、订阅制度和高淘汰率等等。在编剧流程上,美剧由制作人组织一批写手,边写边拍,边拍边改,是一个相当动态的过程。可以根据演员的状态和观众的反应随时调整剧情,故事更符合需求。

    49 ¥ 0.00
  • 复盘美国汽车工业

    2010年,通用汽车实现为1999年以来最高盈利水平,成为三大车企中市值最高的企业。2011年,最后一辆福特“维多利亚皇冠”下线,成为美式大排量车的绝唱。此时,电动汽车悄无声息地驶进人们的生活。“闹着玩”一般销量的特斯拉将会成为传统车企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16 ¥ 0.00

【作者:黄佶(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源自:《秘书》2018年第2期《译“龙”为“dragon”:中国形象对外传播的一个败笔》;转自“学习俱乐部”2022.01

中国人自称“龙的传人”,龙也是中国在国际社会的主要象征物。但是“龙”往往被译为“dragon”,与欧洲神话中象征恶魔的虚构动物同名。本文介绍了译龙问题的历史和现状。至少从十三世纪开始,“龙”被翻译成外文,有dragonserpent这样的意译,也有loungloong这样的音译。早在十九世纪,即有外国人认识到龙不应该译为dragon1980年代开始,国内学者也开始指出两者截然不同。2005年龙落选北京奥运会吉祥物、2006的“弃龙风波”,使译龙问题进入公众视野。但是,对外传播圈的主流专家学者至今仍然坚持译龙为dragon。译龙问题事关国家形象,我们应该重视并解决好这一问题。

2017118日,中国领导人陪同来访的美国总统游览故宫,其间向客人介绍了中国文化,并说“我们叫龙的传人”。随行女翻译、外交部翻译司英文处参赞兼处长将“龙的传人”译为“people going down from dragon”,中国环球电视网和新华社等中国官方新闻机构在报道时改为“descendants of the dragon”。

英文单词dragon及其它在其它语种中的对应词本来指欧洲神话中的一种虚构动物,庞大,凶悍,外形如巨蜥,长有巨大的蝙蝠肉翅,会飞行,要吃人,还喜欢喷火攻击。它的象征意义非常负面,在东亚以外全世界广大地区都被视为邪恶的象征。

在外国传媒中,杜拉更(dragon)这一欧洲神话动物一直被用来象征各种坏人坏事。特朗普自己在竞选总统的过程中,被敌对方描绘为杜拉更;而他的支持者则把他反对的事物,例如PCPolitical Correctness,政治正确)等等,描绘为杜拉更,把特朗普描绘为杀死杜拉更的古代英雄(图1)。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2_03/E842D57CF4601DB642B228B0AA756C4DCC09977F_size93_w950_h475.jpg

1漫画:Trump the Dragon Slayer(特朗普:杜拉更杀手)。作者:PaulSnover2015826日。

 

因此,把“龙”译为“dragon”是非常错误的,在外国人看来,这是中国人在自称恶魔。

中国已经摆脱了“挨打”和“挨饿”的局面,正在致力于解决“挨骂”问题。但是译龙为dragon是在自己找骂,为反华势力妖魔化中国提供了便利条件,抵消了中国外宣工作的部分成果,妨碍了中国“一带一路”等对外工作的顺利开展。因此,应该早日纠正“龙”的错误译法。

笔者于2005年起涉足译龙问题,进行了长期的研究,收集了大量资料,在学界内外进行了广泛的交流。下面,笔者简单介绍一下译龙问题的历史和现状,以及自己的研究情况。

 

一、至少从十三世纪开始,外国人开始翻译“龙”字

 

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所副研究员李奭学的学生林虹秀提供的材料表明,在马可·波罗的东方游记中,作者即已经把元朝宫殿里装饰的龙称为dragon

笔者查到的最早资料是书籍Le Livre de Marco Polo(马可波罗的书)。书名页上注明:1298年由他口授,由Rusticien用法文记录,1865年出版。书中第268页写有这样的句子:“Encore y a pourtrais: dragons, bestes, oiseaux, chevaliers…”。书中对pourtrais一词的注释是Figurès, peints。因此这句话的意思是“还有很多画像:龙、野兽、鸟、武士……”。

在引言部分CXXXIV页,dragon一词还用于河流汉语名称音译的注释:Quelques jours après on franchit le fleuve Loung-ko (aux os de dragons)(几天后,你会越过龙骨河)。

林虹秀认为中国的龙和西方的杜拉更(dragon)在外形特征指标方面有一半以上是相似的,这导致了西方人译龙为dragon。笔者认为元朝军队的强大和残暴,可能也是其皇家专用符号龙被称为dragon的原因之一。

但是李奭学认为目前看到的马可波罗游记都不是原文,现有版本真伪难辨。另一方面,马可波罗可能把元朝宫殿里的龙误以为蟒蛇,进而称之为drago。他考证出1322年来中国的方济会士鄂图瑞克(Odoric of Friuli)用拉丁文serpens(蛇)称元朝宫殿里的龙。

笔者在鄂图瑞克1891年版的法文版《亚洲游记》(Les Voyages en Asie)的第368页上看到相同内容处使用了serpent。但是作者在第329页描述《山海经》一书时,使用了dragon一词:“dont tous les travaux sont intéressants, a extraitdu fameux livre des Montagnes et des Mers, le Chan-ha.-king, des parties fortcurieuses dans lesquelles nous retrouvons précisémentquelques monstres à figure humaine: Le Kou qui a la figure d'un homme et le corps d'undragon;......”(所有这些作品都很有趣,它们选自著名的、描绘山和海的书:《山海经》。我们发现其中有一种长着人脸的怪物,非常有趣,例如“鼓”有着人脸和龙的身体;……)作者还为这段描述配了《山海经》里的插图。看来鄂图瑞克在描述蟒蛇状身体的龙时使用serpent一词,而在描述麒麟状(或蜥蜴状)身体的龙时,使用dragon一词。

鄂图瑞克在《亚洲游记》第194195页上写道:“En Chine, il existe une légende qui dit queles esturgeons remontent tous les ans le fleuve jaune à la troisième lune etque ceux qui réussissent à franchir les rapides de Loung Men, sont transformés en dragons(Loung).”(在中国有一个传说:鲟鱼每年三月回到黄河,那些跳过“龙门”处激流者,就能够变成龙。)他讲的这个传说显然就是“鲤鱼跳龙门”。此处的“鲟鱼”应该是“鲤鱼”的代称,因为当时欧洲还没有鲤鱼。原文中的Loung即是作者对“龙”的音译。

1583年出版的《葡汉辞典》(Dicionário Português-Chinês)把“龙”译为bicha-serpens(林虹秀汉译为“似蛇之大虫”),把“蛟”译为葡萄牙文drago,即拉丁音里的dracō或英语中的dragon。一般认为该辞典由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和罗明坚(Michele Ruggieri)编撰,但学界对此存有异议,此辞书的影响也非常有限。

利玛窦的继任者、意大利人龙华民(Nicholas Longobardi)在1602年左右汉译《圣若撒法始末》时,将其中的dracō译为“毒龙”或“猛龙”。李奭学认为:“‘蛟’或‘龙’字的欧译或‘dracō’的中译,可能因此便在历史上正式定调。”

1635年,耶稣会士曾德昭(Alvaro Semedo)用葡萄牙文撰写《大中国志》一书。书中用利玛窦和罗明坚翻译“蛟”的葡文dragào转译《封禅书》中黄帝所乘之龙。也就是说,曾德昭没有区分“龙”和“蛟”。

1815年前后,英国传教士马礼逊(Robert Morrison)以中文全译《圣经》,为此他在澳门编出了译经的副产品,即史上第一部《华英字典》,而其中“龙”字根据龙华民的译法译为拉丁文的dracō,然后再译为英文dragon。由于马礼逊的影响很大,此后的人都使用这一译法。终于,中国龙和欧洲的杜拉更被混为一谈。

在此前一年,即1814年,英国传教士马希曼(Joshua Marshman)出版了《Elements of Chinese Grammar,中国言法》一书,其中把“龙”注音为loong。笔者检索时还发现,在1817年出版的一本英国外交官中国游记中写有“the Loong-wang-Miao, or temple of the Dragon King”,这显然是在分别音译和意译“龙王庙”。从那时起,loong这一音译法一直延续至今,例如1940年代上海出品的龙凤牌香烟的英文名是“Loong Voong Cigaratte”;海外华人姓名中的“龙”字也这样音译,武术明星李小龙的外文名之一是Lee Siu Loong

从以上考证结果可以看出,在元朝时,“龙”可能就已经被人们译为dragon,至少和serpent并用。后来《葡汉辞典》的编纂者试图区分“龙”和“蛟”,但是没有发生作用,于是译“龙”为dragon的做法一直延续至今。

笔者认为,追究到底是谁第一个把龙和dragon互译,没有什么意义。历史和文化是错综复杂的,龙的作用和象征意义本身也在不断变化。在封建时代,龙是皇家的专用符号,象征统治和权力;今天的平民百姓则可以随意使用,表达喜庆的心情和良好的愿望,象征中国及其文化。文字的作用是准确简洁地表达事物在当下的内涵。因此,根据龙现在的情况认为前人译错了,是过度苛求他们了;另一方面,认为前人这样译了,后人就不能改变,也是错误的。

以上考证工作的最大收获是:发现外国人在用dragonserpent等意译龙的同时,至少在十三世纪就已经在用loung音译“龙”这个字,至少从十九世纪初开始用loong为“龙”字注音并这样音译“龙”字。可见音译“龙”字并非什么神秘的、大逆不道的事情,更不是到了近年才被一部分中国人发明出来的译龙方法。实际上外国人音译他国特有事物名称是一个很司空见惯的现象。

 

二、至少从十九世纪开始,有外国人认识到龙和杜拉更有显著差别

 

1882年,在中国邵武工作的美国牧师沃克(J. E. Walker)发表了一篇文章:“Pagoda, Loong and Foong-Shooy”(宝塔,龙和风水)。他写道:“The loong or dragon, as it is commonly translated, is to the Chinese nation allthat the eagle is to us, and a great deal more. It is a mysterious, fabulouscreature in many respects like the dragon of western fables, but far surpassingit. Not only supernatural, but almost divine qualities are attributed to it.”(龙通常被译为dragon,它对中华民族的意义就和鹰对我们的意义完全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它是一种神秘的、巨大的生物,在很多方面和西方神话中的杜拉更相似,但远远优于杜拉更。它不仅是超自然的,而且还被赋予了近乎神圣的特质。)

1923年,上海的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一本英文小册子(全书正文仅六十六页),书名为“The Chinese Dragon,龙”,指出中国的龙和欧洲的杜拉更存在本质的差别。书中写道:“We do not know who first attached the English name"dragon" to the Chinese conception "lung," but it is hardlyfair to the Oriental ruler of the sea to be branded with the stigma whichaccompanies the English designation. ...... The dragon of the Chinese differsfrom the generally accepted Western idea in three striking particulars: inappearance, in disposition, and in the regard in which it is held.”(我们不知道谁第一个把英语名称dragon附加于中国的“龙”身上,但对于这一东方的海洋统治者来说,把和这个英语名称联系在一起的污名贴在它身上,是很不公平的。……。中国的龙和西方人熟悉的杜拉更有三个显著的不同之处:外形,性情,人们对它们的态度。)

1931212日,牛津大学汉语教授William Edward Soothill(中文名“苏慧廉”)牧师在英国皇家亚洲文化协会(Royal Asiatic Society)做了一场报告,他说:“...... Again, in China, it is always beneficent, while the dragon ofthe west, for the most part, has been considered as maleficent, injuring thepeople, stealing princesses, and calling forth the heroism of, say, an St.George, for its destruction.”(……。另一方面,在中国,龙总是行善的,而西方的杜拉更在大部分地区被认为是有害的,伤害人民,偷走公主,使英雄们例如圣乔治去杀死它们。)

 

三、至少从1987年开始,国内学者指出龙和dragon不宜互译

 

1987年,翻译家吕炳洪教授撰文指出:“在中国文化中,‘龙’代表皇帝,象征高贵。民间有龙船、龙灯。‘龙凤呈祥’,龙象征吉祥。我国有许多与龙有关的传说和比喻,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例如:‘他在县里是条龙,到了省里成了条虫’。这里,‘龙’比喻威风权威。但在英语中龙(dragon)则表示凶暴(violent, combative, formidable, baneful)。如果说‘Hiswife is a dragon,’这个隐喻就有很不客气的贬义了。”

1988年,时为哈佛大学博士研究生的阎云翔撰文说:“笔者一向坚持认为中国的龙既不是西方的毒龙(dragon),也不是印度的那伽(naga),三种神异动物不可混为一谈,也不宜采用一个名称互译(如汉译佛经将naga译作龙,不少英文著作将龙译作dragon)。”

1991年,资深英语专家葛传槼指出:“dragon这个词用于人是‘可怕的人’,不是‘可敬的人’,所以to hope (that) one's son will become a dragon是‘望子成凶’,不是‘望子成龙’。”“无论如何,由汉译英,如‘人中龙’、‘龙蟠凤逸’等成语中的‘龙’都不可译作dragon。”

1992年,福建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林大津指出:“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使用不同的参考系统,在理解某一词语时总是以此为参照,因此结果往往不同。……。又比如,dragon(龙)在我们着来是神圣的象征。但在西方人眼里往往是罪恶的化身。这方面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很多。”

1993年,外交学院英语系教授范守义在文章中写道:“但是有时也会出现虽有对等词,然而其外延及内涵并不完全一致的现象,如God/上帝(原义为天帝)或dragon/龙,或一些哲学、文体学等概念。这就构成误解的一个重要因素。”

 

四、2005年,龙落选北京奥运会吉祥物,促使人们普遍关注译龙问题

 

20051111日,北京奥运会评选吉祥物结果揭晓,原来呼声最高的龙落选。奥运会组织委员会的解释是:“龙在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理解,因此不宜作为奥运会的吉祥物。”“龙的形象在东西方存在差异”;“西方人眼中的龙和我们所引以自豪的情感寄托是不相吻合的,容易产生误解。”

奥运会是世界瞩目的全球性盛会,是宣传中国文化的最好机会,而龙是中国文化最重要的象征物。龙落选奥运会吉祥物使人们认识到译龙问题不是一件小事。

112日,中国太平洋学会和中国文化管理学会在北京举行“中国形象?龙的正名”学术艺术交流活动。活动组织者指出:“西方的龙‘dragon’是‘恶龙’,是凶恶,残暴势力的象征。长期以来西方世界一直把‘中国龙’翻译成‘the Chinese dragon’,在各个领域的西方文化作品中,‘中国龙’一直和‘黄祸’和‘恶势力’联系在一起,经常被误读和丑化。活动建议以汉语拼音‘long’作为对中国龙的标准翻译。”

笔者考虑到long在英语中是个常用词,已经有很多含义了,不宜再作为龙的英文译名,于是建议把龙改译为Loong。西安龙凤文化学者庞进也撰文提出译龙为Loong。笔者后来搜索发现,台湾学者蒙天祥于2004年已经撰文呼吁把龙译为Loong。中国国家标准于2012年起允许使用字母代表声调符号,例如“陕西”被译为Shaanxi,以区别于“山西”(Shanxi)。所以,Loong这一译法是完全合法的。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2_03/0F34F8687BC5DF73229685D122DB18252A0043B4_size217_w1000_h572.png

2006124日,上海《新闻晨报》发表了“中国形象标志可能不再是‘龙’”一文,副标题是“包括‘龙’在内的一些形象标志容易被误解”,报道了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吴友富的建议:因为“龙”的英文“Dragon”在西方世界被认为是一种充满霸气和进攻性的庞然大物,所以应该“重新建构中国国家形象品牌”。

吴教授的建议被理解为“弃龙”,引发了公众的强烈反弹,随即,围绕龙的废存问题全国爆发了激烈的辩论。在此过程中,重新译龙的建议被认为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思路,译龙问题首次走出学界范围,成为公众话题。

8日,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节目“时空调查:要不要给龙正洋名?”介绍了译龙为Loong的建议。12日,人民日报在“该如何称呼你,中国龙”一文中也报道了这一建议。14日,美联社进行了报道,随后CNNChina Daily(中国日报)做了转发。

20071012日,首届中华龙文化兰州论坛召开,并发布了《首届中华龙文化兰州论坛宣言》,指出:“中华龙与西方dragon完全不同。中华龙形象神奇,主要象征正义与吉祥;西方dragon外貌丑陋,主要代表邪恶与祸祟。应将龙英译为loong以示区别。”

20153月两会在京召开,全国政协委员岳崇提交《关于纠正龙与dragon翻译错误的提案》。20163月两会上,岳崇再次递交提案,呼吁译龙为Loong,全国人大代表王军也提出了相同的建议。2017年两会期间,岳崇第三次提交同样的提案。

与此同时,很多企业和管理部门开始译龙为Loong

“龙芯”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所自主研发的通用CPU(中央微处理器)集成电路芯片,原来的英文名是Godson200611月改为Loongson

20081月,腾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推出网络游戏“龙”,其英文名为Loong

浙江长龙航空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4月,其英文名是Zhejiang Loong Airlines Co., Ltd.。外国人经常把“长”(long)写成loong,因此,Loong本身也有“长”的含义,“长龙航空”译为Loong Air形成了一个有趣的双关语。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出产的“翼龙”多用途侦察攻击无人机于20116月在巴黎航展上展出。该机名字“翼龙”的外文名是Wing Loong

20175月,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频道节目中心等单位联合摄制的电影《龙之战》的海报公布,其英文片名是The War of Loong

很多个人也开始这样译龙,例如将Loong用于自己的网络昵称,将其和其它字母或词汇组合后注册域名。

已经建立了Loong词条的网上英汉词典有:爱词霸在线词典(www.iciba.com),海词词典(www.dict.cn),n词酷(www.nciku.cn),百度百科(www.baike.baidu.com),里氏词典(www.dict.li)。已经建立了Loong词条的网上英英词典有Urban DictionaryWikipedia(维基百科)也收入了Loong,指向条目Chinese dragonThe Free Dictionary也采取了同样的处理方法。

在龙逐渐被音译的同时,有关部门或单位也把其它一些中国文化负载词改为音译。20092月,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发文:“为促进该项目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和推广,现同意将‘中国象棋’项目名称更改为‘象棋’,英文译名采用‘Xiangqi’。”

此举意义重大,但是笔者有一个小的建议:为了避免出现“英语特殊化”现象,中国官方正确的说法应该是:“Xiangqi是‘象棋’的罗马字母拼写法”,而不要明确说它是“英文译名”。在Xiangqi进入各国语言时,为了便于该国语言的使用者,可以也应该根据各国语言的拼写习惯,做适当的调整。XQ在英语里的发音和汉语拼音不同,Xiangqi在英语里的发音不是“象棋”,因此,实际的英文译名可以是Shiangchi,这个拼写的发音才接近“象棋”在中文里的发音。韩国首都首尔的外文译名在各语种里也是略有不同的。

2007年,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赵启正提出京剧应该译为Jingju,而不应该译为Peking Opera。数年后京剧界形成共识并开始行动。目前北京京剧院和上海京剧院的外文名称都已经使用了Jingju这一译法。

 

五、在外国时政绘画中,杜拉更(dragon)象征几乎一切坏的事物

 

多年来,笔者力求穷尽,通过互联网等途径收集到了几百幅涉及杜拉更的外国时政绘画,时间跨度长达数百年。在这些作品中,杜拉更象征的事物几乎都是负面的,正面的不到百分之一。

十八、十九世纪,英法两国的漫画家都把对方的军队比喻为杜拉更,把己方元首或统帅如拿破仑和英国国王比喻为杀死杜拉更的英雄。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南军及其将领被描绘成杜拉更,林肯总统和北方将领则被刻画为痛击杜拉更的英雄。

二十世纪初,在俄罗斯和日本的战争中,日本被俄罗斯画家描绘成邪恶的杜拉更,而俄罗斯则被描绘成受到日本杜拉更血腥攻击的圣人、勇敢面对杜拉更的纯洁女神。在随后的巴尔干战争中,奥斯曼帝国被描绘成凶恶垂死的杜拉更。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敌对双方都被描绘成残暴的杜拉更。在俄罗斯革命时期,布尔什维克红军与其敌人白匪的画家也都把对方画成杜拉更,自己的将士则在奋力劈杀杜拉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反法西斯的画家把纳粹德国画成杜拉更(图2),与此同时,纳粹德国的宣传画则把反法西斯的国家画成杜拉更。直至近年,俄罗斯在纪念二战胜利时,仍然把纳粹德国比喻为杜拉更。实际上俄罗斯的国徽中央就绘有英雄杀死杜拉更(дракон)的形象。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2_03/C68F76C4B0D11B06A0A85DDC6A1A6DCB50A26CF6_size55_w310_h490.jpg

Poland fights Nazi Dragon(波兰勇斗纳粹恶魔)。作者:Arthur Szyk,创作年份:1939年。

 

在反恐战争中,西方漫画家把恐怖主义组织描绘为杜拉更,而阿拉伯和伊朗的画家则把美国和以色列等画成杜拉更。

在各国国内的政治斗争中,在各国之间的局部冲突中,敌对方同样被比喻为杜拉更。经济危机、债务、赤字、自然灾害、空气污染、温室气体、疾病、瘟疫、火灾、核污染、二手烟、欺诈行为、恶劣脾气、粗暴语言、数学难题等等等等无数其它负面事物也都被漫画家画成了杜拉更。

 

六、中国外译部门的专家学者坚持反对重新译龙

 

尽管中国外语学界已经普遍知道dragon一词的含义极其负面,也知道译龙为Loong的建议和实践,但是主流态度仍然是坚持译龙为dragon

“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传播工程”于2014年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由教育部、国家语委牵头,多部委联合参与。2017年,该工程公布了四百条中华思想文化术语的诠释与英译,但是“龙”仍然被译为dragon

该工程学术委员会委员、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副总编辑章思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龙’的概念在中西方完全不同,‘工程’译审专家之所以仍将‘龙’翻译为dragon,是因为译审组有来自外交部、外文局、中央编译局等机构的专家,大家都认为,以往中外交流不频繁时,可能外国人会纳闷,中国人为何会信奉一个凶恶的图腾形象。但到了今天,海外很多读者已经知道中国龙不同于西方的龙,中西交流频繁后,西方的文学影视作品中,也有龙的正面形象出现。”

既然知道“‘龙’的概念在中西方完全不同”,为什么还要给它们使用相同的名字?南方的橘到了北方发生了变异,尚且要另外取名“枳”。龙和杜拉更“完全不同”,而且是中国的象征,其外文名事关重大,却反而得不到一个专用名称?连外国普通食品都各有其名:披萨、汉堡、寿司、巧克力、可乐,为什么对十几亿中国人自诩其传人的龙要这么吝啬呢?

文学和影视作品的创作者为了吸引读者和观众,会打破常规,标新立异,把通常认为负面的动物刻画为正面角色。这很正常,但无法改变这些动物本身的负面含义。虽然米老鼠非常机灵可爱,但可以肯定,绝大多数中国父母在为孩子取名时不会使用“鼠”字。

虽然在译龙问题上存在认识错误,该工程还是做了不少工作,它把很多中国独有的思想文化术语改为音译了,例如“君子”被译为Junzi,“风骨”被译为Fenggu,“仁”被译为Ren(但笔者认为该译法过于简短,译为Renship较好)。

 

七、“不译”不等于“不释”,“零翻译”不是“零注释”

 

很多人担心外国人看不懂音译的中国文化负载词。这是因为没有认识到,音译只是第一步,后面还要为新创的音译词撰写外文解释,包括使用图片、音频和视频,也可以让外国人通过接触实物理解其含义。

外国事物进入中国后,大量名称都是音译的,但是在中国毫无障碍,连三岁幼童都能知道何为“汉堡”、何为“可乐”,我们为什么要担心外国成年人看不懂LoongJingju呢?

外文中每天都在产生新词和新缩写,外国人的做法是在它们第一次出现于文章或讲话中时简单注释一下。笔者把dragon一词汉译为“杜拉更”,在本文中第一次出现时,做了一个注释“(dragon)”,相信大家都看懂了。

实际上外国人比中国人更积极地音译中国特有事物的名称,例如Kongfu(功夫)、Fengshui(风水)、Jiaozi(饺子)、Dama(大妈)、Tuhao(土豪)、Chengguan(城管)、Wanghong(网红)等等等等。

如果音译比意译简洁,人们会自然而然地选择音译。中国人已经不再使用“意大利馅饼”一词,而是使用音译“披萨”。外国人同样喜欢“偷懒”。一旦他们知道martial art(武术)还有一个简洁的同义词Kongfu,立即就改用后者了。2006年,一些外国人给我来信讨论译龙问题时,都用Loong代替了比较啰嗦的Chinese Dragon,包括反对改译龙的一位美国教授。

坚持也很重要。1948年,广东厨师在国外把“点心”译为Dim Sum,长期使用,现在外国人反而认为把中国小吃译为Snack错了,应该译为Dim Sum。该词也早已被权威辞典Merriam-Webster Dictionary(韦氏辞典)收入了。

中国文化负载词在外国文化中没有对应的词汇,为了准确传播中国文化,新创专用的外文词汇是非常必要的。这在理论、技术和法规上都没有问题,关键还是观念,中国有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应该解放思想,转变观念,搞好这项工作。

 

2022-04-01
“龙”是中国在国际社会的主要象征物,但被译为“dragon”。从13世纪开始,“龙”有dragon等意译和loong等音译。在欧美澳非、俄罗斯和中东等地区 ,dragon是邪恶象征,是《圣经》中最大恶魔。19世纪已有外国人认识到龙不应译为dragon。但至今国内对外传播圈主流学者仍坚持译龙为dragon

译“龙”,传播败笔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