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基础设施    苏联建筑艺术简史
  • A股4次著名“抱团”事件

    传统基建、消费升级、科技发展、金融扩张同时存在,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还是并存的格局。因此,映射到A股,四大板块——周期、金融地产、消费、科技(主要是TMT)机会轮动。而金融地产、消费、科技是机构投资者愿意持股的主要板块。因此A股出现了抱团轮动的特征。

    17 ¥ 0.00
  • 中国31个省市区重点产业布局

    天津未来产业发展重点1、壮大高端装备、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航天、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生物医药等十大先进制造产业;2、建设一批智能制造试点;重庆重点招商引资产业:IT产业、汽车摩托车产业、高端设备、新材料、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产品……

    3 ¥ 0.00
  • 华尔街之狼2016年反向操作复盘

    比尔·阿克曼因手法激进,素有“华尔街之狼”之称。2020年开春,在桥水基金、文艺复兴科技等传奇基金可能面临亏损的时候,却在逆风而上。以2700万美元赢得26亿美元,收益率近百倍!2019年录得58%的收益,2020年累积取得年化70.2%。本文是他在2014-2018年间,反向操作而巨亏的一个复盘

    2 ¥ 0.00
  • 进击的早餐馒头

    早餐消费习惯的差异会是横亘在前的一个障碍。44%的消费者会选择吐司/面包作为早餐,并且这个数据仍处于上涨的趋势中,但超过4成的西式早点消费者无疑将大幅削弱中式早点增长空间预期。中式早餐连锁还是面临着便利店的竞争:选择在便利店早餐人群比例高达29%。

    3 ¥ 0.00
  • 产业链的地理距离

    地理距离对于贸易和产业聚集的影响极大。欧洲、北美、东亚三大经济高地,都是跟临近地区贸易金额极高。不管是RCEP还是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实际上都是确保变成东亚市场+东亚产业链VS美国市场+产业链的形态,利用地理优势加大长期竞争的胜算

    19 ¥ 0.00
  • BAT移动生态战争2021

    2021年,移动互联网生态中,算法推荐可能会受到抑制,或有一些数据运用的规则出台。同时收购获得行业领导地位的行为,也会在政策监管之下变得谨慎。买水的(买流量),送水的(精准匹配需求),造水的(知识化是最大的看点)移动生态之间增速的差异会开始显现。

    0 ¥ 0.00
  • 基础科研需要“讲实话”

    中国还远远没有到全球领先的科技地位。必须靠的是比人家优越,优越在哪里?优越在你的科技发展能力。科技发展能力靠的是什么?学术界。学术界靠的是什么?人力、财力和物力的投资。这些投资必须要用在刀口上,你不用在刀口上,后果之严重是非常明显的。

    3 ¥ 0.00
  • 迷失的日本文创战略

    “酷日本”本身沦为依靠品牌驱动、缺乏核心内容的空泛概念——从影视、动漫、游戏、出版、时尚、餐饮旅游乃至工业制品,几乎无所不包,凡是可以盈利的行业似乎都纳入其中,其自身只是成了一个毫无灵魂的容器而已。这正是“酷日本”创新发展战略当下最尴尬之处

    2 ¥ 0.00
  • 制造业能不能去西部?

    那些“制造业外流能倒逼产业升级”的鬼话,连信都不要信。自然环境、基础设施和耕地红线一直是制约中国西部发展制造业的掣肘。未来,交通网络、水电光伏的超级工程,目的是不断降低西部要素成本,让制造业留在中国,让就业留在中国,让有尊严的生活留在中国。

    5 ¥ 0.00
  • 顶尖高手是如何研究基本面的?

    研究商业模式的意义在于:1.是不是个好生意?2.这样的生意能够持续多久?3.如何阻止其他进入者?这三个问题分别对应:商业模式、核心竞争力和商业壁垒。三位一体则构成公司未来投资价值:盈利模式、实现前者的能力,壁垒是通过努力构筑的阻止其他公司进入的代价

    4 ¥ 0.00
  • 科学仪器,被拉大差距

    过去400年的历史一再证明:谁掌握了最先进的科学仪器,谁就掌握了科技发展的主动权。中国1000多家科学仪器厂,大部分产值低于1000万元。2018年数据:全球科学仪器行业TOP20,无中国企业。北京大学2009年一个调研结论是:过去20年,与发达国家相比,科学仪器差距逐步拉大。

    6 ¥ 0.00
  • 特斯拉秘密:软件收入

    特斯拉目前并未在其财报中单独披露最核心应用软件AutopilotFSD的收入:1、FSD在2020年7月1号,其价格已经上涨至8000美元/套(国内64000元/套)。2、OTA付费升级;3、车联网功能。根据可揭示FSD收入的核心变量——递延收入,预计FSD累计现金收入达到12.6亿美元,2019年现金5.6亿美元

    4 ¥ 0.00
  • 工业气体,一国化工考场

    工业气体,是现代工业的基础原材料,被誉为“工业血液”。工业气体产业考验的是一个国家的化工底子。中国工业门类齐全,工业产量充足,这是事实;有很多工业产品无法量产、依赖进口,这也是事实。能制造许多高技术的产品,也有大量产品根本没办法制造。

    2 ¥ 0.00
  • 全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概览

    文化产业发展渐入佳境,除了一些老牌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从中央到各省市、区县级地区,各级文化产业政府投资基金遍地开花。文化产业政府投资基金在兼顾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同时,其自身也在不断成长。本文梳理了2014年至今,全国各地部分文化产业政府投资基金。

    3 ¥ 0.00
  • 温铁军:​RCEP与中国农业

    RCEP谈判中,农产品关税一直是个敏感话题。最终的谈判结果,除了日韩和个别最不发达国家,大多数成员达到90%以上农产品零关税的高水平。我国和日本之间首次达成农产品关税减让安排,日本六成以上、我国八成以上的农产品将互相取消关税。

    0 ¥ 0.00
  • 全球另类投资现状

    全球每年基础设施投资需要3.6万亿美元;房地产投资在2010年-2016年快速增长,2016年后增速放缓;对冲基金里,过去十年收益最高的类别是全球股票策略,其次是相对价值策略,收益最低的是全球宏观策略。对冲基金和传统60/40的投资组合在衰退和市场极端情况下相关性较低。

    0 ¥ 0.00
  • 疫苗玻璃瓶,造不出来

    中国人不光造不出疫苗用的玻璃瓶,还造不出圆珠笔上的钢珠,打火机上的垫片,很多“小”东西造不出来。有人据此骂中国制造不行,但其实不是的。中国制造只是缺少足够的时间,不能苛求每一步都走得无比扎实。不可否认的是,高速增长掩盖了发展中的许多问题。

    18 ¥ 0.00
  • 贝莱德CEO:创纪录资金正在流入中国

    “许多美国大公司在中国非常活跃,销售商品,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从未如此之大,”“全球投资者都在奔向中国,而不是远离中国。”他欢迎与拜登政府讨论对华多边合作必要性。“有必要让全球第二大和第一大市场进行对话,有必要让多边主义构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2 ¥ 0.00
  • 2020谷歌技术发展

    2020年,随着世界被冠状病毒重塑,我们看到了技术可以帮助数十亿人更好地交流,理解世界和完成任务。GoogleResearch的目标是解决一系列长期而又重大的问题,从预测冠状病毒疾病的传播,到设计算法、自动翻译越来越多的语言,再到减少机器学习模型中的偏见

    1 ¥ 0.00
  • 马斯克新访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触及范围得到了扩展。我们真的能很好地使用先进的技术?这将成为一场考验。这个问题最后会成为许多文明的过滤器:能利用好这些技术,同时不让自己被毁灭吗?人类拥有这些先进的技术,是不是就和给一个小孩一把枪一样?

    0 ¥ 0.00

【作者:晨枫;源自:观察者网《真正的苏联建筑究竟长什么样?》2020.10

苏联建筑还有真伪吗?这本来不是问题,但既然说起来,倒是个有意思的话题。

要说历史渊源,苏联建筑自然源于俄罗斯建筑,更加确切地说,是基辅罗斯建筑。有种说法是俄罗斯人源自北欧的维京人。维京海盗不仅在大西洋两岸打家劫舍,还沿内河向温暖富庶的南方拓展势力范围,曾经打通斯堪迪纳维亚到耶路撒冷、君士坦丁堡和巴格达的水上通道,尤其是伏尔加河到里海和第聂伯河到黑海的两条水道,沿河的很多城市据说就是维京人最早建立的。在今天的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维京人被称为瓦良格人,其中一支被称为罗斯人,建立了基辅罗斯,这就是俄罗斯人起源的一派观点。

http://p0.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c7a15246dbdf47d49529b20f865138f7.png

基齐大教堂

http://p7.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817651c8a14c4fdb807ae6105a785ddc.png

苏兹达尔大教堂

http://p3.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753bdfd63151428eab8b8cd53b24b145.png

圣瓦西里大教堂

基齐大教堂在离芬兰不远的奥涅加湖中岛上,纯木质,始建于1694年,在18世纪中几次扩建后,成为现在的状态。但这并不是最早的洋葱头教堂。在莫斯科周围金圈上的苏兹达尔大教堂更加久远,也更早地毁于战火,形制已不可考,现存的始建于1528-1532年,这已经是很典型的洋葱头了。和基齐一样,洋葱头的数量是逐步增加的,并不是一开始就有那么多。最有名的洋葱头当然是莫斯科红场的圣瓦西里大教堂,但这实际上已经偏离了正宗的俄罗斯洋葱头,因为最高的中塔并不是洋葱头,而是更接近塔形。

有说法称洋葱头是受拜占庭建筑的影响,根据俄罗斯多雪的特点拔尖了拜占庭圆顶,而成为洋葱头。莫斯科公国风格也常用尖塔,不仅高大挺拔,还有利于积雪自己滑落下来。北方建筑大多采用尖削的坡顶,都是一样的道理。

http://p3.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1f4163395b414d60bef3d3934b39cc87.png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斯巴斯克塔及有名的红星

http://p4.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849fecf83e42489b89a6183f65805e09.png

圣彼得堡的彼得保罗大教堂

http://p9.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80f41617cb7e4c7c9b73121fc1913a61.png

圣彼得堡的海军部大楼

尖塔在很多地方的建筑里都有,哥特式大教堂也常用尖塔,但特别细高的尖塔在俄罗斯成为独特的建筑语言,与洋葱头构成俄罗斯建筑的特征。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斯巴斯克塔及其红星是苏联的招牌形象。其实克里姆林宫的原意是大公或者领主的城寨。因此,俄罗斯实际上到处都有克里姆林,莫斯科的这个也是城寨,并非皇宫的专用名称。褚红的高墙和斯巴斯克塔已经存在很久了,斯巴斯克塔是1491年建造的,红星是十月革命之后装上去的。

但在彼得大帝时代,尖塔被极大地拉细、拉长了。1712-1733年建造的圣彼得堡的彼得保罗大教堂第一个吃螃蟹,这之后政府建筑也开始具备这种风格,1805-1823年建造的圣彼得堡海军部是另一个典范。从这里,已经可以隐约看到莫斯科七姐妹和北京、上海的中苏友好大厦了。

http://p5.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f43eef542c9f4b4b9096b750613efd7f.png

http://p3.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dd4a8a994f4945e3bfa9e2ecb26b4e6b.png

http://p1.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280de561f1d946579a85b1a0b3bb1fe5.png

莫斯科七姐妹中的三个:莫斯科大学(上)、劳动模范公寓(中)、文化人公寓(下)

http://p9.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5c29715a441c4d699e16bf3b4c65af8f.png

全苏农展馆

http://p8.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c282bdbf0f84414a86049b0c5086cba6.png

上海中苏友好大厦是苏联援建的,现为上海展览中心

https://p9.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ce22cb77c5c14a6b9aea6756153995e1.png

华沙科学文化宫是另一个对外输出的例子

http://p6.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3d283d0803f845659ac95c12a624fbe7.png

常被忽略的莫斯科红军大剧院

http://p1.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dc118e8e3aae46c789c0d393fdc15b0c.png

http://p9.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57041d4b4d7b4abc8407c7b7252e2a42.png

莫斯科地铁站的共青团站(上)和马雅科夫斯基站(下)等同样享有盛名

在斯大林时代,洋葱头代表的东正教会不再受到尊崇,但尖塔得到强化,与30年代ArtDeco风格的纽约摩天大楼相结合,再揉进一点洛可可,发展成为如今人们熟知的苏联风格。这种倒插利剑的婚礼大蛋糕的风格自30年代末开始,虽被二战打断,可在战后重建和援建社会主义国家中得到极大的推崇:莫斯科七姐妹、农展馆和北京、上海的中苏友好大厦都是这个时代建造的。而且不仅上天(摩天大楼),还入地(地铁站)。美轮美奂的莫斯科地铁站在战前就得到广泛的国际赞誉,如今依然是莫斯科独特的风景线,共青团站、马雅科夫斯基站、基辅站、发电厂站、白俄罗斯站等成为旅游者的打卡地。

战后初期的苏联建筑风格又称斯大林主义,这其实是现代建筑发展上的一段弯路。19世纪后半叶到二战前夜是从机器时代的巅峰步入电气时代的阶段,也是建筑史上步入现代主义的时代。斯大林主义是对现代主义的反动。

建筑可算所有艺术形式中最特殊的。一般认为,艺术包括文学、诗歌、戏剧、音乐、绘画、雕刻、建筑,在现代还加上摄影和影视。不算上现代的这两者,建筑可算是唯一与科技和公众紧密相关的艺术形式,人人有资格对建筑评头论足,尤其是可见度高、具有地标意义的公共建筑。要交口称赞不容易,要千夫所指则是轻而易举。即使如今已成经典的卢浮宫金字塔和悉尼歌剧院,当年也是不乏争议的。由于公共性和持久性,建筑不可能是阳春白雪的纯艺术,也不可能是下里巴人的纯实用。也正因为此,建筑常被作为时代的特征,因此而被统治者作为政绩标志。

建筑还不同于造房子。造房子以满足居民居住需要为主,现在还包括工业建筑。民居和工业建筑永远以实用性为主,艺术性为辅,有钱就多折腾点,没钱就不折腾。但公共建筑(包括政府建筑、地标级商业建筑和豪华民居)就不局限于实用性,而较多考虑艺术性,尤其是业主的品味和实力。也正因如此,建筑不仅具有艺术性,还具有时代性。时代性包括时代(主要是业主)的思想理念、趣味取向和科技水平。古希腊的列柱式神庙不仅是技术限制而难以建造大跨度的原因,也有城邦民主众人托起社稷、众神托起世界的思维在内;罗马的砖拱和大穹顶不仅是技术上的巨大进步,后者还有共和思想在内。

http://p2.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14e655b9f7024d8cb9d9644bf1c38a92.png

伦敦水晶宫是划时代的,可惜在1936年毁于大火

http://p5.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1cc0e8e5d9204cec92766eece7a93146.png

钢铁构架提供的大空间和玻璃提供的明亮是古典建筑闻所未闻的

http://p5.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ef3fcd223a974442915f02f4a01bdceb.png

埃菲尔铁塔则是来自欧洲大陆的重磅冲击

http://p2.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5fd4510945174b0b8ef157e5b47b6fbc.png

米斯的巴塞罗那德国馆在90多年后依然新鲜如初

http://p1.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0c611b65422e47e3a1e364f9e5e87b2c.png

萨伏伊别墅则奠定了现代主义WhiteLightBright的基调

http://p4.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1920db1f94db4ca28992ae687f8a8732.png

包豪斯更是成为现代主义的黄埔军校

但在机器时代,建筑艺术落后于建筑材料和技术的发展,新古典主义和学院派基本上无视了钢铁、玻璃带来的构造和表现上新的可能性,还在石料和砖砌时代形成的形制中打转。伦敦水晶宫(1851年)和巴黎艾埃尔铁塔(1887年)是外来户口对建筑世界的强烈冲击,水晶宫的设计师约瑟夫·帕克斯顿是园艺师出身,古斯塔夫·埃菲尔则是桥梁工程师出身。

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年代,建筑的现代主义开始进入快车道,米斯···罗(通常简称米斯)的巴塞罗那德国馆(为1929年世博会所建的临时建筑,在80年代原址重建)在90年后的今天看来依然前卫;勒·柯布西埃的萨伏伊别墅(1928-31年建造)奠定和具体化了建筑是居住的机器的理念;包豪斯学派更是成为现代主义建筑学派的黄埔军校,不仅在构造上全面拥抱新技术,还提出形式服从功能少就是多等革命性的新理念,要废除一切无谓的装饰,废除一切只带来形式美观而没有实际效用的空间。

http://p5.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6448fbf21c9d44faa42aaf10a4b972d5.png

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喀山大教堂显然是在向罗马圣彼得大教堂致敬

http://p4.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7d5a7c7f48504f83b0804c778db8b1c9.png

叶卡捷琳娜宫则是向当时西欧正在流行的洛可可致敬

http://p1.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c9d4cc4d6b654820a9d23abdce7eea18.png

布尔什维克革命不仅推翻了帝俄统治,也解放了人们的思想,雅科夫·切尔尼科夫的建筑狂想1924年)凸显了新兴的构造主义面向未来的风貌

http://p8.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0a81f7fc6a9440a297c23c93d0bada65.png

正因为彻底无视历史和传统元素,全面拥抱未来,构造主义有时也称为未来主义,这是埃尔·李齐斯基的水平摩天大楼设计方案(1923年),解放地面、改善城市拥挤的作用显而易见,当然,这停留在空想阶段了。值得指出的是,这不是纯粹空想,前景中的置顶水平结构在右端一拐,与后景中的置顶水平结构在空中连接,既增加使用面积,也增加结构稳定性

http://p2.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1ea5072be4154956831ccb9713766cb2.png

但塔特林的第三国际纪念碑设计方案(1919年)才是构造主义的代表作,充分展现了共产主义运动团结向上和代表未来的冲势,可惜停留在纸面上,没有建成

http://p8.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bc8d07a4244d470696aa0e2ad0bc7c72.png

但舒科夫塔(1922年)建成了,这原本是无线电广播塔,天才的双曲线斜格框架惊世骇俗。每一段的侧面其实不是直线,是双曲线。舒科夫发明了这种结构,在1896年全俄博览会上建造了第一个双曲线塔,其实在构型上更加纯净,2010年建成的广州塔是向舒科夫的致敬

http://p6.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df7d2e13268b41f5bcdc474f5bd25b6f.png

伊利亚·格罗索夫的祖耶夫工人俱乐部(1927年)

http://p2.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39db48f4337f4e5c8249edac1f08175a.png

梅尔尼科夫为自己设计的住宅(1927-29年)

http://p7.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938da82582a947b5a13efd738e88ab1e.png

其室内设计在今天看来依然富有新意

http://p5.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1ece1a890c014ac39efdff0aa2bbe854.png

梅尔尼科夫的卢萨科夫工人俱乐部(1927年)

http://p0.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ae7c31f5f3b94713846132ac0cd737f6.png

金茨伯格的纳柯姆芬公寓则强调社会主义大熔炉理念,要在居住上实现社会平等(1930年)

http://p5.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e3c11d1f4ca14976820cd85c2c150af9.png

维斯宁兄弟设计的英俄Arcos贸易公司总部(1924年)超前于现代玻璃盒子建筑30年,可惜也只是纸面设计

在俄罗斯,尖塔和洋葱头并未主导建筑艺术,圣彼得堡的美轮美奂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对西欧流行的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主义到学院派的模仿,喀山大教堂当然是向罗马的圣彼得大教堂致敬,叶卡捷琳娜宫则是与维也纳美泉宫同源的洛可可,当然颜色从哈布斯堡黄换成政治正确的罗曼诺夫蓝。

布尔什维克革命不仅推翻了帝俄统治,也解放了人们的思想,构造主义建筑风格异军突起,这是尖塔和洋葱头之后第一个源自这片土地的具有世界影响的独特建筑风格:简约、抽象、动态、激情,完全抛弃历史元素,彻底面向未来,因此有时也被称为未来主义。构造主义受到绝对主义(suprematism)、新塑造主义(neoplasticism)和包豪斯的影响,强调用抽象、简单、复用的几何构型元素组合成建筑整体。弗拉德米尔·塔特林、康斯坦丁·梅尔尼科夫等是其领军人物。另一方面,维斯宁三兄弟、莫伊塞伊·金茨伯格则更倾向包豪斯风格,功能先导,后者还提出社会主义大熔炉概念,要用舒适、功能先导的居住建筑实现社会平等和阶级消灭。

http://p1.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5ea8153d42744fcbb2c32780f975d7de.png

维斯宁兄弟的重工业人民委员会大楼方案,用架空天桥将多个塔楼连接在一起,既舒展又衔接

http://p9.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ccb70a3d0fc94ce881dbdcf114a33dd6.png

伊万·福明的设计则有凡尔纳的味道,这是较短的北立面,面向克里姆林宫的西立面要长得多

http://p2.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64597429860642d2b007b03b52ef4559.png

梅尔尼科夫的方案就很科幻了

http://p5.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13f6576bc49b4ed8ae7c90c79e3f63b9.png

视觉效果没说的

http://p8.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2fe557a84402453390df655ebcb9054c.png

有人在现代做成3D模型,这台阶没有奥运运动员的体格,怕是走不到头

http://p9.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0024bc490665411080f0b4b6521dfc4e.png

但伊万·莱奥尼朵夫的设计更加疯狂,远远超过30年代苏联的技术水平

1933-1934年的重工业人民委员会大楼设计竞赛可能是构造主义的最后辉煌,或者说灭亡前的猖狂一跳,惊世骇俗的设计方案叠出。重工业是斯大林时代的重中之重,重工业人民委员会的地位可想而知。这将紧贴在红场边上,但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整个项目放弃。

http://p8.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d68c4b15580947acadf841b7b40d8bc7.png

·柯布西埃的设计接近构造主义的理念

http://p1.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8eddf169493145d6b47d1fd4ba76c35f.png

埃里克·门德尔松的设计更加表现主义

http://p4.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48e3e1a495ab42a9916184051cb78b3a.png

沃尔特·格罗皮乌斯的设计也比他的任何设计都更加前卫

http://p4.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4b1f9fca891042a29991b7ddbe5b1967.png

苏维埃宫最后入选的方案决定了构造主义的灭亡,并指明了战后苏联建筑的方向

http://p2.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bdbe7ee91b184b6793b570a29c2f4133.png

如果建成,这是比埃菲尔铁塔、纽约帝国大厦更加高大的世界第一高楼

http://p5.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88f8f32141f9471a9ccc60ecdd881acc.png

http://p1.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1d7784a143374a958be76cf382760fbb.png

这将是最高苏维埃的所在,并且是很多政府部门的办公场所,在气氛上,则恍然回到罗马

http://p4.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822c087df303476bb56512be96d926f2.png

这将与克里姆林宫隔莫斯科河相望,新莫斯科将围绕苏维埃宫建造

http://p7.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c4b0dfced0dc4f938353919f61e90751.png

红场也要改造,在圣瓦西里大教堂边上造起第八个莫斯科姐妹

但构造主义与斯大林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审美观不符,1932年的苏维埃宫设计竞赛终结了构造主义在苏联的兴起。这是建筑史上很重要的一次设计竞赛,大批西欧的前卫建筑师也参加了,如包豪斯教父沃尔特·格罗皮乌斯、现代主义祖师勒·柯布西埃、表现主义领军人物埃里克·门德尔松等都提交了设计方案。但最终中选的鲍里斯·伊俄凡的设计则开创了倒插利剑的婚礼大蛋糕风格,这个符合斯大林审美的巨无霸设计因为卫国战争的爆发而推迟,为腾地方而在1931年炸毁的基督救难大教堂于1995-2000年被原址重建,而苏维埃宫成为建筑史上一段尴尬的插曲。

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全盘否定也冲击到建筑界,倒插利剑的婚礼大蛋糕的斯大林主义嘎然而止,粗野主义取而代之。

http://p4.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099e9d4520e74f67b70d9504e059f9bd.png

现代主义其实是个总称。米斯的西格拉姆大厦(1957年)代表了简约主义这一支,强调精细

http://p2.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48adf7d97e284d84855acba745dccdfe.png

范恩沃斯住宅(1945-51年)至今不乏致敬者。这其实是造在草地上的,但洪水淹没地基后,建筑浮在水上,倒影反而更加好看

http://p0.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3cce00cfe975436c805ab82ed8bbc783.png

伊罗·沙里能的纽约肯尼迪机场环航航站楼(1962年)则是表现主义的典范,在今天,随着建筑技术的发展,影响日增,如今名声大噪的桑蒂亚戈·卡拉特拉瓦可说是当代领军

http://p4.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40924004bfc649638ee7a0deff97e1da.png

·柯布西埃的昌迪加尔高级法院(1947年)则是粗野主义的先驱之作之一

粗野主义是现代建筑的有趣分支。现代主义实际上只是统称,在战后迅速分裂为若干分支。米斯领军的简约主义强调功能、简约和晶莹,做工上精益求精,西格拉姆大厦影响了几十年的世界商业办公建筑,范恩沃斯住宅几十年后依然不乏模仿者。表现主义则突破功能和简约,注重艺术表现,实际上已经甩开了形式服从功能的限制,悉尼歌剧院在饱受争议后,成为悉尼甚至澳大利亚的地标,纽约肯尼迪机场环航航站楼则是表现主义的另一个代表作。另一方面,勒·柯布西埃放弃了自己的WhiteLightBright原则,转向粗重、不事修饰、阴沉沉的粗野主义,马赛公寓和昌迪加尔高级法院成为先驱之作。

粗野主义并没有严格的定义。粗野主义常用清水水泥和直白的钢混结构,拒绝抛光与粉饰,强调出身谦卑的材质的自我认可,强调结构本身带来的光与影的效果。对结构也绝不遮掩,坦然暴露在外。同在现代主义的屋顶下,粗野主义是与米斯的精雕细琢背道而驰的。说起来,粗野主义的得名有点不幸。这是1955年英国建筑评论家雷纳·班南姆把这个新兴的建筑风格与法文中清水水泥(bétonbrut)和幼稚派艺术(artbrut)混起来用文字游戏拼出来的新名词,但在英文里,brutalism就成为粗野主义了。建筑史上很多主义都是后来的建筑评论家为了便于分类而提出来的,罗曼式(Romanesque)、哥特式(Gothic)的名称也是这样来的。

粗野主义常以粗重、巨大的方正体量出现,或者是粗暴堆叠的方块,但粗野主义并不排斥圆弧和曲线。在形式与功能问题上,粗野主义没有表现主义走得那么远,但也并不严格遵循形式服从功能。在某种意义上,可说是形式服从材质,有什么材质,有什么样的建筑技术,就造什么样的建筑。水泥是粗野主义最常见的建材,但砖、钢、玻璃也不避讳。

在美学理念上,粗野主义拥抱战后欧洲盛行的平民主义,对贵族品味的精雅和细致彻底拒绝和不屑。不拘礼仪,肯定自我,坦荡直白,激情执着。在某种程度上,粗野主义可说是构造主义的精神后代,都有一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挑战和自信,斯大林之后的苏联很快拥抱粗野主义并不偶然。

很多人把粗野主义与苏联和东欧相连,这是把建筑艺术政治化了,哪里有比粗野这样的称谓更适合用来攻击苏联呢?粗野主义诞生于西方,在60-70年代也在欧美勃兴过一段时间。但对于一面批判贵族的等级思想、一面拥抱贵族情趣的中产阶级审美观来说,粗野主义是一种冒犯,这使得粗野主义在西方的命运很是坎坷。

http://p0.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a2f6f0d85d3f474c8d6bc66bd74d9668.png

贝聿铭设计的达拉斯市政厅(1978年)

http://p5.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18323ff51cf140be9e4bf7283be2a0e7.png

路易斯·康的菲利浦·埃克塞特学院图书馆(1972年)

http://p2.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a5ebba621b6d4e2882e2bdc307e7ced7.png

柯布西埃的马赛公寓(1952年)的五彩阳台处理和把地面解放出来的鸡腿立柱超前于时代,在饱受几十年唾弃后终于得到承认

粗野主义在美国从来没有真正立足过,尽管波士顿市政厅、达拉斯市政厅可算是粗野主义作品。路易斯·康口头反对粗野主义,身体却很诚实,大量建筑作品大概只有他自己不认为属于粗野主义。勒·柯布西埃的马赛公寓在千夫所指之后,终于被列入世界文化保护遗产名录。但粗野主义在英国的命运更有意思。

http://p4.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3400baaf723e4348bf295d90c087023b.png

特莱利克公寓(1972年)差点被拆毁,侧面独立的电梯井其实是很实用也有意思的设计,上下直通的电梯井是高楼防火的难点,这样分开了容易隔离和阻止火势蔓延

http://p3.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d9e4e40a16b443ceb51e73927eb6608a.png

普莱斯顿公交总站(1969年)两次差点被拆毁,现在总算上榜,列入保护名单了

https://p1.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14b2b9bd6de148698f207ef428b1be0a.png

伦敦国家大剧院(1976年)还好没有过这样的惊险

http://p8.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b3e351582e814458920ee26a0b3c89c5.png

亚历山大路新村(1968年)不仅是低收入住宅,也是粗野主义的尝试

英国人给人以温和稳重低调的感觉,但英国人其实是像鸭子一样,水上泰然,水下疯狂,英国喜剧荒诞起来真是拦也拦不住,比如蒙蒂·派森系列喜剧片。或许是出于残存的自信,也或许是出于不愿辉煌逝去的抗争,英国人在60年代出人意料地拥抱粗野主义,但很快激起有文化的人的反弹,查尔斯王子是声音最响的。到了80-90年代,大量粗野主义建筑被废弃,甚至被拆毁,如今人们只能从被保护的残留中寻找残存的自信和抗争了。

http://p7.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9bbb875eb882435ab19b98d1bafdc2ab.png

黑川纪章的中银胶囊塔(1970年)

http://p2.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3e79e352f6b84d7b81d30410caca5bfb.png

丹下健三的筑地改建规划模型(1963年)

http://p8.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fa0aec5a35774783bcb523115abce7b5.png

安藤忠雄的光之影教堂(1989年)

http://p6.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4b2abcf434bb422099108b00d20578ab.png

南非米德兰中央大水塔(1996年)

http://p1.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dbbb914f88324bf2902d374d0352dd6d.png

突尼斯的湖滨大饭店(1973年)

http://p0.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52c76d00ba2b44b3bb7c34d0d50174f6.png

上海老场坊(1933年)

https://p9.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86f76151fb464b40b47263b200bc89a6.png

HerzogdeMeuron在金华建筑公园里的粗野主义雕塑(2007年)

日本在60-70年代也拥抱过粗野主义。在时代上,这与战后日本摆脱旧日本影响和经济复苏重合,或许说明了日本民族心理的重启。粗野主义在日本的影响至今犹存,早年的丹下健三、黑川纪章不说,当红的安藤忠雄就有浓重的粗野主义的影子。粗野主义实际上走遍了世界,出现在很多想象不到的角落,从突尼斯到南非,从上海到金华,都有粗野主义。

http://p1.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6d8bccaf4d8e47d998fda54eaf78bea2.png

格鲁吉亚公路部大楼(1975年)

http://p4.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2851b61a2a7f4052aa461cf3d16e309f.png

圣彼得堡控制论研究所(1987年)

http://p3.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4ecb84143ff044cbb57945e8c6b8679f.png

雅尔塔的德鲁日巴假日中心(1984年)

http://p4.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1d3e7189ff1943748b94f4bfc17f71e4.png

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庆典宫(1984年),很有门德尔松的表现主义影响

http://p3.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88ffd213c7474f96811377e5d26bb944.png

保加利亚共产党总部(1981年),很有点星球大战的感觉

http://p5.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f138d6f325f240178df3ff10850415e3.png

克罗地亚的革命纪念碑(1967年)

但粗野主义也确实在苏联(以及东欧)受到更加热烈的拥抱。这或许与苏联对西方在政治、文化的全面挑战心理有关,需要在文学、艺术和建筑上可以表现出自信、强悍、无畏和积极进取,也是与苏联摒弃资产阶级思想和审美观的意识形态相符的。在技术上,粗野主义不事修饰,建造成本也低一些,但这不是绝对的,像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公路部大楼的成本就一点也不低。粗野主义在东欧受到拥抱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与苏联反目的南斯拉夫甚至成为粗野主义的重镇。

http://p2.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26a07e2c50b740c99d4abc425ec288c0.png

http://p3.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bc8616d77f884cc799cdac1204530596.png

http://p1.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73e06fcad1e1400aac1f0773684626c6.png

就像世界上大多数地方一样,普通民居是不谈主义的,把苏东以及中国的混凝土大板楼等同于粗野主义是不对的

http://p6.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f91da03a21664c188c2f096c831e6557.png

这不等于粗野主义公寓在苏东不存在,这是圣彼得堡的海滨公寓(年代不详)

http://p7.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298a63961c5447f7af1e208b9e1c73be.png

莫斯科的圆形公寓(1972年)也是一个奇观

http://p9.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06ee51fe2e414cba99d13712d1112acd.png

贝尔格莱德西门公寓(1979年)

http://p7.itc.cn/q_70/images03/20201026/bf358e6c9c8e44a194abdae2d8e77633.png

格但斯克的号称欧洲最大的公寓楼(1970-73年),全长850米,有1792个住家,约6000居民,从头到尾够公交设至少三个站了

粗野主义也常与苏东甚至中国的兵营式大板楼连排住房相连,但这很牵强。如前所述,建筑与造房子并不等同,绝大多数民居并无主义,而是因地制宜的实用性主导的。被称为赫鲁晓夫楼的苏东大板楼也不例外。实在要与主义挂钩,也只是柯布西埃的建筑是居住的机器的极端功能主义。这是根据战后苏联住房紧缺的实际情况而产生的,可以低价、大量地建造,建筑美学上的价值并不重要。对于很多居民来说,赫鲁晓夫楼不仅救了燃眉之急,住房条件实际上比战前还好。但这样千篇一律的海量重复最终导致人们的厌烦和抱怨,苏联笑话里莫斯科的醉汉乘火车时坐错站到了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找到和自家一模一样的房子,竟然连开门钥匙都是一样,然后被人家老婆打出来,这当然是夸张了,但并不离谱。

中国其实也一样。在70-80年代大造筒子楼的时候,住房高度紧张,能分到一套就是大喜事了,什么主义根本不是问题。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人们才对这些曾经争抢得头破血流的筒子楼横挑鼻子竖挑眼,一百个看不惯。

回到真假苏联建筑的问题,真正的苏联建筑应该是生于苏联、长于苏联、独特的、能代表苏联时代和风貌的、并具有高度可辨认性的。倒插利剑的婚礼大蛋糕的斯大林主义其实是符合这个条件的,但构造主义才是真正的苏联建筑。粗野主义只是广泛存在于苏联的建筑,但并非生于苏联、长于苏联,不代表苏联的时代和风貌,并不独特,也不具备足够的可辨认性。粗野主义在某种程度上传承于构造主义,但粗野主义毕竟不是构造主义,不能等同。粗野主义不能算真正的苏联建筑,就好比中国大地到处存在的白宫、泰晤士小镇不能代表中国建筑一样。俄罗斯是苏联的传承,但如今的俄罗斯已经失落了,失落的民族是不谈建筑的主义的。

(本文图片由作者收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2020-11-19
苏联建筑自然源于俄罗斯建筑。从“洋葱头”到“尖塔”之后,简约、抽象、动态、激情,完全抛弃历史元素,彻底面向未来的构造主义才是真正的苏联建筑。尽管粗野主义广泛存在,但不代表苏联风貌,仅在某种程度上传承于构造主义,但不是构造主义,不能等同。

苏联建筑艺术简史

苏联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