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文化休闲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变形记
  • 竞技会员超市

    会员店的独家生意正在被以一种“像素级”的方式复刻。山姆占比20%的自有品牌MM,创造了超过30%销售额占比。其他会员店也标榜自有品牌。盒马自有品牌团队曾宣称用3个月时间就攒出400种“盒马MAX”商品。家乐福“预计5年后在会员店会有1500个自有品牌,销售占比约35%。”

    2 ¥ 0.00
  • 海康威视股权激励案例

    海康威视上市后,每隔两年连续四次实施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其公司治理结构和激励计划的设计具有灵活性。高频推出股权激励计划,每期激励计划都设计合适的股权激励条款,将激励对象与激励模式进行匹配,起到正向强化激励作用,同时配合监管,缓解委托代理问题

    9 ¥ 0.00
  • 西南山地猛兽生态链

    采样区域:岷山、邛崃山、沙鲁里山。研究使用了1097份粪便。结果显示“中国西南山地是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区,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大型食肉动物多样性”。这项分析是全球首次在拥有多种大型食肉动物的陆地生态系统里,构建出量化的多食肉动物-猎物食物网结构。

    7 ¥ 0.00
  • 酸奶发展简史

    21世纪前十年,酸奶行业快速变化,产品品类更加多元化,比如光明、伊利、蒙牛等全国性品牌形成,此时酸奶产品高端化趋势初步显现,如光明乳业的畅优优酪乳酸奶,紧接着常温酸奶。最近几年,除了传统奶企酸奶,市场上涌现出网红酸奶,酸奶高端化趋势越来越明显。

    3 ¥ 0.00
  • B站营收结构

    烧钱换增长仍然是主要打法,尚未推出针对Z+世代的独特变现方式。原占比最大的移动游戏营收占比降至第二。B站Q3经营成本同比增长高于营收增速。净亏损相比上年同期扩大近1.5倍,调整后同比扩大67%。从Q3财报来看,B站比爱优腾亏损幅度更大,收入结构上愈发接近

    6 ¥ 0.00
  • 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

    本质上二者就是完全不同。AI擅长重复性任务,这些任务可以用数据表示,而对于需要完成基于不完整信息,凭直觉做出决策的任务来说,往往表现很糟糕。人类智能适用于需要常识和抽象决策的环境,而对于需要进行大量实时计算和数据处理的任务则表现不佳。

    7 ¥ 0.00
  • 美式产业链控制模式

    美国构建和长期保持产业链控制能力主要有以下5种模式:标准和规则的源头锁控,在研发等形成技术壁垒;关键工艺和环节的基础把控,即以基础制造能力布局产业链关键单点;全产业价值单元的链式布控;产业软件和平台的数据掌控,以数据贯穿实现产业链的控制。

    16 ¥ 0.00
  • 全球汽车制造模式的弊病

    当前经济发展趋势和环境制约因素需要汽车生产网络转型。不断上涨的物流成本,贸易冲突和疫情使全球汽车制造模式的弊病暴露无遗。近日,罗兰贝格发布《全球汽车生产制造网络再思考》。在这份特别报告中,罗兰贝格提出了国际性车企的最佳发展之路。

    14 ¥ 0.00
  • 美妆产业体系变化

    在完美日记令人咋舌的高速成长背后,中国美妆产业链的每个环节都在剧烈地变化,创新和迭代已成为产业体系演进的关键词。并购是国际巨头常用的扩张手段。由于中国美妆产业的特殊性,即将到来的并购狂潮,很可能呈现出不同于欧莱雅、雅诗兰黛等国际公司并购特点

    24 ¥ 0.00
  • 国内外城市更新路径

    北京公共空间补充设施等、腾退空间优先用于保障中央政务功能及传统文化展示等。上海城市更新基金总规模约800亿元;重庆城市更新主要内容包括完善生活功能、补齐公共设施短板,完善产业功能。天津城市更新针对城市建成区及城市重点区域内进行的城市空间结构调整

    10 ¥ 0.00
  • 职校“太仓模式”

    自2013年开始,太仓的民企也加入双元制,如今当地的双元制项目60%是非德企参与,其中民企约占30%。民企希望得到这些项目的好处,但是很少有企业愿意像德国企业那样去重视培训师这样的岗位,于是一些民企项目办不下去。双元制的专职培训师是有丰富工作经验的员工。

    9 ¥ 0.00
  • 尴尬的网盘

    曾经的网盘市场内,360、新浪、华为、腾讯等巨头纷纷入场,然而自2016年开始,新浪微盘、华为、360网盘纷纷宣布暂停或停止个人网盘业务。百度则是为数不多一个坚持下来的企业。然而尽管百度已经坐上了“头把交椅”,但网盘成本开支高昂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5 ¥ 0.00
  • 芯片重塑汽车业

    “0库存”的管理已经无法适应汽车的发展。对于芯片这类零部件,过于追求供应链成本给自己带来的反倒是更大的风险隐患;汽车接收和分析处理的双E架构还会向多域控制器MDC演化,将同步影响芯片市场;车规级芯片认证主要依据由美国AEC-Q认证标准,有必要建立国内标准。

    1 ¥ 0.00
  • 泡沫的本质

    什么导致泡沫?任何一个泡沫能够形成必须要有一个新事物、一个新寄托、要有一个新经济;任何一次泡沫都离不开天量的流动性;政府的支持;缺乏经验的投资者。中国仍然是一个宏观面的市场,再怎么讲什么择时和选股,很大程度上你还要看大盘什么时候趋于稳定。

    16 ¥ 0.00
  • 数据中的分配结构

    用统计年鉴中资金流量表的住户可支配收入数据,统计了一年全社会资金变化,给出了一个全部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宏观统计,2018年是54万亿元。如果把这个总收入与居民抽样调查收入作对比,算出来是42万亿收入,可能有一个相对高收入的阶层拿走了这部分收入。

    16 ¥ 0.00
  • IPFS协议与终结盗版

    与HTTP的“网址寻址”不同,在IPFS协议中,会将相同的文件进行哈希计算,确定其唯一的地址。通过文件指纹(哈希值)来寻找网络文件,俗称“内容寻址”。经过区块链确权和保护的数据,一旦发现被复制传播,会触动IPFS智能合约,系统会进行文件销毁或警告并同时记录。

    22 ¥ 0.00
  • NFT用所有权定义游戏业

    ​​​​​​​NFT已经用更简单的优势改变了游戏世界,可以带来真正的所有权。艺术作品、交易卡牌、卡牌游戏以及任何游戏,只要带有收集属性都可以使用NFT技术创造稀缺物品。一款游戏关闭也没有关系,玩家可以将他们的形象和其他NFT物品带到另一个世界里,他们的投入不会被浪费。

    16 ¥ 0.00
  • 日本半导体究竟是怎么输的?

    日本半导体产业的确在多条战线上经历了失败。但在日本的传统强项半导体材料上,日企不仅守住了最后的壁垒和防线,并且优势还在逐渐扩大。这类产业属于战术价值不高——市场规模不大;但战略价值极大——下游是万亿美元规模的半导体市场,动不动就可以卡别人脖子。

    8 ¥ 0.00
  • 40年前,日本半导体与美国

    全球DRAM市场中,已经看不到日本企业的身影。华为困境其实当年日本企业同样遭遇过。只不过方式不一样。华为遭遇的是直接的市场禁入以及产业链断供,日本企业们遭遇的是强行定价、高昂关税以及本国市场让出。但效果都是一样的,就是让你的产品失去市场以及竞争力,进而退出市场

    9 ¥ 0.00
  • 日本半导体市场占有10%

    日本半导体最重要的客户是本公司系列的通信和计算机部门,以牢固和稳定的质量为追求目标,像NTT规格要求的通信设备要求半导体零件需要保证35年。但随着个人电脑、智能手机发展,主要产品更新换代极快,半导体只要能保证数年即可。但日本企业没有跟上这个变化。

    8 ¥ 0.00

【作者:郭光昊;源自:观察者网《日本<周刊文春>拿到1199页内部文件:京奥运会开幕式如何崩坏成这个样子》2021.07】

 

东京奥运会无论如何恐怕都不能以“圆满”二字评价。

日本著名杂志《周刊文春》通过多个渠道拿到11版共计1199页的开幕式内部台本,时间从去年4月至今年7月。他们在28日刊发报道,揭露了东京奥运会开幕式是如何一步步“崩坏”的。

根据2020年4月6日台本,东京奥运会开幕式本来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一辆红色的摩托飒爽地驶进国立竞技场,拉开开幕式表演大幕。而这辆正是大友克洋著名科幻漫画《阿基拉》中主角的爱车。

随后会场点亮倒计时。当计数归零,会场中央的穹顶开裂,露出高台舞台。高台上出现日本当红女子组合Perfume的三人组。同时使用立体投影技术,投射出东京街景。

演员三浦大知驾驶道具车入场,与扮演成东京站工作人员的舞者一同表演,展现“新东京:连接”的主题。随后三浦的脸逐渐变化成树根,会场中舒展的树根变成巨树向空中生长。

这一环节展现树木的生命力,女演员土屋太凤和舞蹈家辻本知彦共同表演。展现日本茶室环节时,将由舞蹈家菅原小春表演。

最后在会场中展现大友克洋最新创作的“新东京”。

伴随一阵传统铃音,聚光灯全部聚焦舞台中心,演员手持光杖表演舞蹈。

之后播放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回顾影片。伴随舞蹈进行,女艺人渡边直美身后大屏上出现“Ready?”字样,将表演拉回现代。在模仿成世界大陆的舞台间,开始选手入场。

 

 

天皇致辞宣布开始后,舞台从世界变为和平鸽。空中则投下无数象征和平鸽的纸飞机。

接下来的竞技项目介绍环节由任天堂的宫本茂亲自监修,旁边会出现超级马里奥和宇宙入侵者两款经典游戏的CG形象。

最后舞台变化为火炬的形状,火炬手在周围传递圣火。最后一棒火炬手在舞台中央点燃主火炬台。

这一版方案创作的领导者是女性编舞家MIKIKO。其实一开始奥运会开幕式实际总导演的人选并不是她。但随着山崎宏和野村万斋此前相继下马,MIKIKO于2019年6月临危受命,实际承担起创作使命。而此时距离奥运会原定开幕时间只有一年零一个月。

MIKIKO

 

东京奥组委官员透露:国际奥委会方面看了这版之后十分高兴,表示“能准备到这个地步真是不容易”。虽然之后需要加入有关抗疫的内容,但当时基本所有相关人士都认为只要在这版的基础上添加内容就可以了。

一名国际奥委会人士感慨:这个方案的特点就是将最新的科技与人的身体表现绝妙融合。每一个场景都精心制作,倾注了生命。有机会真想看一次实际效果啊……

但短短一个月后,广告公司电通公司以简朴办奥运为由将权限集中到同样是电通出身的佐佐木宏手中,将MIKIKO彻底排除在外。

东京奥组委官员介绍,奥组委将开幕式业务委托给了电通。预算和运作的实权都在电通手里。

事后人们才得知,在2020年年初这段时间,佐佐木曾提出让女艺人渡边直美扮猪的馊点子。这种歧视女性的主意遭到了以MIKIKO为首的团队成员的一致反对。

佐佐木宏

 

电通有关人士透露,正在准备服装和舞台装置的MIKIKO团队方案又变成一张白纸,以亿计的经费就打了水漂。

在这之后,MIKIKO丧失了对创作方案的决定权,陷入极度失望。“2020年8月18日,佐佐木曾将MIKIKO叫去,给她说明了最新方案。这个方案就是把MIKIKO的方案剪切黏贴的东西。”

具体到表演层面,10月14日的台本变成了这样。

佐佐木保留了阿基拉摩托环节,但是挪到了表演后半部分。骑摩托的主人公换成了演员菅田将晖。

对此,MIKIKO团队成员对此十分生气:确实当初我们也考虑过启用菅田。但是摩托经过特殊改造,在会场里实际跑起来还是有危险的。所以结论是选用擅长驾驶的专门人选。佐佐木不仅把已经定案的东西拿出来老调重弹,还完全无视开幕式的故事线索乱剪方案。

佐佐木还往里加了一些极其无厘头的表演:比如叫Lady Gaga戴着马里奥的红帽子钻进水管后,过一会儿钻出一个同样打扮的渡边直美。他也知道这方案不太靠谱,还标注了个“请的来Lady gaga才行”。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方案:一个是灭火的消防员围绕着木质的奥运五环;另一个是在表演尾声,请出歌舞伎演员市川海老藏和野村万斋。

东京奥组委人士表示:“全部都是政治要求。关于代表江户文化的消防灭火部分,小池百合子从MIKIKO时期就要求演出团队‘一定要放进演出。’大概有报答消防灭火团体在都知事选举中曾支持她的意思。另外一方面,当时奥组委会长森喜朗要求“必须”把市川海老藏塞进去。最后在开幕式上实际表演的节目和服装,就是当初指定好的。”

开幕式实际演出的市川海老藏

 

但是对于优先考虑内容的MIKIKO而言,这两个政治要求和自己构思的演出内容完全不搭调,为此十分头疼。在2020年4月6日提交的台本中,也最终没有放入上述节目。

“佐佐木接手之后,很轻易地就重新复活了这两个节目。巧妙地处理政治要求,正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电通人的一贯做法。无法容忍佐佐木和电通不诚实手段的MIKIKO在2020年11月9日向奥组委提交了辞呈。”12月23日,以MIKIKO为核心的创作团队正式解散。

在这之后出现了标注为12月8日的台本,自此之后的台本封面上都标上了“机密”字样。

今年6月27日的台本中,阿基拉部分的演出消失。在决定无观众举办后,7月台本中暖场演出的计划也取消了。同时“森山未来的追悼节目”特别标注了“构成调整中”的字样,直到最后关头还在赶工。

7月18日台本记录了一些细微调整,已基本接近定稿。但随后制作人员丑闻密集爆发,小山田因早年霸凌同学于19日辞职,小林因早年节目中调侃犹太人大屠杀于22日辞职。

开幕式相关人士透露,这之后奥组委慌慌张张对开幕式工作人员展开背景调查。

之后,原定要在木工表演节目中饰演工头的男演员竹中直人临时辞职,但并未公开。竹中在1985年名为“竹中直人禁止播出电视”的录像带中,曾有揶揄残疾人的表演。因内容十分过激,出版商已经自行回收。虽然竹中不是制作人,也并未构思剧本,仅仅参与了表演,但考虑到社会舆论,还是辞职了。

很多网友都注意到,开幕式当天使用了很多日本著名游戏的配乐,但其中唯独没有知名厂商任天堂的作品。

一名电通消息人士透露了其中原委。

“MIKIKO团队曾委托任天堂监修竞技项目介绍环节,为此任天堂的宫本茂每个礼拜都会从京都总部去东京开会。但当佐佐木掌权后,很轻易地就把这一环节改成了以小人图像的形式展现,任天堂方面的感情应该也很复杂。结果在开幕式前任天堂的曲目被全部拿掉了。”

最终成品

 

就连开幕式中,唯一收获观众好评的无人机节目也是不完全抄袭MIKIKO团队的创意。

“MIKIKO时期的技术团队,为了和英特尔的无人机团队磋商,特意飞去了德国。现在的技术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多次尝试后最终形成了演出计划。如果只是无人机表演的话,就变成了英特尔的技术展示会了。MIKIKO团队为此结合了与AR联动的演出。但到正式开幕式上就只‘偷师’到了无人机表演。”

MIKIKO团队原案

周刊文春写道,为了实现最棒的演出效果,政府投入了庞大的税金。开闭幕式的预算从申办阶段的91亿日元,涨到2019年的130亿日元,之后经历延期又增加到165亿日元。

为了东京、运动员们,向着最棒演出努力的创作者们受到蔑视,开幕式最终只优先考虑政治家、电通和国际奥委会的要求。

MIKIKO在去年10月16日曾向电通高层发了这么一封邮件:

“反反复复使用这种手段的可怕之处,如果我不控诉,日本就真的完了。”

 

2021-09-01
日本杂志《周刊文春》通过多个渠道拿到11版共计1199页的开幕式内部台本,时间从去年4月至今年7月。他们在7月28日刊发报道,揭露东京奥运会开幕式是如何一步步“崩坏”的。“事后人们才得知,在2020年年初这段时间,佐佐木曾提出让女艺人渡边直美扮猪的馊点子。”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变形记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