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信息智能    软件拖垮日本制造
  • 在字节做乙方

    字节跳动在切入企业级业务时,不可避免地碰到了过往经验无法复制的苦恼。企业级业务是个苦活。与消费互联网坐在办公室里,靠算法和产品就把钱挣了不同,企业级业务要跑行业、下工厂,是十足的乙方,还不挣钱。字节能不能做成to B业务?不少人认为,还需要时间

    4 ¥ 0.00
  • 定向广告与互联网

    随着广告技术的发展,到2024年,全球数字广告市场预计将增长到5250亿美元。行为广告的商业模式催生了一个由广告技术公司组成的生态系统,在复制传统媒体以广告为基础的商业模式时,互联网公司将一个关键的规则弃置不顾:商业运作和编辑决策之间的分离

    3 ¥ 0.00
  • 李小加的”滴灌通”

    聚焦在餐饮、零售、服务、文化。首先是大消费行业,波动性小、抗周期性风险能力最强,是老百姓生活离不开的行业。投资从根本上是极端分散化的,风险的关联是非常小,投资回报的质量就会非常高。这些行业都有非常稳健的现金流,而且是每天都会出现的现金流。

    2 ¥ 0.00
  • 印度才是挑战

    工业地理中心每过20-30年就发生一次转移,这是普遍的规律。拜登政府的供应链转移计划对中国的冲击大。中国的供应链体系虽然庞大,但是仍处于价值链的中低端,具有很强的复制性和可替代性,外迁的西方企业在科技人才丰富的印度等地,较容易培育出新的供应链。

    5 ¥ 0.00
  • 越南经济背后的战略

    2021年,越南对成为美国的第九大贸易伙伴,“越南无法依靠国内市场引领经济增长,因此必须比中国更开放,这在当下并没有选择,但也必须承担其风险。”关键在于,在之后的全球供应链竞争中,越南是否还能“继续在大国竞争中游刃有余,而不是被拖入其中”。

    4 ¥ 0.00
  • 十大先进组织结构

    先进的组织结构可以让企业释放出更大的创造性。欧洲创新学者约斯特·米纳阐述了如今最先进的10种组织结构。在他看来,人单合一模式中的链群正是最先进的组织结构之一。它将海尔变成了一个生态圈,将员工从自然人升华为自主人,使人人都拥有成为企业家的可能

    20 ¥ 0.00
  • 全球重大衍生品交易事件

    国际衍生品交易引发的惊天商战多次发生,对中国企业出海敲响警钟。1995年,未经授权的期货交易产生巨额亏损,巴林银行最终倒闭;2004年中航油新加坡卖出原油看涨期权,最终油价攀升导致爆仓亏损;2005年国储局交易员在LME建立大量铜空头仓位,铜价大涨造成巨大损失等

    14 ¥ 0.00
  • 谁击败了当年晋商?

    长途贸易让晋商积累了资本,产生了“山西票号”。由于不投资战争,不是近代的银行资本和金融资本。不能投资于军事自卫、战争经营借款和赔款之外,丧失了当时的所有“大宗业务”。随着通商开埠,山西逐渐丧失了国际贸易中继站的地利,被西方金融垄断资本击溃。

    11 ¥ 0.00
  • 鸡的迁徙

    八千年前家鸡在亚洲东南部地区由红色原鸡驯化成功,随后跟随人类迁徙的步伐几乎走遍地球上有人类居住的每个角落,成为世界各地常见的动物。在人类发展历史长河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也可以说,鸡的迁徙历史从一个侧面见证了数千年来人类的历史变迁。

    21 ¥ 0.00
  • 糖的进化史

    中国正逐渐成为糖的消费大国,同时糖的摄入过多与“肥胖、龋齿、2型糖尿病”等发病率增长呈现正相关。历史长河中,糖所带来的能量一直被人类所需。进入现代社会,大脑对于甜味的渴求从不减退。这也是在“减糖、控糖”成为时代背景下,“代糖”大行其道

    9 ¥ 0.00
  • 基建与日本经济

    日本也曾经是一个基建狂魔,早期的基建投资应该是非常有效的。尤其当日本经济泡沫破灭的时候,通过拉动基建等逆周期政策,让经济回稳。尽管当年所创设的“东亚增长模式”受到诸多质疑,但迄今仍保持全球第三大经济体的地位,是二战之后成功转型的极少数范例

    8 ¥ 0.00
  • 氢能源之困

    氢能源能量密度远高于锂电池、加氢过程只需3-5分钟续航500km,循环寿命4000次以上,排放的只有净水,没有污染。实际上,氢能源对其他燃料的依赖性太强。煤炭制备1公斤氢排放约10公斤二氧化碳。天然气每制取1公斤需耗电约11度,电解水制氢一公斤则要耗电约48度

    6 ¥ 0.00
  • 软件拖垮日本制造

    日本人把软件当硬件一样生产,追求质量、稳定性和零缺陷。软件开发和硬件制造有不同的底层逻辑。硬件强调质量,而软件更强调快速迭代。并但随着技术的进步,产品生命周期正迅速缩短,软硬件开发逐渐趋于同步。尽管硬件质量可靠,软件性能稳定,但更新速度太慢

    5 ¥ 0.00
  • 日本资产负债表衰退启示

    “资产负债表衰退”理论认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资产泡沫破裂后,企业的目标从利润优先转为偿债优先,进而引发经济增长持续低迷。在此背景下,货币政策因缺失融资主体而传导失灵。近年来我国宽货币到宽信用的效率大打折扣,与日本当年情形类似

    7 ¥ 0.00
  • 1990年前后,日本判若两国

    日本企业和个人不再追求利润最大化,而是追求负债最小化。无论货币刺激力度有多大,企业根本没有扩大再生产的需求,贷款意愿严重不足。这就解释了货币政策为啥毫无作用。辜朝明测算, 1989年后的资产价格暴跌造成的缺口,让企业和家庭进行了至少15年的净债务偿还

    6 ¥ 0.00
  • 中国工业1952年

    1952年我国连电风扇,手表也不会造,化纤产品也不会造,到1957年中国的化纤产量才200吨化纤,手表产量400只,你没看错,是400。1952年,量产汽车为零、制造了2000吨塑料,2000吨毛线,5600吨丝,2000吨农药,100吨化学药品、内燃机4万马力,铁路机车20台,铁路客车6辆。

    6 ¥ 0.00
  • 韩国电影崛起奇迹

    韩国电影好看只是因为它敢拍是一个误解。韩国电影的首要任务是服务于国内市场,否则缺乏国内观众消费,资本也会跑路。韩国电影并非没有缺点,韩国式的好莱坞电影工业模式确立之后,作品逐渐模式化。但韩国电影视能影响全球市场,实在不能不让人承认是一大奇迹

    4 ¥ 0.00
  • 越南电影法案

    主要参考学习韩国和印度尼西亚,吸收了20多个发达国家的电影法案,越南电影法修订对电影产业颁布了诸多改革措施:完善其分级制度,并向国外投资者开放电影制作、发行、放映产业链;设置专项资金、财政拨款、向外国电影“征税”以及吸纳捐款,扶持本土电影发展

    2 ¥ 0.00
  • 区块链,受误解的发明

    在商业史上,从来没有像分布式账本技术和区块链这样被大肆宣传和误解的发明。为简单起见,我将使用包罗万象的术语“加密”或“加密技术”。但我的意思是让“加密”成为可能的非凡的、反复无常的底层技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它将在多个领域产生深远的影响。

    27 ¥ 0.00
  • 6G时代全息通信方式

    结合 6G 技术、全息通信愿景与未来通信技术发展趋势,以扩展活动空间与延伸体能智能为基线,进行扩展与挖掘可获得包括数字孪生、高质量全息、沉浸 XR、新型智慧城市、智能工厂、网联机器人、自治系统等相关场景与业务形态,体现“人-机-物-境”的完美协作。

    9 ¥ 0.00

【作者:张静波;源自:华商韬略《日本制造,是如何被软件拖垮的?》2022.06

 

一场影响世界的产业大戏。

201011月,当马斯克买下丰田在美国加州的一座工厂,并赠给丰田章男一辆特斯拉电动跑车时,后者的脸上洋溢着胜利者的姿态。

但随后兴起的电动汽车,以及软件定义汽车的浪潮,却让两家公司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的反转。一起反转的,还有日美两大经济体的国运。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1

 

关于全球经济,最近20年有一个残酷的事实:

包括日本和欧盟在内,许多国家和地区陷入增长停滞,相对于美国的实力不断衰减,只有中国等少数国家例外。

以至很多人惊呼,世界上只有两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和美国。

https://d.ifengimg.com/w1080_h720_q90/x0.ifengimg.com/res/2022/CC28509BEEE5A1F528412F98E0391AF117B32A99_size177_w1080_h720.png

美国经济,把日本和欧洲远远甩在身后,这在20年前简直难以想象。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才是全球经济的明星,尽管总量比不上美国,但日本制造却充斥全球。

彼时的索尼,在盛田昭夫的带领下,不但产品横扫美国市场,还财大气粗地买下了哥伦比亚影业公司。

而因为业绩不佳,被赶出苹果的乔布斯,此刻还落魄地游荡在旧金山湾区,并不得不从头再来,创办了NeXT公司。

几乎就在同时,由丰田章一郎领衔的丰田,也正将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杀得片甲不留。

当丰田章一郎大笔一挥,在美国拿下12000英亩土地——相当于0.8个好莱坞,准备盖丰田技术中心时,美国人也只能再默念一遍福特二世那句著名的毒誓:

“我会将他们赶回老巢!”

https://d.ifengimg.com/w1077_h661_q90/x0.ifengimg.com/res/2022/1F45802996899664063C510FF2CFCCBB8E89516B_size958_w1077_h661.png

这场日美两国制造业的血拼,早在数十年前就点燃了引线。

1950年,当50岁的统计学教授爱德华兹·戴明,在美国推广他的质量管理思想时,根本没人听。

但在日本演讲时,包括索尼创始人盛田昭夫在内,所有顶级实业家都在洗耳恭听。

丰田汽车创始人丰田喜一郎更在随后,与工程师大野耐一共同开发出以准时制(JIT)为特征的丰田生产方式。

这套生产管理体系,经过丰田喜一郎之子丰田章一郎的发扬光大,在80年代以后,打得美国人落花流水。

当丰田卡罗拉跑20万英里,性能仍像新车一样时,福特汽车只能跑10万英里。

同一时期,索尼对美国消费电子产业的“吊打”,一点不逊色于汽车业。

也许是因为太过成功,使得整个日本,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对制造业、对硬件都充满了崇拜。

1991年,66岁的丰田章一郎视察一工厂时,就地趴下,钻到一辆车底去查看新车的组装质量,随后用沾满油污的双手,严肃训斥现场人员存在的问题。

当这位老人钻到车底时,他可能忘了抬头看一眼世界。

就在日本人还在沾沾自喜时,创办了NeXT公司的乔布斯,在硬件业务受挫后,开始转为开发全新的操作系统软件——OPENSTEP。这也是后来苹果Mac OS X的基础。

不仅如此,当日本漫画大师宫崎骏还在手绘《天空之城》时,被乔布斯买下的皮克斯,已经开始用软件,渲染3D动画。

同一时期,微软的Windows风靡世界,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也开启了美国人的信息高速公路时代。

这一系列看似不相关的事件,交织在一起,暗示着一场空前的产业变迁,那就是软件革命。

 

2

 

21世纪头十年,在计算机革命60年和互联网兴起20年后,通过软件改造产业的所有技术不断集齐,并开始颠覆一切产业。

苹果用iTunes杀死了传统唱片公司,亚马逊用电商颠覆了传统零售业……甚至,连汽车也有越来越多的功能由软件驱动。

然而,日本产业界在这场软件革命中,几乎集体缺席。

尽管日本拥有任天堂这样优秀的游戏公司,也有不错的嵌入式软件,但日本制造业并没能分享到软件革命的红利。

这背后,是从政府、企业到教育界,整个日本对软件重要性的认识不足。

由于制造业在日本崛起过程中立下头功,日本人对硬件有一种天然的痴迷,软件则沦为了附庸。

曾长期在日本工作的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迈克尔·库苏马诺,对此有一个精辟的解读:

在日本,软件即制造(Software as Production)。

换句话说,日本人把软件当硬件一样生产,追求质量、稳定性和零缺陷。

上世纪90年代,在日本东京,日立株式会社的软件开发中心,6000多名程序员在两栋31层楼高的建筑中并肩作战。

这种大规模的软件工厂模式,一度引起美国人的警觉。迈克尔·库苏马诺就曾惊呼:日本将成为下一个软件大国。

然而,这一幕并没有发生。

软件开发和硬件制造,毕竟有着不同的底层逻辑。硬件强调质量,而软件更强调快速迭代。

过去,产品生命周期较长,日本人有大把的时间,从容打磨产品,疯狂追求品质,恨不能把每一个bug(缺陷)都找出来。

但随着技术的进步,产品生命周期正迅速缩短,软硬件开发逐渐趋于同步。

https://d.ifengimg.com/w1080_h391_q90/x0.ifengimg.com/res/2022/F3D7E3FD45FB01B1BF24C292231BA2081422978E_size169_w1080_h391.png

新的市场环境,要求企业更快地投放新产品。但日本人依旧不紧不慢地追求零缺陷,最终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被动。

尽管他们的硬件质量可靠,软件性能稳定,但更新速度太慢了。

一个经典的例子是,当日本国内手机十几年不换样时,全球智能手机产业已经在苹果的带领下更新了无数代。

事实上,软件开发在日本并不受重视。许多日本大企业,宁愿选择外包。

即便自己开发,软件工程师在内部也是从属地位。对此,索尼前总裁霍华德·斯金格曾吐槽道:

“我们一开始并没有让软件工程师参与产品开发……在一个终身制的公司里,老年人占据顶端,年轻的软件工程师处在底层。”

地位决定收入。在日本,程序员收入远低于美国同行,甚至低于日本平均工资。国外互联网论坛上,经常能看到日本程序员的吐槽。

对于这样一个职业,日本的大学教育也缺乏足够的重视。

美国加州大学哈斯商学院教授罗伯特·科尔曾在2012年,对东京大学和哈佛大学进行过对比,结果发现:

在哈佛大学,计算机科学的毕业生远多于电子工程。而在日本,情况刚好相反。

https://d.ifengimg.com/w1080_h720_q90/x0.ifengimg.com/res/2022/056AB65948B004CAAB6A4EC9E01E5D76A40D3E8A_size341_w1080_h720.png

毕业生匮乏,导致日本软件行业人才短缺。

事实上,自2000年以来,日本IT专业的毕业生人数增长缓慢,最近十年更是负增长。

从政府、企业到大学,对软件的不重视,使得日本面对即将到来的软件革命准备不足。

当世界从硬件转向软件时,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制造,也开始濒临坍塌。

 

3

 

“软件正在吞噬世界!”

2011年,当网景公司创始人马克·安德里森在《华尔街日报》上写下这句话时,大多数人对软件改变世界的力量,还心存怀疑。

但随后兴起的人工智能(AI)等技术,使得以软件和算法为核心的数字化,不断加速颠覆传统产业。

从智能工厂到智慧城市,再到远程医疗,乃至手机、电动汽车……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无不在被软件改变。

Gartner分析师艾伦·巴库看来,这意味着,如果企业没有软件战略,将无法在世界上竞争,最终逐渐消失。

微软CEO纳德拉、英特尔前CEO科再奇更在不同场合表示:未来不管制造业还是服务业,所有的企业都是软件企业!

这些观点,归纳起来就一句话:软件正在接管世界!

在这场空前的产业变迁中,美国人优势尽显,一扫硬件时代被日本人按在地上摩擦的晦气。

这种优势的建立,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因祸得福。

1969年,美国司法部对IBM软硬件捆绑的策略提起诉讼。

此后长达十多年的反垄断,事实上导致美国软硬件销售的分离。这为软件行业的创新和繁荣铺平了道路。

到了90年代,在硬件被日本人吊打的情况下,美国企业更加注重软件开发。

同一时期,制造业还不够强大的中国,摸着美国过河,打造了一个规模堪比美国的互联网并培养了无数的软件开发人员。

这为后来,中美两国在手机、电动汽车,乃至AI领域的双雄格局,打下了基础。

硬件时代,产品由硬件定义,比如索尼随身听,就几乎是纯机械驱动。但到了软件时代,软件开始定义一切(SDx),传统的商业逻辑被彻底重塑。

创新和快速迭代,成为压倒性的竞争因素。

与硬件不同,软件的试错成本很低,它不可能也没必要像丰田卡罗拉那样,花50年的时间去打磨。

更有效的办法是,敏捷开发、快速迭代。

当美国人快速推出产品,并通过软件升级,不断改进用户体验,而日本人还在花大量时间,试图打造一款零缺陷的产品时,竞争的天平就已经开始倾斜。

最早是索尼感受到了压力,紧接着,是丰田……

201011月,特斯拉赠给丰田章男一辆最新款特斯拉电动跑车(当时市价约为28万美元),车牌上铭刻的“520”,正是对上一次官宣合作日期(520日)的纪念。

早在半年之前,马斯克就已买下丰田在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的一家废弃工厂,为Model S的量产扫清了障碍。此时,作为汽车巨头的丰田已经连续两年喜提全球销冠宝座,而特斯拉才成立7年。

丰田为马斯克解了燃眉之急:将加州工厂以4200万美元卖给了特斯拉,远低于出价1亿美元;同时以5000万美元收购了特斯拉2.5%的股份。

不仅送钱,还送工厂,刚从2009年金融危机中缓过来的丰田章男,也不是没有自己的小心思:利用特斯拉的经验,推动丰田电动汽车RAV4的合作研发。

RAV4的销量惨淡,让二者的蜜月期在2014年仓促结束,丰田章男也在2017年清空了特斯拉股票。

随后的电动汽车,以及软件定义汽车的浪潮,让两家公司的命运此消彼长。

 

眼看家族几代人积累起来的霸业即将不保,丰田章男显然坐不住了,他一改昔日的抵触,积极拥抱电动汽车。

2020年,丰田汽车宣布成立一家软件公司,名为Woven Planet Holdings。而一年前,它的“难兄难弟”——德国大众,已率先组建了CARIAD软件公司。

不仅如此,丰田章男还计划在日本富士山脚下,打造一座新型智慧城市——Woven City

尽管丰田章男试图力挽狂澜,但未来丰田能否带领日本制造业走出低谷,还是个未知数。

短短20多年时间,日美两国制造业的命运就发生了戏剧性的反转。这一次,取代福特二世发毒誓的是,许多日本人在沮丧地感叹:

日本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制造出令世界尖叫的产品?

2022-06-28
日本人把软件当硬件一样生产,追求质量、稳定性和零缺陷。软件开发和硬件制造有不同的底层逻辑。硬件强调质量,而软件更强调快速迭代。并但随着技术的进步,产品生命周期正迅速缩短,软硬件开发逐渐趋于同步。尽管硬件质量可靠,软件性能稳定,但更新速度太慢

软件拖垮日本制造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