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特别关注    冬季达沃斯:危险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与世界经济
  • 在字节做乙方

    字节跳动在切入企业级业务时,不可避免地碰到了过往经验无法复制的苦恼。企业级业务是个苦活。与消费互联网坐在办公室里,靠算法和产品就把钱挣了不同,企业级业务要跑行业、下工厂,是十足的乙方,还不挣钱。字节能不能做成to B业务?不少人认为,还需要时间

    4 ¥ 0.00
  • 定向广告与互联网

    随着广告技术的发展,到2024年,全球数字广告市场预计将增长到5250亿美元。行为广告的商业模式催生了一个由广告技术公司组成的生态系统,在复制传统媒体以广告为基础的商业模式时,互联网公司将一个关键的规则弃置不顾:商业运作和编辑决策之间的分离

    3 ¥ 0.00
  • 李小加的”滴灌通”

    聚焦在餐饮、零售、服务、文化。首先是大消费行业,波动性小、抗周期性风险能力最强,是老百姓生活离不开的行业。投资从根本上是极端分散化的,风险的关联是非常小,投资回报的质量就会非常高。这些行业都有非常稳健的现金流,而且是每天都会出现的现金流。

    3 ¥ 0.00
  • 印度才是挑战

    工业地理中心每过20-30年就发生一次转移,这是普遍的规律。拜登政府的供应链转移计划对中国的冲击大。中国的供应链体系虽然庞大,但是仍处于价值链的中低端,具有很强的复制性和可替代性,外迁的西方企业在科技人才丰富的印度等地,较容易培育出新的供应链。

    6 ¥ 0.00
  • 越南经济背后的战略

    2021年,越南对成为美国的第九大贸易伙伴,“越南无法依靠国内市场引领经济增长,因此必须比中国更开放,这在当下并没有选择,但也必须承担其风险。”关键在于,在之后的全球供应链竞争中,越南是否还能“继续在大国竞争中游刃有余,而不是被拖入其中”。

    6 ¥ 0.00
  • 十大先进组织结构

    先进的组织结构可以让企业释放出更大的创造性。欧洲创新学者约斯特·米纳阐述了如今最先进的10种组织结构。在他看来,人单合一模式中的链群正是最先进的组织结构之一。它将海尔变成了一个生态圈,将员工从自然人升华为自主人,使人人都拥有成为企业家的可能

    21 ¥ 0.00
  • 全球重大衍生品交易事件

    国际衍生品交易引发的惊天商战多次发生,对中国企业出海敲响警钟。1995年,未经授权的期货交易产生巨额亏损,巴林银行最终倒闭;2004年中航油新加坡卖出原油看涨期权,最终油价攀升导致爆仓亏损;2005年国储局交易员在LME建立大量铜空头仓位,铜价大涨造成巨大损失等

    14 ¥ 0.00
  • 谁击败了当年晋商?

    长途贸易让晋商积累了资本,产生了“山西票号”。由于不投资战争,不是近代的银行资本和金融资本。不能投资于军事自卫、战争经营借款和赔款之外,丧失了当时的所有“大宗业务”。随着通商开埠,山西逐渐丧失了国际贸易中继站的地利,被西方金融垄断资本击溃。

    12 ¥ 0.00
  • 鸡的迁徙

    八千年前家鸡在亚洲东南部地区由红色原鸡驯化成功,随后跟随人类迁徙的步伐几乎走遍地球上有人类居住的每个角落,成为世界各地常见的动物。在人类发展历史长河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也可以说,鸡的迁徙历史从一个侧面见证了数千年来人类的历史变迁。

    21 ¥ 0.00
  • 糖的进化史

    中国正逐渐成为糖的消费大国,同时糖的摄入过多与“肥胖、龋齿、2型糖尿病”等发病率增长呈现正相关。历史长河中,糖所带来的能量一直被人类所需。进入现代社会,大脑对于甜味的渴求从不减退。这也是在“减糖、控糖”成为时代背景下,“代糖”大行其道

    9 ¥ 0.00
  • 基建与日本经济

    日本也曾经是一个基建狂魔,早期的基建投资应该是非常有效的。尤其当日本经济泡沫破灭的时候,通过拉动基建等逆周期政策,让经济回稳。尽管当年所创设的“东亚增长模式”受到诸多质疑,但迄今仍保持全球第三大经济体的地位,是二战之后成功转型的极少数范例

    9 ¥ 0.00
  • 氢能源之困

    氢能源能量密度远高于锂电池、加氢过程只需3-5分钟续航500km,循环寿命4000次以上,排放的只有净水,没有污染。实际上,氢能源对其他燃料的依赖性太强。煤炭制备1公斤氢排放约10公斤二氧化碳。天然气每制取1公斤需耗电约11度,电解水制氢一公斤则要耗电约48度

    6 ¥ 0.00
  • 软件拖垮日本制造

    日本人把软件当硬件一样生产,追求质量、稳定性和零缺陷。软件开发和硬件制造有不同的底层逻辑。硬件强调质量,而软件更强调快速迭代。并但随着技术的进步,产品生命周期正迅速缩短,软硬件开发逐渐趋于同步。尽管硬件质量可靠,软件性能稳定,但更新速度太慢

    6 ¥ 0.00
  • 日本资产负债表衰退启示

    “资产负债表衰退”理论认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资产泡沫破裂后,企业的目标从利润优先转为偿债优先,进而引发经济增长持续低迷。在此背景下,货币政策因缺失融资主体而传导失灵。近年来我国宽货币到宽信用的效率大打折扣,与日本当年情形类似

    8 ¥ 0.00
  • 1990年前后,日本判若两国

    日本企业和个人不再追求利润最大化,而是追求负债最小化。无论货币刺激力度有多大,企业根本没有扩大再生产的需求,贷款意愿严重不足。这就解释了货币政策为啥毫无作用。辜朝明测算, 1989年后的资产价格暴跌造成的缺口,让企业和家庭进行了至少15年的净债务偿还

    7 ¥ 0.00
  • 中国工业1952年

    1952年我国连电风扇,手表也不会造,化纤产品也不会造,到1957年中国的化纤产量才200吨化纤,手表产量400只,你没看错,是400。1952年,量产汽车为零、制造了2000吨塑料,2000吨毛线,5600吨丝,2000吨农药,100吨化学药品、内燃机4万马力,铁路机车20台,铁路客车6辆。

    6 ¥ 0.00
  • 韩国电影崛起奇迹

    韩国电影好看只是因为它敢拍是一个误解。韩国电影的首要任务是服务于国内市场,否则缺乏国内观众消费,资本也会跑路。韩国电影并非没有缺点,韩国式的好莱坞电影工业模式确立之后,作品逐渐模式化。但韩国电影视能影响全球市场,实在不能不让人承认是一大奇迹

    6 ¥ 0.00
  • 越南电影法案

    主要参考学习韩国和印度尼西亚,吸收了20多个发达国家的电影法案,越南电影法修订对电影产业颁布了诸多改革措施:完善其分级制度,并向国外投资者开放电影制作、发行、放映产业链;设置专项资金、财政拨款、向外国电影“征税”以及吸纳捐款,扶持本土电影发展

    4 ¥ 0.00
  • 区块链,受误解的发明

    在商业史上,从来没有像分布式账本技术和区块链这样被大肆宣传和误解的发明。为简单起见,我将使用包罗万象的术语“加密”或“加密技术”。但我的意思是让“加密”成为可能的非凡的、反复无常的底层技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它将在多个领域产生深远的影响。

    27 ¥ 0.00
  • 6G时代全息通信方式

    结合 6G 技术、全息通信愿景与未来通信技术发展趋势,以扩展活动空间与延伸体能智能为基线,进行扩展与挖掘可获得包括数字孪生、高质量全息、沉浸 XR、新型智慧城市、智能工厂、网联机器人、自治系统等相关场景与业务形态,体现“人-机-物-境”的完美协作。

    9 ¥ 0.00

18世纪末运输和机械化、19世纪末大规模生产、上世纪60年代计算机三次革命后,以规模、速度和影响来看,最新技术称得上是一次革命。需面对不平等分配和大规模失业威胁;全球治理受到削弱;机器人技术、基因工程和网络武器可能被滥用;许多老牌企业遭到颠覆。

诺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表示:“当前全球形势脆弱且日益恶化,却没有什么有效的应对措施。”

诺奖得主的耶鲁大学教授鲍勃•席勒警告说,金融市场近期的下跌具有特别的重大意义。“这一事件……以及进一步下滑的巨大风险,具有异乎寻常的显著性,”

标准普尔的首席经济学家保罗•谢尔德预期中国经济扩张速度将进一步放缓,但表示,如果今年中国实现6.3%的增长,那仍将是积极的。“我们不要忘记一件事,”谢尔德表示。“就对全球GDP的增加而言,中国今年6.3%的实际GDP增长相当于2009年大约14%的增长。”

 

 

新闻资讯:

新华社日内瓦电(记者凌馨施建国)世界经济论坛2016年年会将于本月20日至23日在瑞士小镇达沃斯举行,论坛主题为“掌控第四次工业革命”。

  论坛主要议题之一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如何改变人类生产、分配和消费模式,以及如何应对由此带来的挑战。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等互联网企业领袖将参与讨论。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说:“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速度、规模和系统性足以颠覆全球各个产业。”

此外,论坛还将讨论地区安全、气候变化、全球经济增长“新常态”、大宗商品等议题。

来源:新华社《2016达沃斯论坛将聚焦第四次工业革命》

 

第四次工业革命:希望和危险

作者:约翰•桑希尔

本文为《第四次工业革命》书评。书作者克劳斯•施瓦布(KlausSchwab,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

在塑造全球精英的主流观点方面,世界经济论坛做出了出色的工作。问题在于,主流观点往往是错的。那么,我们该如何理解本周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的主题——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呢?尖峰科技?

本书由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克劳斯•施瓦布撰写,并在本届年会即将于瑞士山巅小镇达沃斯召开之际出版。该书纵览了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物联网、自动驾驶汽车、3D打印、区块链(blockchain)、生物技术等新科技,主张这些技术汇集在一起,构成了本书标题中所说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为防有读者不清楚,施瓦布罗列了前三次工业革命:18世纪末的运输和机械化生产革命、19世纪末的大规模生产革命,以及上世纪60年代的计算机革命。

他承认有一些人将第四次革命视为第三次革命的延续,但他认为,以规模、速度和影响来看,最新技术称得上是一次革命。“变革如此深刻,从人类历史的角度来看,其蕴含的希望和潜在危险超过以往任何时候,”他断言。

施瓦布阐明了其中的一些危险:技术进步好处的不平等分配和大规模失业的威胁;全球治理受到削弱;机器人技术、基因工程和网络武器可能被滥用;许多老牌企业遭到颠覆。

新技术对商业的供给方和需求方都造成冲击,拥有一个将消费者汇集起来的平台远好于拥有基础资产。他引用了TechCrunch网站上的一篇文章,指出世界上最大的打车公司优步(Uber)本身并不拥有车辆;最受欢迎的媒体所有者Facebook没有创造任何内容;最有价值的零售商阿里巴巴(Alibaba)没有库存;最大的住宿供应商Airbnb没有房产。

面临这种创造性破坏,他指出,标准普尔(S&P)指数成分股公司的平均寿命已经从约60年降至18年。如果老牌企业不想被第四次工业革命摧毁,它们就必须迅速接受它。“简而言之,它们必须不断创新,”施瓦布写道,他敦促企业从命令和控制结构,转向更多协作的团队工作。

不过,正如你预期的,全球精英的支持者们认为,希望终将战胜危险。第四次工业革命让经济上处于边缘地位的群体能够接触数字网络,从而变得强大;提高了组织效率;加快个性化药物的开发;此外还可能为气候变化提供技术解决方案。

这本书的结论遵循世界经济论坛的套路:只要所有理性的利益攸关方本着“达沃斯精神”通力合作,难题就能够解决。施瓦布主张,第四次工业革命有可能“将人类机器人化”;但是,如果以一种响应式的、负责任的方式进行,这次革命也可能催化新的文化复兴和真正的全球化文明,使“人类基于一种共同的命运感,升华到一种新的集体和道德意识”。

对于即将前往达沃斯赴会的首席执行官们而言,这本书是有用的机上读物。然而,尽管这本书在亚马逊(Amazon)上发行,人们可能质疑这本书对广大读者的吸引力。全书以一种异常朴实无华的全球语撰写,充斥着范式转变、多方利益相关者的合作。

施瓦布也坦言,这本书成书较为仓促,汇集了他与许多达沃斯座上客(他在致谢声明中仔细地记录下来)接触中产生的想法。他告诉我们,这是一本“集思广益的书,是世界经济论坛活动中集体的开明见解的产物”。然而,自1971年以来主持达沃斯论坛的施瓦布也在这本书中留下了深深的个人印记。“我”这个字在文中出现了75次。

源自:FT中文网

 

世界经济处于十字路口

作者:克里斯•贾尔斯;翻译:和风

正在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WorldEconomicForum)的一些顶尖经济学家表示,世界经济处于难以预料的十字路口,既有可能持续复苏,也有可能遭遇全球金融危机的第三阶段。

这两种反差鲜明的展望突显了围绕2016年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其背景是人们担心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以及新兴经济体企业的美元债务负担过重。

经济学家们表示,这种不稳定可能加剧已经在应对颠覆性技术变革的家庭和企业的脆弱性。

经济学家面临的这种两难困境,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版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EconomicOutlook)中表露无遗。

尽管其核心预测相对乐观(预计2016年和2017年经济增长率将小幅回升),但《展望》也下调了经济增长预测,并承认存在严重的下行风险。

IMF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布斯特菲尔德(MauriceObstfeld)表示,自年初以来受到波动性冲击的金融市场有点“反应过度”,但他承认“新兴市场接下来将面临一段艰难的调整”。

本周汇聚瑞士阿尔卑斯山的一些大牌经济学家悲观得令人瞩目,他们认为,本次调整的难度将大于IMF核心预测的预期。

哈佛大学(HarvardUniversity)教授肯尼思•罗格夫(KennethRogoff)指出,“债务超级周期的第三阶段似乎已经降临”。他说:“任何人如果还在讲对中国来说‘这次不同’的故事,肯定是把他们的头埋在沙子里。”

日内瓦国际关系及发展研究生院(GraduateInstitute,Geneva)国际经济学教授理查德•鲍德温(RichardBaldwin)表示:“当前有很多脆弱性,个别而言它们暗示着问题和放缓,而不是大写的‘危机’。但这些脆弱性可能聚在一起,形成一场新的危机。”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ternSchoolofBusiness)教授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Spence)表示:“当前全球形势脆弱且日益恶化,却没有什么有效的应对措施。”

同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耶鲁大学(YaleUniversity)教授鲍勃•席勒(BobShiller)警告说,金融市场近期的下跌具有特别的重大意义。

“这一事件……以及进一步下滑的巨大风险,具有异乎寻常的显著性,”他表示。

与此同时,人数相仿的另一群经济学家尽管承认形势有可能变得更糟,但他们对中国保持健康的经济增速感到欣慰。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Poors)的首席经济学家保罗•谢尔德(PaulSheard)预期中国经济扩张速度将进一步放缓,但表示,如果今年中国实现6.3%的增长,那仍将是积极的。

“我们不要忘记一件事,”谢尔德表示。“就对全球GDP的增加而言,中国今年6.3%的实际GDP增长相当于2009年大约14%的增长。”

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SchoolofEconomics)教授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ChristopherPissarides)表示,美国很早就预报加息这一点应该有所帮助。

与此同时,中国“仍然保持不错的增长,而且政府似乎准备在向较慢增速的调整中提供帮助”。

牛津大学(Oxforduniversity)教授伊恩•戈尔丁(IanGolding)指出了不应预期全球重新陷入衰退的另一个理由。

“相比过去几十年期间的情况,世界经济如今具有高得多的韧性,原因在于增长引擎的数量。就在中国放缓的同时,印度正在加快增长,且两国的增速都仍是发达经济体闻所未闻的,”他说。

如果说全球经济整体面临截然不同的前景,那么家庭和企业也在艰难应对技术变革进一步加快的可能性。

诺贝尔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University)教授内德•菲尔普斯(NedPhelps)表示:“有关新技术可能进一步打乱发达经济体的忧虑似乎还没有影响商业信心,但这是一件令人担心的事情。”

源自ft中文网

 

 

 

2016-01-21
在18世纪末运输和机械化、19世纪末大规模生产、上世纪60年代计算机三次革命后,以规模、速度和影响来看,最新技术称得上是一次革命。需面对不平等分配和大规模失业威胁;全球治理受到削弱;机器人技术、基因工程和网络武器可能被滥用;许多老牌企业遭到颠覆。

冬季达沃斯:危险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与世界经济

dws
dws
dws
dws