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商业模式    互联网公司天花板时代
  • 在字节做乙方

    字节跳动在切入企业级业务时,不可避免地碰到了过往经验无法复制的苦恼。企业级业务是个苦活。与消费互联网坐在办公室里,靠算法和产品就把钱挣了不同,企业级业务要跑行业、下工厂,是十足的乙方,还不挣钱。字节能不能做成to B业务?不少人认为,还需要时间

    4 ¥ 0.00
  • 定向广告与互联网

    随着广告技术的发展,到2024年,全球数字广告市场预计将增长到5250亿美元。行为广告的商业模式催生了一个由广告技术公司组成的生态系统,在复制传统媒体以广告为基础的商业模式时,互联网公司将一个关键的规则弃置不顾:商业运作和编辑决策之间的分离

    3 ¥ 0.00
  • 李小加的”滴灌通”

    聚焦在餐饮、零售、服务、文化。首先是大消费行业,波动性小、抗周期性风险能力最强,是老百姓生活离不开的行业。投资从根本上是极端分散化的,风险的关联是非常小,投资回报的质量就会非常高。这些行业都有非常稳健的现金流,而且是每天都会出现的现金流。

    3 ¥ 0.00
  • 印度才是挑战

    工业地理中心每过20-30年就发生一次转移,这是普遍的规律。拜登政府的供应链转移计划对中国的冲击大。中国的供应链体系虽然庞大,但是仍处于价值链的中低端,具有很强的复制性和可替代性,外迁的西方企业在科技人才丰富的印度等地,较容易培育出新的供应链。

    6 ¥ 0.00
  • 越南经济背后的战略

    2021年,越南对成为美国的第九大贸易伙伴,“越南无法依靠国内市场引领经济增长,因此必须比中国更开放,这在当下并没有选择,但也必须承担其风险。”关键在于,在之后的全球供应链竞争中,越南是否还能“继续在大国竞争中游刃有余,而不是被拖入其中”。

    6 ¥ 0.00
  • 十大先进组织结构

    先进的组织结构可以让企业释放出更大的创造性。欧洲创新学者约斯特·米纳阐述了如今最先进的10种组织结构。在他看来,人单合一模式中的链群正是最先进的组织结构之一。它将海尔变成了一个生态圈,将员工从自然人升华为自主人,使人人都拥有成为企业家的可能

    21 ¥ 0.00
  • 全球重大衍生品交易事件

    国际衍生品交易引发的惊天商战多次发生,对中国企业出海敲响警钟。1995年,未经授权的期货交易产生巨额亏损,巴林银行最终倒闭;2004年中航油新加坡卖出原油看涨期权,最终油价攀升导致爆仓亏损;2005年国储局交易员在LME建立大量铜空头仓位,铜价大涨造成巨大损失等

    14 ¥ 0.00
  • 谁击败了当年晋商?

    长途贸易让晋商积累了资本,产生了“山西票号”。由于不投资战争,不是近代的银行资本和金融资本。不能投资于军事自卫、战争经营借款和赔款之外,丧失了当时的所有“大宗业务”。随着通商开埠,山西逐渐丧失了国际贸易中继站的地利,被西方金融垄断资本击溃。

    12 ¥ 0.00
  • 鸡的迁徙

    八千年前家鸡在亚洲东南部地区由红色原鸡驯化成功,随后跟随人类迁徙的步伐几乎走遍地球上有人类居住的每个角落,成为世界各地常见的动物。在人类发展历史长河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也可以说,鸡的迁徙历史从一个侧面见证了数千年来人类的历史变迁。

    21 ¥ 0.00
  • 糖的进化史

    中国正逐渐成为糖的消费大国,同时糖的摄入过多与“肥胖、龋齿、2型糖尿病”等发病率增长呈现正相关。历史长河中,糖所带来的能量一直被人类所需。进入现代社会,大脑对于甜味的渴求从不减退。这也是在“减糖、控糖”成为时代背景下,“代糖”大行其道

    9 ¥ 0.00
  • 基建与日本经济

    日本也曾经是一个基建狂魔,早期的基建投资应该是非常有效的。尤其当日本经济泡沫破灭的时候,通过拉动基建等逆周期政策,让经济回稳。尽管当年所创设的“东亚增长模式”受到诸多质疑,但迄今仍保持全球第三大经济体的地位,是二战之后成功转型的极少数范例

    9 ¥ 0.00
  • 氢能源之困

    氢能源能量密度远高于锂电池、加氢过程只需3-5分钟续航500km,循环寿命4000次以上,排放的只有净水,没有污染。实际上,氢能源对其他燃料的依赖性太强。煤炭制备1公斤氢排放约10公斤二氧化碳。天然气每制取1公斤需耗电约11度,电解水制氢一公斤则要耗电约48度

    6 ¥ 0.00
  • 软件拖垮日本制造

    日本人把软件当硬件一样生产,追求质量、稳定性和零缺陷。软件开发和硬件制造有不同的底层逻辑。硬件强调质量,而软件更强调快速迭代。并但随着技术的进步,产品生命周期正迅速缩短,软硬件开发逐渐趋于同步。尽管硬件质量可靠,软件性能稳定,但更新速度太慢

    6 ¥ 0.00
  • 日本资产负债表衰退启示

    “资产负债表衰退”理论认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资产泡沫破裂后,企业的目标从利润优先转为偿债优先,进而引发经济增长持续低迷。在此背景下,货币政策因缺失融资主体而传导失灵。近年来我国宽货币到宽信用的效率大打折扣,与日本当年情形类似

    9 ¥ 0.00
  • 1990年前后,日本判若两国

    日本企业和个人不再追求利润最大化,而是追求负债最小化。无论货币刺激力度有多大,企业根本没有扩大再生产的需求,贷款意愿严重不足。这就解释了货币政策为啥毫无作用。辜朝明测算, 1989年后的资产价格暴跌造成的缺口,让企业和家庭进行了至少15年的净债务偿还

    7 ¥ 0.00
  • 中国工业1952年

    1952年我国连电风扇,手表也不会造,化纤产品也不会造,到1957年中国的化纤产量才200吨化纤,手表产量400只,你没看错,是400。1952年,量产汽车为零、制造了2000吨塑料,2000吨毛线,5600吨丝,2000吨农药,100吨化学药品、内燃机4万马力,铁路机车20台,铁路客车6辆。

    7 ¥ 0.00
  • 韩国电影崛起奇迹

    韩国电影好看只是因为它敢拍是一个误解。韩国电影的首要任务是服务于国内市场,否则缺乏国内观众消费,资本也会跑路。韩国电影并非没有缺点,韩国式的好莱坞电影工业模式确立之后,作品逐渐模式化。但韩国电影视能影响全球市场,实在不能不让人承认是一大奇迹

    6 ¥ 0.00
  • 越南电影法案

    主要参考学习韩国和印度尼西亚,吸收了20多个发达国家的电影法案,越南电影法修订对电影产业颁布了诸多改革措施:完善其分级制度,并向国外投资者开放电影制作、发行、放映产业链;设置专项资金、财政拨款、向外国电影“征税”以及吸纳捐款,扶持本土电影发展

    4 ¥ 0.00
  • 区块链,受误解的发明

    在商业史上,从来没有像分布式账本技术和区块链这样被大肆宣传和误解的发明。为简单起见,我将使用包罗万象的术语“加密”或“加密技术”。但我的意思是让“加密”成为可能的非凡的、反复无常的底层技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它将在多个领域产生深远的影响。

    27 ¥ 0.00
  • 6G时代全息通信方式

    结合 6G 技术、全息通信愿景与未来通信技术发展趋势,以扩展活动空间与延伸体能智能为基线,进行扩展与挖掘可获得包括数字孪生、高质量全息、沉浸 XR、新型智慧城市、智能工厂、网联机器人、自治系统等相关场景与业务形态,体现“人-机-物-境”的完美协作。

    9 ¥ 0.00

【作者:任彤瑶;编辑:杨婷婷、张泽一;源自:远川商业评论《互联网公司,欢迎来到天花板时代》2022.04】

 

4月11日,芒格旗下公司Daily Journal Corp公布了最新持仓,今年一季度把手中的阿里巴巴股票持有量,从60.2万份直接砍半到30万份。

要知道芒格一度用真金白银把阿里烧成了“中概难民”的希望灯塔,但以互联网公司为主的中概股这轮调整,下跌幅度之大、周期之长、波及范围之广历史罕见,背后原因肯定不能简单的用业绩来解释。

地缘政治的扰动、监管机构的重拳、业务条线的收缩,似乎都在预示着这个长达20年的造富运动行至尾声。

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将要面对一个没有波澜的未来。

 

01

存量时代

 

2018年,王兴提出了互联网进入下半场的论调,彼时整个互联网行业被“流量见顶”的焦虑笼罩,巧合的是拼多多横空出世,率领互联网杀向下沉市场这个流量的最后处女地。2018年后,中国的电商和快递业的增量,几乎是拼多多以一己之力带来的。

王兴的观点如今看来极富前瞻性,如果说前两年“增长到顶“的预言有很多未雨绸缪的成分,那么随着各大互联网公司年报出炉,一个赤裸裸的现实映入眼帘: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增长已经基本停滞了。

如下图所示,主要互联网公司的收入增长正在持续下滑,甚至不乏探底,比如爱奇艺的收入同比增速已经在底部拉成平缓的线,电商奇迹拼多多的增速2021年四季度只有2.5%左右。

从大环境来看,互联网行业最能赚钱的两项业务——广告与电商,增速也是拉出了一根明显的下行线。

虽然每家公司的业务不尽相同,但从资本市场的角度审视,支撑互联网公司的高估值主要源于两个预期:总用户规模与单个用户贡献的价值。进一步细拆这两个关键变量,我们会发现,它们无一例外都遇到了瓶颈:

 

(1)用户增长停滞:网民这下是真的不够用了。

无论是社区还是电商,无论是长视频还是本地生活,各个细分行业公司的月活,季度环比增长都进入了个位数区间。大部分公司的活跃用户增长都开始步入躺平状态,唯一的例外是去年6月重组了用户和产品团队的快手,在三季度创下上市以来最大环比增幅,但四季度又迅速扭头向下。

下沉之王拼多多的到顶非常明显

 

实际上,国内电商在2014年之后就进入了20%以下增速的半躺平阶段,直到拼多多用拼团+百亿补贴补出了新的增长奇迹,带动了包括阿里和京东在内的电商共同富裕。在势头最猛的2017年,拼多多每个季度月活都能翻一倍。

但如今,就连拼多多都感受到了流量见顶的寒意。2021年,用户增长已经要从小数点后六位去挖掘了。

原因不是拼多多不努力,而是下沉市场也没有新用户了。2007年-2021年,我国移动网民规模的增速从133%逐步下降至个位数,渗透率超过73%。2021年,中国总共有10.11亿网民,而拼多多年底活跃买家数量达到了恐怖的8.687亿。

翻译一下这两组数据:10个中国人里有7.3个在上网,而10个上网的人里,四舍五入有9个都用拼多多。在财报里,拼多多的营销开支大幅下滑,显然也是因为在用户增长到顶的情况下,补贴带来的边际效应越来越小。

既然找不到更多用户了,那让现有用户付更多钱可行吗?

 

(2)单用户付费能力的提升有限。

“消费升级”喊了多年,但从四家以付费业务为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的公司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残忍的事实:用户真的不想花钱。

最有落差的是B站——2018年上市后,B站挥别二次元开始浩浩荡荡的破圈之路,用户规模与单用户价值同时上涨的预期创造了资本市场对B站的高估值。但事实是B站的用户规模飞速上升,用户的付费额却随之快速下跌,可见用户们的付钱意愿并没有随小破站的壮大同步上升。

看到这里,爱奇艺可能会感受到一丝安慰:虽然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ARPPU(付费用户人均收入)只涨了两块钱,但起码是安安稳稳,没有大起大落。

放眼望去,市场上还有一众日子更苦的难兄难弟,比如喜马拉雅和知乎这类内容付费社区。无论是内容、电商还是本地生活,客单价上不去已经是多年的痛。一方面抖音上的免费短视频一刷刷一天;另一方面,以中国网民的财力,也的确难支撑起互联网公司需要的付费水平。

流量没有了,用户又多年不肯付钱,支撑营收的两个核心变量都遇到了结构性的问题,结果就是闷头撞向天花板。

这时,监管的重锤既定命运般落下,烧钱换增长的时代彻底终结了。

 

02

有限自救

 

说互联网公司缺少未雨绸缪的意识并不客观,在核心指标触顶的天花板时代来临之前,大公司的增长动作主要是两种:1.做金融业务;2.打代理人战争。

2017年前后,“互联网公司的尽头是小贷”这种观点风靡一时;同一时期,大公司依靠流量和资本倾斜,在各个细分场景扶持代理人,呈现出来的就是外卖大战、直播大战和共享单车大战。

小贷业务其实是流量变现效率最高的模式,这一点在2017年前后网络小贷公司上市潮中得到了印证。后者本质上是在单用户价值难以提升的情况下,通过业务的多元化,实现对流量的反复变现,也即监管文件中提及的“无序扩张”。

遗憾的是,这两种动作都被监管部门彻底封死。2021年底,市场监管总局的118起反垄断处罚案例中,互联网企业独占七成。对于已经习惯挑选代理人,在发起一场又一场不计成本的战争的互联网公司来说,只能另辟蹊径,努力自救。

比如自诩“是社区不是媒体”的快手,偷偷把默认页从双列改成了单列,并向公域倾斜更多流量,B站则默默在横屏推荐流中加插更多“Story Mode”(其实就是短视频)。这些变动本质上还是为了提升广告容量,尽可能让用户感觉不出来广告变多了。

又比如长视频领域,在一波眼花缭乱的超前点播、会员专属广告被喊停后。年薪百万的公司高管想到了一个普通人拍大腿也能想到的办法:涨价。

2021年,腾讯视频的各档VIP会员价格涨了17%至50%不等,今年4月开完一场“降本增效”为主题的会议后,再次宣布提价20%;爱奇艺早就连涨两轮,黄金VIP月费提至30元时,还被骂上了微博热搜;芒果TV、咪咕低调做人,默默跟进。

无论是加点广告还是简单粗暴的涨价,本质上是多元扩张遭遇监管、整体流量增长消失之后,对存量的进一步挖掘。就连拼多多也铆足了劲“品牌化”,让用户敢于拼2000块的海蓝之谜和8000块的iPhone。要知道,拼多多现在的客单价还不如美团外卖。

除了对存量的挖掘,更立竿见影的手段自然是节流。只不过把裁员说成“毕业”这种骚操作,显然是其他行业的老实人万万没想到的。

一份广为流传的裁员信里,HR把离职手续写成了“毕业须知”,强行恭喜员工从公司顺利毕业。两张有赞的公司照片也颇为惊人:被裁员工的工牌装了满满一大箱,闲置的电脑显示屏摆满半层楼[12]。

砍人意犹未尽,经营预算也要省着花,越来越多公司接受了增量消失的残酷现实,逐步退出烧钱赚吆喝的无尽游戏。

要知道关了几百家店的海底捞,都没有进行大规模裁员,员工整体薪资反而还有所增加。不知道市值和收入几十倍于海底捞的各大互联网公司,会作何感想。

 

03

应许之地

 

相似的困局,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也上演过。2010年的3Q大战就是PC互联网流量枯竭的一种具象化体现,但4G基站、千元机和提速降费带来了移动互联网这座巨大金矿,挽救了上一个时代的内卷化竞争。

转身的历史节点,总会伴随旧王的退场与新贵的崛起,继而重新分配行业格局的座次:字节依靠AI算法与简单上滑的个性化推荐,代替了搜索这个PC时代当之无愧的互联网入口;拼多多靠低价拼单和微信好友砍一刀,在猫狗的盲区杀出路来。

所以,时针拨回到现在,大公司对元宇宙的痴迷昭然若揭。

2021年12月,网易云音乐在港交所挂牌上市,网易伏羲沉浸式系统“瑶台”在线上捏出两个身穿西装的虚拟丁磊,一个20岁、一个50岁,和线下的真人丁磊三人同步敲钟,称之为“全球首个元宇宙上市仪式”[13]。

网易不是第一个秀元宇宙肌肉的。从Roblox上市受捧到Facebook改名Meta,互联网公司们正积极向投资者与市场证明,自己紧握一张航向未来十年蓝海的船票。

最有行动力的公司已经开始卖铲赚钱。在罗振宇的得到APP上,《元宇宙6讲》的网课一个月卖出4万份,给前途暗淡的知识付费创收100万元。

元宇宙意味着全新的故事。它对现实世界的替代性,使得所有现实世界的产业都有可能在元宇宙中再造一遍。老玩家也看到了在新秩序里抢占更多份额的希望,这也是为什么被苹果多年掣肘的Facebook,宣称五年内转型成元宇宙公司,甚至还改了名。

但元宇宙还要翻过很多重山。最高的山是技术门槛,它要求一整套复杂的基建支撑、产生通用的技术标准,把沉浸感做上去同时把消费终端价格压下来,才能等来规模性的用户增长。那些声称将服务于医疗、教育等细分产业的元宇宙产品,更是需要证明,他们能提供的不止是客服虚拟人。

另外还有绕不开的监管。元宇宙是Web3.0蓝图的一部分,Web3.0关于数据确权、去中心化的核心想象,要如何在巨头与监管机构的密切注视下落地。

扎克伯格雄心勃勃要做的加密货币Libra,在监管机构干预下以流产告终,美联储给它的罪名是“正在引发隐私、洗钱和金融稳定的担忧”[9]。在国内,矿机已经撤向远方,NFT资产炒作热潮引起了新的批评。

以上种种指向关于元宇宙天花板的终极疑问:如果所谓元宇宙,只是对线下体验的又一次有限平移,那么种种增强现实、加密技术与产品,真正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它创造出的蓝海,是否够给移动互联网的首批赢家再续命十年?

 

04

尾声

 

2010年,有记者向思科CEO钱伯斯提问:“哪一家对手让你最担心?”钱伯斯毫不迟疑地回答:“25年以前我就知道我们最强的对手会来自中国,现在来说就是华为[1]。”

华为的成功一方面来自于对研发的投入,但同样重要的是,华为自诞生之初身处的国际化竞争的市场。90年代,国内通信市场的特点是“七国八制”,华为需要和阿尔卡特、爱立信、北电这些西方公司一起参与市场竞争。2001年之后,华为又开始在海外市场和竞争对手争夺欧美运营商的订单。

这种国际化的竞争环境,让华为从诞生起就必须确保自己能在全球最顶级品牌的围攻中生存。但在互联网行业,由于语言隔阂和众所周知的原因,大部分公司其实是在一个被保护的市场中成长起来。如今,除了tiktok,几乎没有能够建立国际影响力的中国互联网产品。

庞大的人口基数、广袤的市场、轰轰烈烈的城镇化为互联网公司创造了一个长达20年的红利期,他们不用像索尼、三星这些公司一样,因为本国市场的狭小参与国际竞争。

过去20年,互联网公司为中国经济的增长提供了稳定的动能,但另一方面,也许很多公司缺乏应对更残酷竞争的经验。

当国内市场的红利被挖掘殆尽,我们身边的互联网公司,又有多少具备应对全球市场竞争的能力呢?

 

参考资料:

[1] 各公司财报

[2] 互联网大厂为何纷纷裁员?,三联生活周刊

[3] 美团年净亏156亿,问题出在哪里,首席商业参谋

[4] 橙心优选下线!投资人:钱烧了,没留下什么东西,红星新闻

[5] 长视频平台会员涨价 一场尚处起点的“楚歌”之战,每经

[6] 谁在管理拼多多:超级大脑和原子化组织 ,晚点

[7] 京东裁员仍在继续:办理离职员工已排到1000多号,第一财经

[8] 网传游戏行业大裁员、砍项目 莉莉丝、网易等多位内部人士证实,红星新闻

[9] 还记得Libra吗?扎克伯格雄心勃勃的“发币”之路面临瓦解

[10] 为什么拼多多的手机越来越难砍了,远川研究所

[11] 含泪涨价后,爱奇艺离赚钱稍微近了一点,远川研究所

[12] 市值蒸发735亿港元!有赞裁员 内部人士:“不赚钱的都裁了”,21世纪经济报道

[13] 三个“丁磊”一起敲锣,网易云音乐弄了场“元宇宙”上市仪式,上海证券报

2022-05-16
一个赤裸裸的现实映入眼帘: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增长已经基本停滞了。主要互联网公司的收入增长正在持续下滑,甚至不乏探底。在核心指标触顶的天花板时代来临之前,大公司的增长动作主要是两种:1.做金融业务;2.打代理人战争。但两种动作都被监管部门彻底封死。

互联网公司天花板时代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