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特别关注    6次全球化简史
  • A股4次著名“抱团”事件

    传统基建、消费升级、科技发展、金融扩张同时存在,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还是并存的格局。因此,映射到A股,四大板块——周期、金融地产、消费、科技(主要是TMT)机会轮动。而金融地产、消费、科技是机构投资者愿意持股的主要板块。因此A股出现了抱团轮动的特征。

    21 ¥ 0.00
  • 中国31个省市区重点产业布局

    天津未来产业发展重点1、壮大高端装备、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航天、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生物医药等十大先进制造产业;2、建设一批智能制造试点;重庆重点招商引资产业:IT产业、汽车摩托车产业、高端设备、新材料、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产品……

    3 ¥ 0.00
  • 华尔街之狼2016年反向操作复盘

    比尔·阿克曼因手法激进,素有“华尔街之狼”之称。2020年开春,在桥水基金、文艺复兴科技等传奇基金可能面临亏损的时候,却在逆风而上。以2700万美元赢得26亿美元,收益率近百倍!2019年录得58%的收益,2020年累积取得年化70.2%。本文是他在2014-2018年间,反向操作而巨亏的一个复盘

    2 ¥ 0.00
  • 进击的早餐馒头

    早餐消费习惯的差异会是横亘在前的一个障碍。44%的消费者会选择吐司/面包作为早餐,并且这个数据仍处于上涨的趋势中,但超过4成的西式早点消费者无疑将大幅削弱中式早点增长空间预期。中式早餐连锁还是面临着便利店的竞争:选择在便利店早餐人群比例高达29%。

    4 ¥ 0.00
  • 产业链的地理距离

    地理距离对于贸易和产业聚集的影响极大。欧洲、北美、东亚三大经济高地,都是跟临近地区贸易金额极高。不管是RCEP还是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实际上都是确保变成东亚市场+东亚产业链VS美国市场+产业链的形态,利用地理优势加大长期竞争的胜算

    19 ¥ 0.00
  • BAT移动生态战争2021

    2021年,移动互联网生态中,算法推荐可能会受到抑制,或有一些数据运用的规则出台。同时收购获得行业领导地位的行为,也会在政策监管之下变得谨慎。买水的(买流量),送水的(精准匹配需求),造水的(知识化是最大的看点)移动生态之间增速的差异会开始显现。

    3 ¥ 0.00
  • 基础科研需要“讲实话”

    中国还远远没有到全球领先的科技地位。必须靠的是比人家优越,优越在哪里?优越在你的科技发展能力。科技发展能力靠的是什么?学术界。学术界靠的是什么?人力、财力和物力的投资。这些投资必须要用在刀口上,你不用在刀口上,后果之严重是非常明显的。

    8 ¥ 0.00
  • 迷失的日本文创战略

    “酷日本”本身沦为依靠品牌驱动、缺乏核心内容的空泛概念——从影视、动漫、游戏、出版、时尚、餐饮旅游乃至工业制品,几乎无所不包,凡是可以盈利的行业似乎都纳入其中,其自身只是成了一个毫无灵魂的容器而已。这正是“酷日本”创新发展战略当下最尴尬之处

    6 ¥ 0.00
  • 制造业能不能去西部?

    那些“制造业外流能倒逼产业升级”的鬼话,连信都不要信。自然环境、基础设施和耕地红线一直是制约中国西部发展制造业的掣肘。未来,交通网络、水电光伏的超级工程,目的是不断降低西部要素成本,让制造业留在中国,让就业留在中国,让有尊严的生活留在中国。

    5 ¥ 0.00
  • 顶尖高手是如何研究基本面的?

    研究商业模式的意义在于:1.是不是个好生意?2.这样的生意能够持续多久?3.如何阻止其他进入者?这三个问题分别对应:商业模式、核心竞争力和商业壁垒。三位一体则构成公司未来投资价值:盈利模式、实现前者的能力,壁垒是通过努力构筑的阻止其他公司进入的代价

    7 ¥ 0.00
  • 科学仪器,被拉大差距

    过去400年的历史一再证明:谁掌握了最先进的科学仪器,谁就掌握了科技发展的主动权。中国1000多家科学仪器厂,大部分产值低于1000万元。2018年数据:全球科学仪器行业TOP20,无中国企业。北京大学2009年一个调研结论是:过去20年,与发达国家相比,科学仪器差距逐步拉大。

    8 ¥ 0.00
  • 特斯拉秘密:软件收入

    特斯拉目前并未在其财报中单独披露最核心应用软件AutopilotFSD的收入:1、FSD在2020年7月1号,其价格已经上涨至8000美元/套(国内64000元/套)。2、OTA付费升级;3、车联网功能。根据可揭示FSD收入的核心变量——递延收入,预计FSD累计现金收入达到12.6亿美元,2019年现金5.6亿美元

    17 ¥ 0.00
  • 工业气体,一国化工考场

    工业气体,是现代工业的基础原材料,被誉为“工业血液”。工业气体产业考验的是一个国家的化工底子。中国工业门类齐全,工业产量充足,这是事实;有很多工业产品无法量产、依赖进口,这也是事实。能制造许多高技术的产品,也有大量产品根本没办法制造。

    5 ¥ 0.00
  • 全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概览

    文化产业发展渐入佳境,除了一些老牌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从中央到各省市、区县级地区,各级文化产业政府投资基金遍地开花。文化产业政府投资基金在兼顾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同时,其自身也在不断成长。本文梳理了2014年至今,全国各地部分文化产业政府投资基金。

    8 ¥ 0.00
  • 温铁军:​RCEP与中国农业

    RCEP谈判中,农产品关税一直是个敏感话题。最终的谈判结果,除了日韩和个别最不发达国家,大多数成员达到90%以上农产品零关税的高水平。我国和日本之间首次达成农产品关税减让安排,日本六成以上、我国八成以上的农产品将互相取消关税。

    1 ¥ 0.00
  • 全球另类投资现状

    全球每年基础设施投资需要3.6万亿美元;房地产投资在2010年-2016年快速增长,2016年后增速放缓;对冲基金里,过去十年收益最高的类别是全球股票策略,其次是相对价值策略,收益最低的是全球宏观策略。对冲基金和传统60/40的投资组合在衰退和市场极端情况下相关性较低。

    1 ¥ 0.00
  • 疫苗玻璃瓶,造不出来

    中国人不光造不出疫苗用的玻璃瓶,还造不出圆珠笔上的钢珠,打火机上的垫片,很多“小”东西造不出来。有人据此骂中国制造不行,但其实不是的。中国制造只是缺少足够的时间,不能苛求每一步都走得无比扎实。不可否认的是,高速增长掩盖了发展中的许多问题。

    18 ¥ 0.00
  • 贝莱德CEO:创纪录资金正在流入中国

    “许多美国大公司在中国非常活跃,销售商品,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从未如此之大,”“全球投资者都在奔向中国,而不是远离中国。”他欢迎与拜登政府讨论对华多边合作必要性。“有必要让全球第二大和第一大市场进行对话,有必要让多边主义构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2 ¥ 0.00
  • 2020谷歌技术发展

    2020年,随着世界被冠状病毒重塑,我们看到了技术可以帮助数十亿人更好地交流,理解世界和完成任务。GoogleResearch的目标是解决一系列长期而又重大的问题,从预测冠状病毒疾病的传播,到设计算法、自动翻译越来越多的语言,再到减少机器学习模型中的偏见

    1 ¥ 0.00
  • 马斯克新访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触及范围得到了扩展。我们真的能很好地使用先进的技术?这将成为一场考验。这个问题最后会成为许多文明的过滤器:能利用好这些技术,同时不让自己被毁灭吗?人类拥有这些先进的技术,是不是就和给一个小孩一把枪一样?

    0 ¥ 0.00

【来源:先知书店《全球化不会终结只会重新洗牌》2020.04】

 

当下,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的大爆发,有三种信息关注度最高,争议也最大:

“战疫”:疫情的破坏力和各国应对疫情的消息。

“追责与逆全球化”:日本、欧美国家产业回流。

“撕裂——新冷战——新秩序”——疫情导致的价值观撕裂,世界将迎来“两个阵营,三个世界”的对抗局面。

以上争论,归结为一个问题——全球化及其未来,两种最具代表性的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全球化的驱动力是自发的市场秩序,因此,全球化不可能终结。

另一种认为,全球化的本质是大国主导下的“丛林社会”,新冷战,甚至第三次世界大战都有可能。

仔细分析,前者是一种经济学视角,后者是一种政治视角。如果把两种视角结合起来,或许对“全球化”会有更深刻的认识。

 

01、全球化的驱动力,是个体而非国家

 

经济学家熊彼特说:“人们可以通过三种方式去研究经济:分别是通过理论、统计和历史。”

回顾历史,全球化至少出现过6次——

第1次:公元前1500年,以埃及帝国为主导,贸易——分工体系在地中海东部地区形成。但随着埃及帝国的衰落,第一次全球化结束。

第2次:在罗马帝国的主导下,贸易——分工体系在地中海地区建立。但随着罗马帝国的崩溃,欧洲倒退回封建庄园经济,第二次全球化结束。

第3次:13世纪,毛纺织业在弗兰德地区兴起,贸易——分工体系将西欧、地中海、中东地区被链接在一起。然而,黑死病的爆发,蒙古帝国的入侵,终结了这轮全球化。

第4次:15世纪末的地理大发现,迎来了新一轮的全球化——欧洲、美洲、中东、非洲被链接在一起。但是,到了17世纪,这轮全球化因为欧洲30年战争和小冰期等因素崩溃。

第5次:18世纪末,英国爆发工业革命,大英帝国开始主导全球化,被称为“不列颠治下的和平”。这轮全球化,随着大英帝国的衰落,以及两次世界大战而谢幕。

第6次:也就是当下的全球化,是二战之后,由美国主导的全球化。

不难发现,每次全球化存着一个周期律——每次全球化都会持续200年到300年,与中国历史的治乱循环,王朝更替几乎一样。

对于全球化的周期循环,很多人认为,全球化是“国与国”之间的零和博弈,一个国家衰败了,另一个国家就崛起了。

但实际上,奥地利经济学派认为,全球化的驱动力是市场,主体是个人和企业,而非国家。市场这一自发秩序在全球范围的拓展,其本质是个体(公司)之间的自由交换,个人通过比较优势,在全球市场上,进行分工协作,发展贸易,不断创造财富。从而实现人类社会的繁荣。

正因为全球化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所以,即使历史上的全球化因国家干预一再遭受挫折,但最终都以一种更加猛烈的方式回潮。

 

02、全球化不会终结,只会重新洗牌

 

中国历史与全球化,都存在相似的周期循环,但是,全球化因为涉及更多变量,因此,其分析框架要复杂得多。

美国学者小约瑟夫·奈和加拿大学者戴维·韦尔奇在二人合著的《理解全球冲突与合作》一书中,提出一套分析和理解全球秩序的框架——

首先,全球化存在三个显著特征:

·经济全球化——劳动力、资本、技术等要素,在全球范围内自由流动,使各国经济互相依赖、产业模式高度分工的程度日趋加深。

·思想文化的全球化——全球化是一个不同思想文化、不同价值观不断碰撞、融合的过程。政治学者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一书中指出,全球化进程加速,让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中华文明等不同价值体系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每次全球化都会有一个强国,为全球化制定游戏规则,比如,确立贸易结算货币,建立全球协调机制,等等。

其次,全球化的三大特征,在不同的强国主导下,会呈现出不同的秩序面貌。透过《理解全球冲突与合作》一书,我们不难发现:

任何一个大国,如果想主导全球化,不仅需要经济、技术、军事等硬实力,更需要向全世界输出一套理想——一套能被大多数国家所接受的价值体系,和可以不断拓展的秩序。

对大国而言,理想与实力是互为倚靠的两个要素,没有实力作为支撑,理想只能是空想,没有理想作为引导,实力将会蜕化为暴力。

换句话说,没有实力,根本不可能主导全球化,但仅有实力,如果提供不了能被普遍接受的价值观和秩序,那么,就不会有国家自愿加入这一秩序。相反,强大的硬实力,还会成为让世界恐惧的东西。

所以说,全球化,就是不同大国之间,在实力与理想两个层面,不断博弈的历史。

18世纪,英国与法国的争霸,是英国民主制度与法国皇权专制的竞争。

英国“王在法下”的制度,权力受到制约,税法很公平,其国债由国家财政能力作为担保;而法国的君主专制,其国债由君主个人的信誉做担保,风险远远高于英国。

最终,英国能筹集到远高于法国的财政资源,在“七年战争”中战胜了法国。

20世纪上半叶的两场世界大战,可以被视为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秩序与自由民主秩序的竞争。

两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的民族主义,只能被日耳曼人所接受,对其他民族意味着灭顶之灾。这种秩序,让德国迅速崛起,但同时沦为众矢之的,成为必须除之而后快的邪恶力量。

20世纪下半叶,美国与苏联的冷战,其本质就是“自由主义”与“乌托邦主义”的竞争。

英美的“自由主义”,外化为西方世界内部充满活力的自由贸易体系。

苏联的“乌托邦主义”,则外化为苏联东欧阵营内部僵化的计划经济交换体系。

计划经济的内在缺陷,导致苏东集团所构建的经济体系难以为继,与西方世界长期的军备竞赛,拖垮了后者。

简单说,大国崛起,不断冲击着全球化,甚至短时间内,改变了全球化的面貌。但是,由于全球化的本质和驱动力,始终不会改变,因此,全球化不会终结,只会不断洗牌。直到淘汰掉有悖于全球化驱动力,无法再拓展的秩序,全球化才趋于稳定。

 

03、两种秩序,谁将胜出?

 

不少人用修昔底德陷阱——后崛起国家,会挑战主导世界秩序国家,来解读全球化。这看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实际上,这既不是修昔底德的本意,更不是全球化的本质。

20世纪思想家哈耶克关于“自发秩序VS理性建构秩序”的视角,有助于我们深入理解全球化及其冲突的本质。

哈耶克认为,世界上始终存在两种不同的秩序:自发秩序与理性建构秩序。

所谓自发秩序,是人行动的产物,是演化的结果,而非人理性设计之结果。

例如,语言、宗教、市场,等等。

而理性建构秩序,是由人理性设计、规划出来的秩序。

例如,计划经济,中央集权制度等等。

自发秩序尊重人类社会自我演化的结果,重视人类已有的经验,警惕理性的局限性。

因此,认为人对自由的向往是任何力量都挡不住的,宗教、商业、民间社团等都应该保守下来。但不追求完美,秉持止于至善的理念。当这种理念外化为普遍秩序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拓展性。

而理性建构秩序,崇尚人类的理性能力,尤其是位于金字塔顶尖少数人的理性能力,结果是形成一个自上而下的单向的强制秩序。

这套秩序提供的理想是:除恶务尽,建设一个完美的、人间天堂式的经济、政治秩序。因此,这种秩序,有非常大的诱惑力,但很容易走向理想的反面——用恶的方法,实现善的目的。历史上,这种秩序常常在短时间内造就大国崛起,但却很难持续。

全球化时代的冲突,亨廷顿总结为文明的冲突,按照哈耶克的洞见,更像是人类永恒的两种秩序的竞争。

那么,全球化的未来会怎样?理解了全球化的本质,这个问题或许不难回答:全球化的长期趋势是显而易见的,但短期充满不确定性,借用哈耶克的话:

“好的秩序会自然扩展,坏的秩序也可能野蛮生长。取代落后与野蛮的,不全是先进的文明与思想,还可能是更加落后与更加野蛮。”

世界正在发生巨变的今天,全球化的未来,是坏秩序卷土重来,还是好秩序开出文明之花?答案并不确定,这取决于我们的观念——对全球化的本质,以及两种秩序的认知与接受程度。

2020-04-19
全球化至少出现过6次,每次全球化都会持续200年到300年,与中国历史的王朝更替几乎一样。因为全球化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所以,即使历史上的全球化因国家干预一再遭受挫折,但由于全球化的本质和驱动力始终不会改变,最终都以一种更加猛烈的方式回潮。

6次全球化简史

qqh01
qqh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