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多媒体    “史上最大”游戏
  • 方便面的征服

    1958年,48岁的安藤百福成功地发明了20世纪伟大的发明之一——方便面。现在,世界上有30多个国家生产方便面,中国是世界上方便面消费总量第一的国家。人均消费量第一的国家是韩国,人均消费量为80份。在2021年,韩国蝉联了8年的第一大方便面消费国地位被越南超越。

    10 ¥ 0.00
  • 英国“基建狂魔”时代

    进入到20世纪,很多年久失修的运河更是面临彻底报废的窘境——决口、淤塞、干涸曾一度被认为是英国运河的宿命;好在英国政府于1947年将全部运河收归国有,并在此后进行了大规模的维护修缮。如今,改头换面、设施齐全的运河水系和舒适温馨的居家客船也成为了怀旧的英国人理想的度假方式。

    11 ¥ 0.00
  • 小城镇与超级产业

    中国有很多县城或小镇,几万人从事同一个小产业。产业虽小,但其产量可以占到中国50%以上,有些甚至占到世界的50%以上。都是轻工业,几乎不掌握核心技术。当达到一定阶段后,如不能持续创新和升级,原有产业会向成本更低的地方转移。每个小城产业的升级过程各有不同

    10 ¥ 0.00
  • 柏林生活垃圾管理模式

    生活垃圾由柏林城市垃圾清运公司(BSR) 负责。BSR每天组织近200次残余废物收集和50次生物垃圾生物处理,经营着15个城市便利设施和6个小型家庭有害物质收集点,收集20种不同的可回收材料和30种不同的危险废物类别。BSR和ALBA公司共同负责清空回收箱,BSR负责的约五分之一。

    7 ¥ 0.00
  • 数字农业的玩家们

    数字农业赛道上,布局的包括富士康、中联重科、潍柴动力等;互联网巨头腾讯、阿里、京东等;数字巨头英特尔已经进场。腾讯自主研发的“物联网类操作系统”;富士康建造了一座全球最大的植物工厂;京东成立数智农业在全国对接了超千个农特产地及产业带。

    7 ¥ 0.00
  • 东亚大都市病

    大城市化及其都市圈是后工业化时代的经济增长引擎。年轻人口被虹吸到大都市圈,导致其他地区老龄化严重,但大都市圈的生育率普遍较低。东亚地区如日、韩、新等国总和生育率仅在0.85~1.3左右;上海,北京等生育率更低,只有0.7左右。本文试图剖析东亚大都市病的成因

    11 ¥ 0.00
  • 诺贝尔奖证书设计

    每张诺贝尔奖证书都是独一无二的艺术作品。文学奖的证书写在羊皮纸上,即经过特殊处理的皮革上,使用的技术与中世纪书籍插图画家的技术大致相同。授予其他获奖者的证书是用特制的手工纸制作的。有的领域诺奖证书以年度主题为特征,而文学领域则是私人定制

    4 ¥ 0.00
  • 硬核科技重塑创投格局

    PE/VC机构在向半导体、人工智能、航空航天、新材料等硬科技赛道转换。中基协统计,PE基金2021年新增投资中,计算机运用、工业资本品、医药生物、半导体领域占48.01%;VC基金中,计算机运用、医药生物、资本品、半导体、医疗器械与服务领域的案例数量占比高达70.62%。

    4 ¥ 0.00
  • 11年,软银零纳税

    软银承担了很低的纳税义务,但符合税法。其利用独特商业模式,让收入来自子公司股息。软银年报中“所得税”项,过去15年里有13年都确定为500万日元时,“不会产生企业税”。其营收结构也有两面:去年公布了5万亿日元净利润,在税务机关面前却是一家亏损公司。

    51 ¥ 0.00
  • 找回专注力

    尼尔·埃亚尔打造了 “上瘾模型”,教会产品经理打造一款让用户欲罢不能的产品。几年后,他也被卷入了形形色色的产品的漩涡,险些被 “上瘾模型”控制。他提出了“专注力管理四步法模型”,包括主宰内部触因、确定时间规划等,让时间和注意力去该去的地方。

    11 ¥ 0.00
  • 战争与产业政策

    美国正试图通过一次一个技术制裁来减慢中国技术进步以塑造一个未来。今天,信任消失了,中美合作体系和俄欧合作体系都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中俄之间萌生出新合作关系,这一横跨金砖国家和欧亚板块的“天作之合”,因中-美与俄-欧的合作破裂而产生。

    41 ¥ 0.00
  • 被历史耽误的游戏编剧:折毛

    折毛扮演游戏角色为了增强国家在历史上的真实实力,她不断在维基百科上叠BUFF,让“卡申银矿”成为无限取钱的作弊器。因为会有游戏裁判去维基百科中核查信息。为让银矿真实,她写了历史战争;为让战争合理,她编了一场起义;为让起义更真实,她编了一种货币……

    34 ¥ 0.00
  • 原始技术支撑中国地热能

    作为地热资源大国,截至2020年底,中国地热直接利用装机容量达40.6吉瓦,占全球38%,连续多年位居世界首位。地热直接利用装机容量世界排名前五的国家分别为:中国、美国、瑞典、德国、土耳其。然而中国地热能利用非常初级,地热能只能在当地消化,无法转移使用。

    12 ¥ 0.00
  • 电力区域版图

    火电占比下降、风电等清洁能源占比上升。自2016年到去年的6年间,我国风电占比从3.9%上升至6.6%,太阳能发电量更是从0.6%上升至2.2%,分别上升2倍和3倍。根据规划,2025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目标被定为3.3万亿千瓦时。这意味着可再生能源年发电量将在5年内增加49.3%。

    6 ¥ 0.00
  • 走进英特尔芯片工厂

    极少有人能够真正进入全世界最顶级、最高机密的晶圆工厂,以及装备了最尖端技术设备的芯片测试实验室,以最近的距离,亲眼目睹一枚芯片的诞生全过程。全球十二万英特尔员工,也只有1-2%左右能够出入它的芯片生产车间;99%的员工甚至没有机会和晶圆拍一张合影。

    7 ¥ 0.00
  • 川渝缺电和东北限电

    和东北限电的情况类似,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更优的电力结构。成渝地区与周边地区还没有建立坚强的互补互济的电网,特别是与西北地区。因为成渝地区往东部地区输送的是水电,考虑到水电存在的季节性问题,应该与西北地区建立特高压输电通道,形成互补互济的开发格局

    12 ¥ 0.00
  • 新加坡淡水工程

    新加坡 “四大水喉”,即本地雨水、对外购水、新生水和海水淡化解决饮水问题。除了天然水和从印尼抽取的协议淡水,其海水淡化计划到2060年将满足新加坡30%的淡水需求;“膜”技术净化“新生水”品质超越欧美饮用水标准,计划到2060年,“新生水”可以满足50%的用水量

    33 ¥ 0.00
  • 气候变化加剧疾病传播

    10种气候灾害都影响了病原性疾病的传播。病原性疾病是指由病毒、细菌、真菌和动物等感染因子引起的疾病。研究还列出了1006种气候危害加剧疾病传播的途径,由于途径太多,想要让人类社会全部适应他们是不可能的。在286种独特疾病中,223种因气候灾害而恶化。

    7 ¥ 0.00
  • 美剧编剧体系

    美剧的生产体系可以从很多方面来讨论,比如制播分离、制片人负责制、试播制度、订阅制度和高淘汰率等等。在编剧流程上,美剧由制作人组织一批写手,边写边拍,边拍边改,是一个相当动态的过程。可以根据演员的状态和观众的反应随时调整剧情,故事更符合需求。

    49 ¥ 0.00
  • 复盘美国汽车工业

    2010年,通用汽车实现为1999年以来最高盈利水平,成为三大车企中市值最高的企业。2011年,最后一辆福特“维多利亚皇冠”下线,成为美式大排量车的绝唱。此时,电动汽车悄无声息地驶进人们的生活。“闹着玩”一般销量的特斯拉将会成为传统车企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16 ¥ 0.00

【作者:GameLook专稿;源自:GameLook史上最大游戏诞生记:游戏120G,还有700G数据再造地球》2021.07

 

去年全球疫情期间,一款飞行模拟游戏迅速走红,微软发行的《微软飞行模拟(Microsoft Flight Simulator)》首月的销量(不包括订阅用户)就超过了100万套。真实的飞行体验让欧美很多因社交隔离宅家的用户非常喜爱,甚至有调研公司称该游戏未来能带动PC游戏硬件26亿美元的销售额。

不过,或许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微软飞行模拟》还是有史以来最的游戏:虽然它的安装包体只有120GB,但为了模拟整个世界,研发团队在云端存储了超过700GB数据,并通过云流媒体技术将其无缝传输到玩家的客户端。

最近,外媒通过对微软西雅图团队和Asobo Studios的采访,用纪录片的形式讲述了这款模拟大作背后的打造过程:

作为人类,想要对飞行无动于衷是不可能的,但这个情绪可能会有很大的差别。对有些人来说,飞行是鹰击长空、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在空中遨游;对其他人来说,这是恐惧、无法控制以及无法想象的高度和令人疲倦的旅行。

飞行可以是一个奇迹,感受探索的喜悦、在目的地和路上见到令人兴奋的新事物,当然它也可以是一种喜悦,一次离开太久之后的回归之旅,去见老友、所爱之人、回家,抑或是新旅程。

 

一、研发团队的打造

 

《微软飞行模拟》系列有着很悠久的历史,有40年的历史,也是游戏行业的活标本,不进展示了游戏可以模拟现实的能力,还包括游戏对玩家情感的影响。

《微软飞行模拟》是有史以来最美观和技术方面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游戏之一,被5000英里大洋相隔的两个团队在其中投入了大量的心血和热爱,这个大洋以及之间的每一英里实际上都被做到了游戏里。

你可以看到《微软飞行模拟》包含了整个世界,每个国家、城市、机场、道路,甚至每一棵树。

微软团队是如何打造了这么一款游戏,又是如何让天气与自然在游戏里如此真实的?

游戏负责人Jorg Neumann说,我加入微软已经超过21年了,所以《微软飞行模拟》系列早在2000年甚至更早就已经存在了,这个系列在2007年停止了新作的推出。这是一个几乎与公司历史一样长的,在Windows之前就已经存在了,非常令人自豪,因为它的原版游戏在1982年发布,每一个版本的推出都推动了PC的发展。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新技术在不断带领我们前进

Jorg Neumann是《微软飞行模拟》系列的负责人,他的团队位于西雅图,但规模只有几十人,主要聚焦于授权、发行,以及为其他微软团队提供专业技能,比如必应地图、微软计算技术Azure

这款游戏的两个团队分别位于美国的西雅图和法国的波尔多,就是乘飞机也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到达。波尔多的研发工作室叫做Asobo,它的游戏研发资历很高。

Asobo工作室CEO Sebastien Wloch说,最早的时候,公司一部分团队在做模拟游戏《燃料(Fuel)》,它包括自行车、卡车、汽车,当时的引擎可以模拟出很真实的效果,游戏设定多是偏向动作的,还有开放世界设定。另一部分做的是与皮克斯合作的授权游戏

 

《燃料》游戏截图

 

过去20年里,Asobo的增长一直很稳定,从最初的12人增长到了如今的200人,从事过很多辅助工作以及大作游戏的外包。三分之二的团队成员从事聚焦技术的游戏项目,其中开放世界竞速游戏《燃料》就是很好的案例;另外三分之一则从事动作冒险游戏,从丰富多彩的儿童游戏《UP》,到主题更黑暗的《瘟疫传说:无罪》。

实际上,《瘟疫传说》与《微软飞行模拟》的研发几乎是同时的,值得注意的是,它们使用了同一个引擎。

《瘟疫传说:无罪》游戏截图

 

Asobo与微软的合作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从最早的《Kinect Rush》,到最近的Hololens技术。实际上,正是在Hololens的合作,为双方种下了新型合作的种子,也就是《微软飞行模拟》项目。

当时是2015年,我们一起做了Hololens技术,你可以通过它以AR的方式到达世界上的另一端,并且能看到非常真实的景观。于是我们在想,能否把它拓展到整个世界?我们决定尝试。《微软飞行模拟10》最大的优势是云技术,对于云端,很多人将它当作存储数据的仓库,但我们更进一步,将计算能力也移到了云端,得益于全球分布的服务器,所有人都可以用低时延的方式获得数据,那么,我们能否把全世界存在云端呢?

我们已经有了世界地图,是否可以把所有地方的数据处理、存储进去?因为我们有了深度学习和大量的工具,还可以流媒体的方式传输到客户端

《微软飞行模拟》的地图一直都是覆盖全世界,如今你不用再将各地数据存储到玩家硬盘中,可以做更高的保真度。

 

二、创造另一个地球

Hololens的案例展示了通过将数据注入地图的方式创造真实感的3D场景是可行的,但问题在于是否可以将它扩大到整个地球,面连的障碍有三个:

首先,是否能够存储整个地球?答案是可以,因为很多游戏都用过世界地图,所以理论上没问题。但这里的地图往往都是粗略的地形数据,这样给人的感觉会是在某地的绘图上面飞行,体验并不好。想要做到真实,你需要注入大量的3D数据细节,比如建筑物、道路、植被等等,一些大城市有图片化的3D数据,尽管如此,这些大城市只是全世界的一小部分。

如果把每个城市的每条街、每棵树、每栋建筑物都做出来,可能需要一个游戏工作室投入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于是这就遇到了第二个问题。

是否有技术能力用虚拟机器吸收这些数据并把它放到3D地图里?答案同样是可以。

于是我们再来看第三个问题,能否把如此巨大的数据量传输到用户的客户端,并且让他们注意不到其中的时延问题?理论上来说,也是可行的。然而,这么大的数据传输之前在游戏里是没有过的。

Jorg Neumann表示,必应有2.5PB2560TB)数据,如果把它存放到用户电脑里,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有了流媒体技术,就有了可能。这也是《微软飞行模拟》能够带来如此巨大的体验改变之关键,但实际上我们并没有把整个星球存放到每个用户端,然而15亿栋房子和2万亿棵树放在一款游戏里,通过云端和其他技术是可以实现的

Sebastien Wloch透露,你可以用机器存储如此之大的数据量,但却难以把它传输到客户端,这也是该工作只有我们能做的原因,挑战在于,如何将冰冷的数据,变成活生生的场景

Neumann说,研发团队开始想更聪明的方式,一开始用小团队打造了西雅图地图和科罗拉多大峡谷地图,带来的效果很好,但这仍然局限在单个地点之间的尝试。不过,这次实验仍然给我们带来了信心,那时候我们是4个人完成的

那时候,我们打造的地图还只是静态的3D,但很多人想要动态化的世界,有天气、有不同地形,甚至可以在任何地方降落,我们随后一步步扩张团队,每一次都很谨慎。

不过,有了技术之后,做游戏并不像用机器做雕塑,地球很大,充满了房屋、植被、道路、山脉、峡谷、天气等等。所以,从将这些数据从图像变成有深度有细节的真实世界,Asobo团队还必须帮助外部团队用技术做出整个世界。

我们当时是2月份开始的,仅航拍照片就耗费了不少时间,有时候烘焙出来的效果并不好,因为从飞机上俯视的效果并不好,植被看起来一点都不像真实的树木。以西雅图为例,有些地标的航拍与实际有些出入,而且航拍照片还有云的遮盖,另外也需要校对色差,因为有些照片是每天的不同时间,甚至时隔多月,这些都是早期的技术障碍。

去掉阴影、建筑和云彩的问题之后,接下来就是植被,因为飞机上看到的植被根本不真实,所以团队必须增加用户看到的植被数量,如果是手绘,同样需要数、数十年。为此,Asobo通过机器学习的方法,绘制了全球的植被。

你给机器两张图片让它学习,一个是空白的树木图形,另一个是上色(红色)版本,随后它再看到树木的时候,就都会涂成红色。这个方法可能90%都有用,但少数时候是行不通的,比如在非洲,很多时候根本看不到树木,因此我们用了多种技术结合,如果你只有一台电脑,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完

机器学习可以被用于大多数方面,但并不是万能的。虽然用机器学习把全球的树木画出来也只需要3天,但团队还需要解决不同植被类型、海拔以及气候对植被的影响,做到尽可能真实。

与植被问题相似的是,把分散在全球的建筑做出来也有挑战,于是,微软还专门找了一个叫做Blackshark的公司用特定的AI处理这个问题,同样,它也不是所有情况都行得通的解决方案。

 

三、打造真实的人类世界

 

Sebastien Wloch表示我们的团队已经打造了大量的内容,但西雅图团队可以让世界给人带来不同的感觉。比如我们做了俯视视角的建筑布局,他们调整屋顶的颜色和形状,用AI训练确定不同的建筑类型,甚至可以据此推算建筑的用途,比如医院、学校。做了这些之后,我们把它放到渲染引擎,着色也必须很精准,确保让用户看不出(与真实世界)的差别

航空摄影与3D探测在很早就被用于打造整个世界,无论是你的家乡、你从未去过的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还是任何一个热门的旅游景点。

大多数的地方都可以用机器学习完成,但一些建筑却需要尽可能做到精准,最明显的就是机场。在《微软飞行模拟》当中,你可以从全球任何一个机场起飞,去往3007个城市。通过必应地图,团队设置了一些指标,作为建筑生成的原则,将机场的航站楼、出入口都做到十分精准,甚至是跑道、等候区甚至巴士通道都一一还原。

在全球最繁忙的机场打造中,团队使用了更多的手绘地图让它更真实,还有一些机场则需要你付费购买地图才能获得与真实一样的细节,其中有些地图是工作室打造,还有更多则是游戏发布之后,由社区打造加入到游戏内市场的,以便更快速满足玩家的需求。

更大更广阔的地图中,团队还打造了各地真实的街道、高速、桥梁等,这些道路上的交通是用《微软飞行模拟10》类似的技术模拟的,但降低了玩家在其上方飞行时的CPU占用率,因为旧代码的表现远不能满足现代玩家的需求。

与世界的打造一样,游戏里的人类也使用了大量的机器学习技术,还有些使用了人工绘图。然而,这个世界是如此的庞大,如何才能确保所有事物都在对的地方?如何确保精准度?什么情况才算是精准?

Jorg Neumann说,没办法做到100%精准,因为我们的地图照片有些是几年前的,比如西雅图的有些地方多了桥梁,还有些桥梁翻新,有些旧的桥梁没有了,于是在游戏里,很多车辆行驶在旧版的桥上。所以我们的数据一直在更新,但世界从未停止变化,因此游戏里大多数的数据都是对的,但也有一小部分是过时的

 

四、模拟世界天气

 

对每个飞行员都很重要,海拔、洋流、气流都会对天气以及飞行产生影响,

Meteoblue,他们是动态天气预报领域的先锋,Asobo将他们的数据增加到了游戏当中,并且渲染出真实可信的效果。

并不需要一直更新,而是有一个数据箱体,比如什么样的云层会带来多大程度的颠簸,你可以随机做,但这些来自真实世界的数据更可靠。

《微软飞行模拟》的系统非常复杂,它把空气质量、湿度、风向甚至是污染程度都用在了光的投射以及云的形成中。太阳、月亮、城市、云朵都会发出不同的光线,随着风将云吹到不同的地方,这些光就会辉映到云层之上。

实际上,风还会影响降雨,带来颠簸,让海上飞行变的更有挑战型。

如果有一片乌云飞来,它覆盖下的地面会被阴影覆盖,但当你飞过这片云的时候,会有一些地方应该不受到乌云影响,所以不会变暗。

有些山谷中,太阳光经过折射之后与平原是不一样的颜色,所以我们必须对每一种情况做特殊的模拟。

在游戏里,你甚至可以随时改变天气。

 

五、模拟真实飞行体验

 

从一开始,研发团队就希望在各方面做到真实,精准到,分辨率高。游戏里所有的飞机型号都拿到了授权,人们知道乘坐不同飞机的真实感受,菜单都要做到真实,实际上,合作方不仅给了我们飞机数据,还给出了飞行员反馈。

否则的话,你做不到那么真实,甚至面板、座椅的纹理、按钮都按照真实机型设计。

音频团队用了数月的时间录制飞机起飞的声音、噪音、开窗关窗,Asobo团队的大多数人还专门上飞行课,以得到真正飞行的感觉。

《微软飞行模拟10》已经可以很好地模拟飞行、燃料等多种系统,但在新作中,团队增加了更多的细节,比如不同机翼的气流对飞行速度的影响不同,带来的颠簸感也不一样,根据社区反馈,他们还在不断增加细节。

游戏研发是很技术向的东西,但它带给人的却是不同的感觉。在讲述游戏研发的时候,很明显,机器学习,图形设计、渲染等技术可能对玩家比较陌生,但谈到比较感性的话题,比如在首次玩家测试的时候,哪个地方是人们最喜欢飞的目的地?

Jorg Neumann给出答案既让人有些意外,又突然觉得这是情理之中。

他说,“70%的玩家都飞向了同一个地方,那就是回家。比如我的家乡在德国,但我没有在那里工作,因此可以(在游戏里)飞到那里去,我能打电话问家里的天气,在游戏里遇到同样的天气给人的感觉很亲切,它拉近了人们之间的距离

2021-09-01
《微软飞行模拟》包含了整个世界,“每个国家、城市、机场、道路,甚至每一棵树”。其系列早在2000年甚至更早就已经存在,在Windows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它的原版游戏在1982年发布,每一个版本的推出都推动了PC的发展。预计此游戏能带动26亿美元的PC游戏硬件销售额。

“史上最大”游戏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